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政府競賽的青年們 被消失的"像樣的詩"

2022.04.21 17: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與政府競賽的青年們 被消失的"像樣的詩" 2022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海報
網絡截圖

目前正在進行的“2022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入圍作品中,有多首涉及新冠疫情和鐵鏈女事件的詩歌,但這些詩歌在被主辦單位上傳至微博後又集體消失,引起外界的關注。這些詩歌到底寫了什麼?



被封控中的上海,人們的情緒充滿着壓抑、憤懣和無可奈何。而現在這種種的情緒似乎正在通過詩歌來傾瀉。這次由上海交通大學主辦的“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有多首詩歌正流淌着這種情緒。

沒有標點的嘆息

其中一首流傳甚廣的詩歌《非必要離校》這樣寫到,“實習、掛號、雅思課,算是必要的吧,那蹲守一朵飛檐上的雲呢,捂回一袋板栗呢,被落葉淋上頭髮呢,坐兩個小時昏昏欲睡的校車,去牽另一半的手呢?”

全詩沒有標點,但詩歌的氣息帶有明確的指向,或質疑,或嘆息,後半部這樣寫到,“疫情讓一切都變成了正襟危坐的必要,誒,人間是由無數個非必要組成的呀!”

編號爲669的作品“非必要離校”(網絡截圖)
編號爲669的作品“非必要離校”(網絡截圖)

根據網絡流傳的這首詩歌的網絡快照,作者是中央美術學院的朱皓月。同樣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的向莉向本臺分析說,這首詩有很鮮明的藝術生的痕跡,往下延伸可以看到很多現實問題,“她在反思藝術創作是不是必要的,對於女生來說,情感的歸宿是不是重要的;那麼,政府借疫情之名,無限制地剝奪學生的自由,剝奪人民的自由,這是不是可恥的?”

在另一首題爲《史記》的詩歌中,作者抨擊了疫情期間出現的不正常現象,“兩年前,一位醫生死了,寫下‘吹哨’,以作紀念。兩年後,一位護士死了,無話可寫,以作忘卻。”

第一句是在暗示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早期,武漢醫生李文亮因爲向外透露疫情實情而遭到政府懲罰,最後死於新冠的事件。而後一句則是指上海封控期間,因爲醫療資源被過度抽取,一位有哮喘病的護士無法在自己工作的醫院就診而去世。

編號爲640的作品提到疫情及李文亮醫生(網絡截圖)
編號爲640的作品提到疫情及李文亮醫生(網絡截圖)

2月份以來受到中國民衆密切關注的“鐵鏈女”事件也在多首詩歌中得到反映。一首題爲《她的牙》的詩歌這樣寫到,“她的牙,是世界上最堅硬的牙,即使被打落,仍緊咬住鎖鏈,緊咬住一個民族的良心。”

“像樣的詩”何處尋?

上海交大從2014年開始主辦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至今已經是第五屆。上海交大的官網介紹說,大賽以“人生總要寫首像樣的詩”爲主題,歷屆以來吸引了全球六萬人蔘與。

本屆比賽截稿日期爲3月31日。據上海交通大學研究生會官方微博4月11日公佈,本次大賽的入圍作品將在微博和公衆號公佈。臺灣中央社報道說,從4月12日開始,的確有不少作品在這個微博中公佈,但從20日開始,這些作品在微博上被屏蔽。

本臺記者搜索發現,搜狐網曾轉發《非必要離校》等詩歌,但目前已經無法打開相關網頁。這些詩歌主要在中國防火長城之外的推特和其它網站能夠看見。

對於這些詩歌被國內網站屏蔽的現象,目前身在法國的中國藝術家張九雲感嘆說,“在這個堅硬的時代,詩歌顯得非常無力。”

張九雲此前曾爲了聲援“鐵鏈女”而發起“斷鏈”藝術行動。她告訴本臺,她爲此編輯了一些詩歌,但是這些詩歌在微信平臺上也已經“被消失”。

目前身在美國加州的向莉則分析說,“上海交大可能是受到了上面的壓力,因爲它的上級應該是教育部。教育部有可能告訴它,你主辦這個詩歌大賽不要涉及什麼什麼樣的題材。中國的體制是所有學校都是歸教育部管,要上傳下達,所以學校要遵守教育部的規則。”

向莉對目前高校的輿論管制感到不滿。她認爲當前高校的風氣已和她上大學期間的九十年代大爲不同,“那時候我們寫了很多的詩,看了很多關於人權、女權還有藝術表達的前沿的書,但這些書很多現在已經被列爲禁書,這是我們當年不可以想象的。”

與中國政府競賽的年輕人

這些詩歌在中國網絡上被屏蔽或許並不讓人意外,但這些詩歌的出現本身卻讓外界感到欣慰。

藝術家張九雲告訴本臺,反映疫情和鐵鏈女事件等詩歌的出現,說明人們內心的善良和對社會不公導致的黑暗沒有容忍,詩歌本身的好壞是另外一回事,但是這種表達的態度就說明,人們的內心良知沒有死亡。

她強調,“有句老話:悲憤出詩人,如此世道,正是應該有藝術家出來爲民衆代言的時代,如同維克多雨果和他寫作的那個時代。我期待才華橫溢的各種藝術作品能夠出現,來表達這個時代的深刻本質。”

網名爲“River Leaves”的推友在推特上發文說,從這些詩歌中可以看到,當代的年輕人和每一代年輕人一樣,想要表達,卻只能通過這種委婉的方式。

向莉也認同這種觀點,她說,“現在這代人可能更實際一些,但這不代表他們沒有想法,不代表他們沒有反抗,只是反抗的方式不太一樣,或者是他們表達的方式更策略一些。他們仍然希望得到自由,仍然希望得到個人的權利,這是毫無疑問的。”

她補充說,雖然中國政府洗腦和監控的機制正在進化,但年輕人的速度也不慢,“他們在跟上網絡的速度,他們有VPN,他們也翻牆,他們也可以獲得信息,在速度上,他們也是在進行一種比賽。”


(記者:王允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