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与外界通话 陈光诚依旧无音讯(组图)

广受海外舆论关注的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被当局保外就医后,星期五首次致电外界,称他28号出来后人在医院,已与家人团聚但不便说更多。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赵连海维权照片。 (结石宝宝之家博客/记者丁小)
图片: 赵连海维权照片。 (结石宝宝之家博客/记者丁小)
Photo: RFA


继传出署名赵连海的公开信后,周五下午曾为他辩护的律师李方平接到了赵连海用电脑打出的来电称现在医院,已与家人团聚,暂不方便和媒体和朋友见面,自己也希望平静一下,同时对关注他的朋友表示谢意。

李方平律师当天转告本台,赵连海说28日离开看守所,曾回家一次,通话过程中他多次表示不便多说,匆匆结束。

“非常简短,而且音质不好,因为是网络电话,时间很短。语气倒还平静。对他来说这么长时间能和家人团聚也是一件好事。(您又问他问题么?)来不及,我就问了哪天回来,他说28号,问跟家人见面了么,他说回了一次家,别的也来不及聊。(他在哪个医院? )不清楚,他急着说,说了好几次不能多讲,以后有时间再长聊。 ”

李方平认为此次通话应是当局授意向外界释放信号:“我觉得这个电话也是要释放一个信息,他已经出来。我个人认为还是官方要他打的。 ”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赵连海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引起海外尤其是香港社会舆论谴责,多名港区人大代表上周末放风称当局已批准赵连海的保外就医申请。

其后,结石宝宝之家博客上出现署名赵连海的声明称,已经获释表示悔过,并暂时不想与外界联系,被质疑赵连并非获得自由。

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本周关于,“赵案已妥善解決 內地司法独立,一国两制下井水不犯河水,香港不应干预”的言论再度激起千层浪。

另一位在今年香港社会舆论聚焦搜集并公开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死难学童名单,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的成都维权人士谭作人目前正在监狱服刑。

他的妻子王庆华周五发表公开信,回应朋友们的关注。

信中透露,目前谭作人受痛风病之苦,狱中药物有限,但不允许家人寄药。不但狱中家书一卡几个月,狱方已经通知十二月和明年一月都不允许会见,理由是监区所属的印刷厂正在印制考卷,保密考虑全面封闭。

王庆华周五接受本台记者:“狱警说整个监区封闭都不许见面,说起码得两个月,算起来可能春节都见不到。痛风,大拇指疼睡不了觉,我有点担心,没有什么药,有没有医治都还说不准。”

此前家人寄书到不了谭作人的手中,也不获安排参加劳动,妻子王庆华只能不断给他写,已写了几千字的家书,让他消遣。

王庆华说:“他倒是想劳动,但人家不安排,感觉他是什么都不能做,就躺在床上,床上也不能躺,人家要床铺被子整齐。别人白天车间劳动去了,他也不知道干些什么,发呆? ”


图片: 海内外朋友为软禁中的陈光诚一家寄上祝福。 (自由光诚网站/记者丁小)
图片: 海内外朋友为软禁中的陈光诚一家寄上祝福。 (自由光诚网站/记者丁小) Photo: RFA










与此同时,今年九月已经刑满出狱的山东临沂盲人维权者陈光诚一家依然在层层看守软禁下,音讯全无。

十一月底曾意图前往探望的成都维权者陈云飞,近日在“自由光诚”网站上发表此行如何被阻挡遣返,包括与沂南县公安国保讲道理的过程。

他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出来这么久了,一直不让他见到外界是什么意思呢?我想去看看,关注一下,但到了他那个镇子上就已经戒备森严,很恐怖,现在地方政府把老百姓画地为牢。成都或者北京还能发出声音,这里根本不让发声,不让你说怎么回事。我觉得需要对话,目的是解决问题。你想一个盲人都看不下去了出来说话,中国走到今天这一地步是否因该反思?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