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言获罪四君子两人获释 杨子立张宏海八年刑满(图)

因在互联网上讨论和表达政见而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中杨子立和张宏海于周四八年刑期期满出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9-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新青年会四君子。左上为杨子立(路坤提供)
图片:新青年会四君子。左上为杨子立(路坤提供)
路坤提供

以 “探索社会改造之道”为宗旨,讨论中国自由民主,政治改革及农村改革等问题,以及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2001年三月十三日被捕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八到十年。其中杨子立和张宏海在本周四刑满出狱。

被关北京第二监狱的杨子立周四上午九点出狱,其后被送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由他律师李和平接走暂住在北京,李律师周四向本台转述杨子立目前不便接受采访:“情况还好,我见了他,现在刚出来主要不很方便接受采访。现在有人身自由,不能够说安顿好了,爱人不在北京,原来的一切都没有了,只能靠朋友们帮忙找个地方住下再说。”

杨子立的妻子路坤目前在美国,他北京已经没有住所和亲属了。而在河北农村老家的父亲前一天晚上接到监狱通知儿子将出狱,由于路途遥远,赶不及前往,直到周四下午接到已经出狱杨子立的电话才放下心,这位父亲告诉本台:“他来信了,从二监出来以后到司法出后给我通了个电话,说今天回不来,三天都回不来,光说是办些手续,叫我不用去了,他办完手续就回来。(作为家人对于他出来有什么感想吗? )反正就是盼他好起来。”

一众打算前往监狱接他的北京朋友如高洪明和查建国,由于两会召开的原因,被软禁在家无法成行。其中受了杨子立妻子路坤之托的狱中民主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当晚说:“他妻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他被带到派出所去了,但具体到哪里还不知道,叫我帮忙打听打听。但我现在还是被看着呢!”

与此同时,当天从浙江丽水监狱刑满出狱的四君子另一人张宏海当天早上由哥哥接回老家。

途中本台曾联系上张宏海本人,但通话中途信号不断有干扰,其后突然被切断:“我今天刚刚出来四小时左右。(有什么感想么?)(听见么?)刚才好像受干扰了。(你们四君子当年判刑。。喂喂?) ”

晚上打通其家电话时张宏海已到家,但家人婉拒了采访,他的哥哥透露一路上都有人跟踪,其后更停车在楼下监控,令父母比较担心:“ 现在他身体要恢复一下,老人家希望他回来这几天可以安定,因为心理上已经比较恐慌了,希望你们能理解。(你们今天回来有人送么?)一直有人在后面跟着,今天一直有人跟着,现在车子停在我们楼下。(这些是监狱的还是警方?)这就不知道了。 ”

被称为近年最严重的政治迫害案件的四君子,都是来自农村从北京几所知名高校毕业不久的青年,因被超期关押审理长达三年期间受到的刑讯逼供以及被判刑后的监狱生活,四人都身患重病。由于他们一直不肯认罪,没有获得减刑,目前还剩下两年刑期的靳海科和徐伟仍在北京市第二监狱,靳海科因阑尾炎长期腹部剧痛而徐伟因受刺激精神状态非常令家人担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