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杨改兰灭门惨案 这事没完

2016-09-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的一位年轻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public domain)
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的一位年轻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public domain)

中国甘肃康乐县副县长等6名党员干部,日前因农妇杨改兰家的灭门惨案,受到处分。有评论认为,杨改兰案折射出中国扶贫款遭地方官员盘剥的问题。

甘肃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9月16日发布通报称,8月26日发生的杨改兰杀害4名子女后自杀的案件,是一起特大故意杀人案,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经州委、县委研究决定,对县、 镇、村三级工作失职责任人员实施问责。县政府副县长马永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景古镇党委书记白仲明,党委副书记、镇长吕强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景古镇副镇长陈广健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建议行政撤职;景古镇阿姑山村党支部书记李进军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村委会主任魏公辉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建议按相关规定予以罢免。

通报说,该案暴露出当地政府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其中之一是对扶贫政策的落实不完全到位。基层在贫困户识别和退出过程中,仅用收入作为衡量标准、用村民投票方式决定是否享受低保,没有综合考虑杨家的实际情况,方法简单粗糙,缺少对杨家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京华时报》等多家中国媒体此前曾报道,除了种地,杨改兰一家的主要收入靠其丈夫李克英农闲时去外面打工,一年能挣6000元-7000元。2013年阿姑山村里定低保户时,杨家曾被定为享受低保户。可到了2014年,杨家的低保资格被村里取消了。阿姑山村村委会主任魏公辉对此解释说,杨家全年人均收入超过4000元,高于当时精准扶贫建档立卡的2300元标准,因此没有被评定为贫困户。

美国中文网刊《中国事务》主编伍凡9月1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指出,杨改兰案折射出中国扶贫款遭地方官员盘剥的问题:

“最底层的、最穷的,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中国居民,他们得不到帮助。 尽管中央政府说有拨款,给他们低保、救贫这些东西,可是地方官员层层盘剥。”

通报说,杨改兰家房屋属于危房,居住条件差,当地干部虽多次上门动员其进行危房改造,但因杨家家庭成员之间意见相左未能实施。从中反映出村镇干部没有根据该户家庭的特殊情况设身处地着想,缺乏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和行之有效的措施办法;杨家家庭成员之间矛盾复杂、思想隔阂严重,同邻里之间关系长期不和谐、与村民很少来往,之前村干部虽然知情,但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协调沟通不够,调处化解矛盾不主动不及时;杨改兰杀死4名子女并自杀后8天,杨改兰的丈夫李某英自杀身亡,反映出当地干部对死者家属相关安抚工作不够。通报说,康乐县将对杨改兰遗属生产生活中的困难予以救助,在征得遗属同意后,尽快帮助其进行危房改造。同时,在全县全面集中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处活动、危房改造工程,并集中开展城乡低保核查工作,核查和解决低保暗箱操作、优亲厚友等问题。

谈到杨改兰一家的灭门惨案,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表示:

“当然她贫穷、绝望自杀,没有权力剥夺孩子的生命。另一方面,我们在扶贫的时候也必须考虑到怎么去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

另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资料,截至8月29日,中纪委今年共通报325起扶贫领域突出问题,其中危房改造、低保等领域是扶贫领域的问题高发区,而村官则是主要的违纪群体,涉案总金额近亿元。

(记者:林坪  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