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成大灣區“重要引擎” 香港變配角


2020.10.14 06:55 ET
深圳成大灣區“重要引擎” 香港成配角被規劃
Photo: RF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週三(14日)上午,出席“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週年慶祝大會”,他今次的講話,首次表述“以深圳成爲大灣區重要引擎”,取代去年“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爲核心引擎的講法。種種跡象顯示,香港日後的規劃,不但要聽命於北京,還要依附於深圳。

習近平在接近一個小時的講話中,講述了深圳過去40年成長經歷,但隻字未提香港曾擔當過的關鍵角色。



根據官方數字,截至1988年,即在深圳特區成立後第八個年頭,投資在深圳的外資,香港資金佔70%,而在深圳的外資企業中,香港企業佔總數85%。

在談到未來大灣區規劃時,習近平確定了深圳的主導地位,是大灣區建設的 “重要引擎”。去年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當時在“第二節完善城市羣和城鎮發展體系”的表述則爲“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爲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

 

種種跡象顯示,香港日後的規劃,不但要聽命於北京,還要依附於深圳。圖爲2020年10月14日,在香港一家飯店的電視屏幕上,習近平在深圳發表講話。(美聯社)
種種跡象顯示,香港日後的規劃,不但要聽命於北京,還要依附於深圳。圖爲2020年10月14日,在香港一家飯店的電視屏幕上,習近平在深圳發表講話。(美聯社)

當時的講法爲四個城市“繼續發揮比較優勢”,香港的角色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而深圳的角色,則是“發揮作爲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與現時最新的說法有明顯分別。

評論:香港剩餘價值結束後就自生自滅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本臺表示,中共最近發表的深圳改革實施方案,已清楚說明深圳是一個引擎作用,中國發展的龍頭已轉移至大陸,尤其是深圳。

劉銳紹:“深圳是一個引擎作用,即是說龍頭已經不言而喻,轉到大陸,尤其是深圳,它很希望將香港的力量轉移到大陸,對於香港的現狀,採取一種,仍然有剩餘價值的就不斷用,當剩餘價值結束後,香港到時就自生自滅。”

習近平指要推動粵、港、澳三地經濟運行的規則、機制對接,並具體點明,加快城際鐵路建設,人員、貨物等便捷流動,提升“市場一體化”。

他說要以“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爲“抓手”,加強與港澳創新資源協同配合。今年3月中國國家部委文件首次表明,深圳成爲全國第4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可見,講法確立深圳將主導高科技發展,港澳角色爲協同配合。另外,他又說要增強“港澳臺同胞”投資;吸引港澳青少年來內地學習、就業、生活,“增強對祖國的向心力”。

 

經濟學者認爲在圍堵下深圳取代香港發展金融。圖爲2020年10月14日,在香港一家飯店的電視屏幕上,習近平在深圳發表講話。(美聯社)
經濟學者認爲在圍堵下深圳取代香港發展金融。圖爲2020年10月14日,在香港一家飯店的電視屏幕上,習近平在深圳發表講話。(美聯社)

值得留意,今年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被安排坐在臺上最右側,有別過往香港特首的座位都在臺下較遠處,顯示香港在最新政策中亦成爲規劃的一部份。而林鄭身旁爲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何立峯、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前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等。

經濟學者:在圍堵下深圳取代香港發展金融

經濟學者羅家聰認爲,習近平加重深圳角色主導角色,主要是因爲中國經濟未來主要發展,將集中在“高科技”及“金融”兩方面。

羅家聰:“深圳主要發展的是高科技、香港卻搞不起;金融就相反,香港發展得起,而深圳一直都發展不起。(中國)被圍堵之下,美金金融越來越難做,要拿美金越來越難。你看現在香港金融管理局的美元外匯儲備由46%、47%跌到41%、42%,近期跌得很急,正流走相當比例的資金。如果被人圍堵,(中國在)美金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做不下去的話,她也要發展金融,就選擇自己發展人民幣。人民幣的話,香港也不多, 正常來說她自己要搞金融中心,就到深圳去搞。”

事實上,林鄭月娥原訂在週三宣讀施政報告,但臨時被北京喊停,要安排她出席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大會,她的施政報告要押後至11月,即是在中共五中全會公佈十四五規劃後,才能按照中國整體規劃,重新撰寫香港的施政報告。

另外,今年大會也表彰四十名人士,當中香港商人僅有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然而2010年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0週年時,胡錦濤以超規格單獨接見香港首富李嘉誠。

 

記者 鄭日堯、劉少風、陳潤南  責編 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