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打压不断升级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国当局对北京维权人士的打压不断升级。在维权人士许志永、魏强以及维权律师滕彪等被警方关押、问询后,中国基督徒维权宪政专家、范亚峰博士也在本周二受到北京警方的暴力对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10-12
Share


范亚峰博士在电话中告诉本台记者,周二下午本来约好要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的记者见面,就将于10月16日至25日在南非召开的第三届世界福音洛桑会议等事宜,接受采访。不料,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双榆树派出所的杨副所长以及派出所的一位政委,却到他家反复劝说他放弃和这位记者见面。范亚峰表示,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受到了北京国保的指使。

“另外一位家庭教会的同工在我之前接受这位记者的采访也是受到了压力,那位同工放弃接受采访,而我拒绝了警察的施压。”

范亚峰表示,在他坚持要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的采访后,双榆树派出所至少派出十几到20名片警,分布在他寓所门口和楼下,试图阻拦美国记者和范亚峰见面。范亚峰最后通过电话接受了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的采访。范亚峰告诉本台记者,没有想到,下午5点钟左右,发生了一件更恶劣的事情。

“滕彪博士打电话给我让我晚上一起聚餐,跟亲戚打一个招呼说采访已经完毕,晚上吃饭和采访无关。警察答应派车送我前往聚餐地点。”

范亚峰说,当时警察答应用车送他去和滕彪律师等见面,却言而无信在中途停下来试图掉头。他趁警察停车之际自行下车,却受到两位警察的挟持,双榆派出所的杨副所长更是用暴力强行阻拦他前行。

“姓杨的警察非常恶劣,动用武力把我身体挟持起来扔到车里。导致我左手大拇指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甚至留下残疾。” 

滕彪律师当晚也在“推特”上留言,称范亚峰在赴宴途中被警察挟持,他在电话中能听到双方激烈的争吵声。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滕彪律师,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记者又致电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双榆树派出所了解情况。

记者:“对不起,请问杨副所长在吗?”

双榆树派出所:“他今天不值班,明天值班。”

记者:“你们这个片区有一个叫范亚峰的居民向我们反映说你们双榆树派出所派很多警察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请问你们是接到国保的指令让你们这样做的吗?”

记者:“我是电台的记者。”

双榆树派出所:“要问的话,你问分局的外办行吗?”

范博士表示,他在周二受到的粗暴对待,是这一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不仅如此,这些片警还阻止查经班的学员进入其办公室研读圣经。以上林林总总,都表明了中国当局在刘晓波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对北京维权人士的打压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级。范博士说,这不得不让他发出这样的感叹--和平奖来中国,暴力临到我身。

“现在这种严厉的控制主要是防止诺贝尔奖效应迅速发展为街头运动;第二个原因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在即。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有这样一个超常规的稳控措施,但我相信这也是维稳体制的即将落幕的前兆。最疯狂的时候,也就是其最虚弱的时候。”

在美国纽约的中文期刊《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告诉记者,刘晓波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使中国当局非常惊恐,害怕更多的人对此事表达庆祝,因此就采用多方打压的手段。胡平说,中国当局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起到作用,但是从长远来看,却会加深更多人对中国当局的不满,让更多的人来关心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八九’规模那么大,那么多人参加,心灰意冷离开了这个阵营,现在刘晓波获得这个奖,从不同程度上唤起人们的热情、追求,对民主自由的认同,这个激励作用还是一个更长远、更持久的效果。”

截止到本台记者发稿前,范亚峰博士依旧处于被当地片警严密监视的状态,无法自行出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