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洪灾受害者控诉官方“难辞其咎” 让人“自投罗网”

2021-07-27
Share
河南洪灾受害者控诉官方“难辞其咎” 让人“自投罗网”
Photo: RFA

截至 7月27日,中国官方宣布河南洪灾的死亡人数71人,全省共150个县市区,约1300多万人受灾。不少逃生者和死难者家属控诉政府部门的防汛预备和疏散措施不力,让灾民“温水煮青蛙”、“自投罗网”,实属“难辞其咎”。



7月16号起,河南省迎来强降雨天气,多地发生严重的内涝、洪水。郑州于7月20日遭遇了最大小时降雨量达201.9毫米的极端暴雨,地铁5号线最新确认死亡14人,京广隧道确认6名遇难者遗体。


2021 年 7 月 27 日,河南省郑州市一地铁站入口外摆放着鲜花悼念遇难者。(AP)
2021 年 7 月 27 日,河南省郑州市一地铁站入口外摆放着鲜花悼念遇难者。(AP)

不少公众质疑,在气象部门发出十次红色预警的情况下,为何郑州地铁不停、隧道不关,也没有强制停课、停业?7月19日,郑州市市委书记徐立毅甚至提出包括“重要交通不中断”在内的“五不”目标。

河南籍资深媒体人朱顺忠26日实名发文呼吁,“请中央为郑州换帅,为抗洪不力担责”, 否则“民愤难平,亡灵难安”。该文获得逾10万人点赞后,很快就被删除。

回不去的5号线,郑州地铁“难辞其咎”

7月26日,白敏在艰难寻夫一周之久后,对本台确认,丈夫邹德强已经去世,“DNA已经确认,他已经不在了。(问责)等我后期情绪平复以后再说。”

另外一位寻亲者沙涛的妻子,也于当日认领了丈夫的遗体。面目模糊的他躺在冷冻柜里,写着无名氏。33岁的生命定格在离家还有一站路的5号地铁上,留下还在哺乳期的妻子和10个月大的女儿。


微博图片
微博图片

遇难者名单至今没有完全公布,逝者芦笛的弟弟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但是在微博公布了自己艰难的维权经历。35岁的芦笛曾是一家公司的出纳,一笑两个大酒窝,她的遗体24号就在9院太平间放得发臭了,要不是亲人去事发地铁口烧纸,连最基本的尸体都不会交给他们处理:

“在其他线都停运的情况下,在六点地铁内部已经出现没过脚踝以上的积水情况下,仍然让地铁上行并运行,地铁难逃其咎,并且事后处理让人心寒。”

京广隧道幸存者问责:为何只进不出?遭网暴和删贴

本周一,在郑州洪灾爆发六天以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才站出来表示: 紧急情况下,除特殊行业外,果断停工、停学、停业;对城市地铁、隧道等要有保障安全硬措施,“宁可过一些,该停就停,该封就封。”

京广北路隧道是贯穿郑州南北的交通要道,主线全长1835米,隧道总高6米。据大陆媒体报道,7月20日下午,约30万立方米的积水灌满隧道,用了不到3个小时。

郑州市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的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我们大约在7月20日15-16点,陆续封闭了每个隧道的入口。当时路面已开始出现积水,隧道内还没有。我们在入口处放置了隔离桩、护栏,阻止车辆进入,LED大屏也提示‘隧道封闭,请绕行’。同时,在出入口都设置了挡水板,防止雨水倒灌。对于已经进入隧道的车辆,也通过广播进行提醒,并派工作人员去疏散。”


诺诺进入隧道(微博图片)
诺诺进入隧道(微博图片)

但是这种说法跟多篇媒体报道和亲历者的叙述存在出入。一位微博网名为“Happy诺诺诺”的幸存者于23日发文驳斥隧道管理者的说辞。下午4点左右她在隧道口堵了两个多小时,没有警方疏通,旁边银灰色车的大哥头被门夹住,活生生淹死。

她质疑道,“如果隧道及时封闭入口,而不是出口;如果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有人疏通,是不是后面的车都能跑出来了?”,“这不就是像捕鱼,等我们自投罗网吗?害怕,细思恐极的害怕。”

@Happy诺诺诺,7月27号公布证据:“行车记录仪视频:隧道口正常通行下隧道后准备从陇海路出口出来上高架,陇海路出口因有圆柱锥体障碍物,所以就又回到南出口方向,出了隧道口没有积水,就一直原地不动堵到了灾难的发生。”



另一名自称是隧道逃生者的微博网友”Sooooooooooowhat”25日发帖称,堵车原因是挡水墙堵住出口,没人去拦住进口,造成“温水煮青蛙”的惨剧。

他本人堵车开始时间大概在3点50左右,刚开始半个小时没有任何水流进入,之后逐渐变大,5点20分弃车逃生时后方车辆都已飘走。当时积水过轮毂一半左右,已到门槛,推门费劲,开门进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堵车刚开始没有水流期间,没人通知调头撤离。

“进口没人拦,原本要走的出口(陇海路岔道出口)被管理人员(非警察的)反光锥拦住,不得已走到堵死的主出口。”他写道,有人挡住了中间一条岔道前往龙海高架去的出口。

这两名幸存者因为披露逃生经历而遭到网暴攻击。本台记者多次联络其置评,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死亡人数成谜,14岁少年遇难

两个14岁的初中生许玉昆和李浩鸣,20号在京广北路隧道失踪,前者已经遇难。

李浩鸣的母亲陈芳告诉本台,“我们孩子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已经报警了,派出所让我们等待消息。”

直到7月21日下午1时,隧道的积水才开始进行抽排,五天内共抽离隧道积水60多万立方,拖移安置各类车辆247辆。官方仅承认六人遇难。


2021年7 月 23 日,河南省郑州市,救援人员使用抽水机从隧道的积水进行抽排 。(法新社)
2021年7 月 23 日,河南省郑州市,救援人员使用抽水机从隧道的积水进行抽排 。(法新社)

据凤凰网“在人间”报道,21号下午,李浩鸣的亲人去京广隧道查看,但被禁止进入隧道。

“地下道没有安全标志,说实话,下这种暴雨应该都拦起来”、“水进入地下道的时候,要能有个安全措施就好了,弄个偏桩,让氧气进来,可以呼吸空气。” 李浩鸣父亲诉说着他的不甘。

5月6日,郑州市管理局曾发文称赞京广隧道是一条会思考的“智慧隧道”:每隔约200米远,墙上会有一部电话;如果隧道内发生交通事故、火灾、设备故障,智慧大屏会立即感知并预警,现场人员会前往处理,或疏散车流;还能通过融合隧道弱电系统数据和共享的气象数据、应急事件数据感知恶劣天气等等。

京广隧道缘何沦为绝命隧道?一场洪水带来了无数问号:监控设备什么时候失灵?指挥中心是否收到紧急电话? 北段南出口何时开始封闭?真实的遇难人数有多少?

许玉昆的姐姐对本台回忆道,关于弟弟的死因,至今没有收到警方的解释。如果当天下午,隧道及时关闭,一切都会不同。


作为许玉昆,右为李浩鸣 (网上图片)
作为许玉昆,右为李浩鸣 (网上图片)

“只知道他是溺水,(23号)我们去认尸,被发现的地点是在隧道里。当时郑州整个瘫痪,没有电没有水。隧道有水的话,电话肯定打不出去。四点四十五分左右他最后给同学打电话说:电动车被水冲走了。他看着别人也在下隧道,就跟着下去了,以为下面可以躲雨,没有水。”

她相信,等灾情过去,郑州政府一定会给一个说法。她的愿望会实现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