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游行申请人否认自行撤回申请

自北京在奥运期间开辟三个游行示威区以来,至今没有看到任何示威游行的场面,据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透露,有74起游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人自行撤回申请。然而,曾提出过申请的人说他根本就没有撤回过申请。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8-08-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一,北京当局首次在奥运期间公布有关示威活动的消息,指出 8 月份以来,北京市主管机关接待申请集会游行示威77起149人次,已有74起游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人自行撤回申请。

维权退役军人代表北京武警军转干部单春,在奥运开幕期间曾两次到相关部门提出申请,本台也曾对此进行了报道。对于当局有关申请人自行撤回的言论,星期一,单春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这是谎话,很简单,因为我自己亲自去申请过,而且有很多人我也知道去申请过,而且非常正规的程序,但是他都不受理,然后告诉我们,让我们自己撤回,可能吗?我们去申请就是为了要一个结果,不是为了说走这个形式,结果他们以这种说辞,说是我们自动撤回,就代表我们根本没有去,没有一个人是自己撤回的,现在我还想说,过两天我再去申请,我看他怎么说。”

据官方新华网星期一的报道称,现已提出的申请大多数是要求解决劳资纠纷、医患纠纷、福利待遇等具体问题。

然而,单春说,提出申请的大多是访民,“其实绝大多数提出申请的,都是像我们这样以中国的访民身份最多,当时我在那天有十几个人,主要是和上访问题有关系的。他们这样说话,其实从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言语中也听到,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方式,他们其实是在说谎,因为以前我们在国内都知道,总是这样欺骗愚弄国内的老百姓,现在因为你们外媒关注,他们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在欺骗这些全世界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些人。”

新华网的报道称,目前,已有74起游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人通过有关主管机关或单位与他们的协商,解决了具体问题,因而自行撤回了申请。

但是很显然,至少单春所代表的退伍军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星期一,贵州的异议人士曾宁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当局的解释明显是一个搪塞的理由,“递交示威申请的人本身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的,就是要在奥运会举办期间,通过示威游行,然后来达到表达自己各种诉求的一个目的,或者这样一种效果。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人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选择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原因就是他们诉求长期以来就得不到解决,受到忽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现在相关的北京公安机关给出的答案或者解释,我觉得就根本站不住脚,根本经不住分析,所以这种说法是一种搪塞、或者是敷衍了事的嫌疑非常大。”

中国当局在7月份表示,将允许示威者在远离奥运会主体育场馆的三个公园举行,但示威者要提前5天申请,当局将在48小时内作出答复。但北京奥组委安全事务官员警告说,这些示威活动不能损害“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自奥运会开幕以来,北京的三处示威地点并没有出现任何示威,

曾宁说,北京当局在这个时候公布有关示威活动申请的消息,一方面是对国际舆论的回应,也是为企图为北京当局寻找托词,“实际上它的目的,或者要达到效果是试图为中国政府在北京开放的三个示威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一起游行示威的允许,面对国际舆论、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在为中国政府寻找到一种脱身之词,因此现在有这样一种解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