官方继续全面施压家庭教会 北京、贵州及浙江有新发展

2018-05-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宗教信仰的空间日益缩小。(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宗教信仰的空间日益缩小。(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贵州、浙江等地等地的基督教会,近期持续受到来自警方的压力。本周日(5月6日),北京一家庭教会聚会时,遭数十名公安登门拍照,又被房东逼迁。贵州桐梓县一家庭教会则被要求加入官方三自教会,浙江温州多所学校的学生被要求登记信仰情况。

北京西城区一家庭教会本周日(5月6日)聚会时,遭到当地公安局国保骚扰。据美国对华援助新闻网报道,北京一家庭教会殷姓信徒称,该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国保大队负责人,本周日带着数十人到该教会聚会场所进行拍照,但没有阻止他们聚会。本周二,国保又向提供聚会场地的房东施压,要求终止与该教会的租约。信徒称,派出所公安致电该教会一负责人,明确禁止他们进行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动,还把教会一名负责租房的信徒叫到派出所签署一份保证书,保证不在该处举办任何宗教活动。

曾多次被公安骚扰的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本周四(10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地公安时常到他们家查看聚会情况,并提出各种让他们无法接受的要求:

“我们是星期五聚会学圣经,上个月的19日周四警察来我们家。说你们明天聚会是不是有记者要来,确实是有一些记者来我们教会,参加我们聚会。20日这一天有两名记者要来。到了星期五,警察又来我们家,说要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说我们欢迎,谁来参加都欢迎”。

徐永海称,第二天有记者在他家楼下发现警察和居委会人员看守,不得不放弃聚会。他感叹中国宗教自由空间正日益缩小:

“最近,我们的信仰空间在缩小,我们离宗教信仰自由,还有很多、很长的路要走。还不是像国外理解的宗教信仰自由。我们只能在自己的家里聚会。十几个人,这个空间目前还能够坚持,但是租房子聚会的空间越来越小了。现在有些教会因为租房子而受到有关部门找房东”。

本台曾报道,2014年1月,圣爱团契13名信徒被当局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获取保候审。3月份,该教会葛志慧等7人被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刑事拘留。徐永海说,无论压力多大,他们都不会放弃信仰,将坚持聚会。

另外,贵州省桐梓县花秋教会负责人牟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他和教会的八名信徒本周二(8日)被该县宗教局官员叫去谈话。官员要求他们尽快加入三自教会。他说:

“我们八个人跟他们谈话。宗教局说家庭教会要登记,要求我们登记。我们说我们不登记。我们跟他讲,我们是家庭教会,我们不会登记的。他跟我们交流一下,说首先要我们合法聚会,还叫我们不要与外国人联系”。

花秋教会成立25年,有信徒两百多人。牟先生说,在压力下,很多信徒已不敢参加聚会。去年6月中旬,当地派出所公安要求该教会提供信徒资料,又不准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

在浙江温州,当地中小学学生家长本周四(10日)接到班主任发出的手机短信,要求在一份表格上填写宗教信仰情况。而此前,山东、河南、北京等地宗教部门通过学校和基层政府,对宗教活动展开排查,还要求民众填写宗教信仰情况表。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