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谭作人提出上诉 民间续告震灾渎职人(视频,组图)

被当局判刑五年的四川环保作家谭作人,周三正式上诉。而中国民间状告中国地震局渎职的代理人张晓辉,周二在成都成立了他的第一个办事处,他们并追加北川中学及该校施工队为被告,与其协作的另一位志愿者王笑冬周三告诉本台,他们正面对坐牢的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2.10 16: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210-ql2p1
图片:谭作人周三提出上诉。上诉状手迹称:我无罪,我不服,我抗议,我上诉。(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周二被当局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的四川环保作家谭作人,周三提出上诉。他的律师浦志强当天告诉本台,下午已将上诉材料递交四川省高院:“我们已经提起了上诉,谭作人手写的刑事上诉状只有12个字,我无罪、我抗议、我不服、我上诉。”



下载视频文件


而就在谭作人被当局判刑的当天,另一位致力于为罹难学生家长维权的张晓辉,离开北京,到成都成立了维权办事处,代理灾民起诉地震局和造成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张晓辉接受本台专访时说,在北京曾三次向法院起诉地震局,但都被拒绝受理。我是准备再增加被告,就是北川中学,还有施工单位,他们造成的豆腐渣工程,给那些学生带来了不必要的伤亡,我们是有证据的。另外,对中国地震局的诉讼,我们还要变换一种方式。 ”

张晓辉曾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担任编导,并以“华南虎事件”为题材编写新闻剧《拍虎》。在汶川地震后,辞去工作,搜集地震局官员涉嫌渎职的证据,包括发表虚假信息、上班打麻将,对来自地震局工程师、退休地震局专家等人被证明是准确的预报结果置若罔闻,并且诬陷等。张晓辉说:“真相必须要揭示出来,违法者必须要绳之以法,被颠倒的事实必须要颠倒过来,唐山大地震被骗过一次了。”

张晓辉说,最近,北川的许多罹难学生家长向他表示,愿出庭作证。张晓辉的合作者、遇难学生家长王笑冬,腾出自己的一套住房做办事处。他说:“家长被张晓辉的行动感动了,就说,我们豁出去了,死也不怕,跟他们告到底,准备春节之后开始起诉,不管有什么困难,我和张晓辉没有活着的打算,我们是抱着大不了一死了之。”

m0210-ql2p2
图片:遇难学生家长王笑冬住处周围,常有便衣监视,他在家门口的水榭,插了一把剑。(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去年三月,王笑冬从北川中学一位学生家长处获得该校校舍施工图,证明教学楼建设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证据确凿,村民联名证实,有人在北川中学建校舍期间倒卖钢筋,并将这些证据寄给中纪委。不过,地震一周年之际,当地公安到上海将王笑冬带回。

王笑冬说,他不时被跟踪,甚至受到公安登门恐吓。我和家人的生命随时受到威胁,前几天,我家来过十几名警察,陆续先后,其中有两个特警高1米9,跟踪到我的房间。另有一位公安局局长走到我家,告诉我,我犯法了,如果我再动就要抓我,我的电话,所有的通讯全是被监听的。”

张晓辉表示,关心他的朋友都在提醒他。“很人在提醒,你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谭作人,我现在是依法维权,如果依法维权被强加某种罪名的话,你怎么取信于民,你这个国家要是搞依法治国、和谐社会,如果说你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话,那不是依法治国,也不是和谐社会。”

面对坎坷,他说,即使蒙受不白之冤,也不会惊讶。“也坦然面对,我也不觉得多么惊讶,中国必须有人做这件事情,即便是我被抓了,被杀了,肯定还会有人继续做这件事情,因为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对于当局宣判谭作人,王笑冬周二晚间在其博客中,指是四川政府在中央问责下的政治阴谋。该文写道,以“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诉谭作人,是四川政府的一个政治阴谋。他们在5.12大地震之后,蓄意挑起社会矛盾,维护这个腐败利益集团的利益,削弱社会舆论监督。谭作人被捕的真正原因:他的地震调查接近了真相!王笑冬称:“是我们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卑鄙无耻,法制不但没有前进,反而在迅速倒退,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对一个普通公民的审判。”

最近,张晓辉希望透过本台,呼吁各界解囊相助:“们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华人华侨,都来支持,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也希望建立一个监督制约的机制,使们的一切都在阳光之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