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盲人诗人莫那能:我宁愿做台湾最后的捕手(图,视频)

中国作家协会16号正式宣布接纳三名台湾的作家为会员,他们是陈映真、朱秀娟和莫那能。自由亚洲电台驻台北记者胡汉强专门采访了原住民盲人诗人莫那能并发来以下报道。
2010-06-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台湾盲人诗人莫那能(视频截图)
图片:台湾盲人诗人莫那能(视频截图)
Photo: RFA


六月九日,中国作家协会公布2010年拟发展会员名单,这份名单破天荒出现了三位台湾作家:陈映真,朱秀娟,和台湾原住民作家莫那能。

陈映真近年长期住在北京,他的朋友私下透露,陈映真二度中风。通俗小说作家朱秀娟的主要出版商之一,皇冠出版社说他们已多年没有联络到朱秀娟。有网友宣称朱秀娟向她表示,退休四年的生活忙着生病,使她与外界隔绝。只有莫那能这位盲人诗人,靠他强劲的双手,以按摩为生,坚守他台湾最后的捕手的岗位。

莫那能出生于一九五六年,他是台湾台东县达仁乡的排湾族人,族名为马列雅弗斯•莫那能,汉名曾舜旺。五岁丧母,中学三年级时,父亲为人顶罪坐牢。为了生计,十六岁的莫那能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在劳力市场中屡次遭受汉人和职业介绍所的拐骗剥削,他做过砂石工、捆工、搬运工、殡仪馆的尸体清洗工和牛郎……, 双眼在二十岁的时候因为车祸而全盲。


下载视频文件



莫那能是第一位用汉字写出台湾原住民族诗歌的原住民族诗人,也是台湾第一位盲人诗人。莫那能的诗表现出台湾原住民族强韧的生命力,也描述出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原住民族的集体记忆和遭遇,这使他的作品成为台湾原住民族悲惨而壮阔的史诗。

不过莫那能在接受本台专访时却坚定地表示,他宁愿将自己定位为“台湾最后的捕手” 。文学只是他从事台湾原住民运动的副产品,是意外的结果。因为他在长年参与原住民运动过程中,亲眼看到两党如何收买线民,执政后又重用叛徒。他认为,进入体制,捲入国家机器,那是一个更大,更艰难的战场。等到那些捲进去的人都死光了,他还可以在外面做“最后的捕手”。

莫那能坦承他支持“统一”,不过他强调自己不是民族主义者,国家叫什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这和原住民的身份也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两岸越和平,对原住民越有利。从历史的脉络来看,即使台湾独立,也没有原住民的地位。他有自己的原则,即使是支持“统一”,自己还是个原住民,以台湾大多数人民利益为先。

莫那能对作协公布的名单觉得很意外。作协的意图至今没有明确的说法。他猜测也许是为了统战。不过他希望作协是认真的,在把他纳入作协后,能够真正好好地对待原住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胡汉强台北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