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5週年 三百人倫敦中國大使館外爲"六四"亡靈守夜

2024.06.05 15:53 ET
六四35週年 三百人倫敦中國大使館外爲"六四"亡靈守夜 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
記者石頭攝

倫敦不同團體分別在過去的週末舉行了兩場"六四"集會,但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仍然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三百人同爲六四遇難者默哀守夜,要求調查真相、追究責任。

集會開始時,主持帶領參加者默哀一分鐘,向當年的死難者致哀,其後播放“天安門母親”代表的錄音:“你們鮮活的生命,被罪惡的子彈擊中,被坦克碾壓,被失蹤。失蹤人員連屍骨都找不到,家人們不能爲你們擦淨身上的血跡,爲你們送上最後的告別。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和平時期,中國首都北京十里長安街上。”

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 (記者石頭攝)
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 (記者石頭攝)

學運親歷者邵江:中共就是讓年輕一代不知道歷史上發生了什麼

今年中國駐英大使館外的六四集會,由邵江等八九學運親歷者成立的團體“六四燭火”主辦,現場拉起巨型橫額,要求“調查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責任、結束獨裁暴政、建設民主聯盟”,並展示部分遇難者的相片,以及標示當年事發地點的北京地圖。約300人蔘與集會,現場所見,參加者來自不同地方,有港人、中國大陸人、藏人、維吾爾人,也有英國當地人。

八九學運期間曾任“北京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務委員、與時任中國總理李鵬對話的學生代表邵江,向現場參與者講述當年那場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民主運動,以及解放軍血腥清場和屠殺的過程。他批評中共一直想抹去歷史,讓年輕一代被矇在鼓裏。

邵江說:“這些參加者不光是學生,還有工人,還有農民,還有記者和在中共黨政機關工作的人。我們可以看到1989年運動的普遍性,代表了各個階層。中共就是讓年輕一代不知道歷史上發生了什麼。中國人是有尊嚴的,他是想爭取民主,而不是像中共所說的'中國人喫飽了就沒別的事了',這是完全錯誤的。”

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 (記者石頭攝)
在週二(4日)六四35週年當天的夜裏,各種形式的燭光和手機燈光,照亮倫敦中國大使館外一帶。 (記者石頭攝)

中國學生:父母認爲我有必要知道那年那月那天發生的事

二十三歲的中國留學生Helen這一夜戴着黃色口罩,第一次參與“六四”集會。她覺得儘管現場很多人都互相不認識,卻能感覺大家都爲同一信念站在一起,對此感到欣慰。

她向本臺表示,她在國內讀初中時,父母已鼓勵她自己搜索這年這月這一天發生了什麼事,認爲她有必要知道。她於是翻牆到國外網站閱讀有關“六四”的資料,並觀看相關紀錄片,所以一直知道“六四”發生了什麼,但一直到出國後,纔有機會參與公開悼念。

她看到“白紙運動”後,愈來愈多中國青年開始組織或參與“六四”活動,對此感到驚喜,也覺得更有希望。她期望國內更多年輕人能有批判思維,並在權利被侵害時互相幫助。

和Helen一同參與集會的,有她的英國男友Philip和香港同學K。 K表示,作爲香港人,他希望讓更多不同地方的朋友認識“六四”,因此邀請Helen和Philip出席集會。而在2019年已到英國求學的他,過去未曾參加過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日後也可能難再有機會,對此覺得可惜,但認爲在《港區國安法》下,這也是無可避免。

移英兩年多的港人鄧女士自備蠟燭出席晚會,並以印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黃傘和透明塑膠盒,保護微弱的燭光,延續她在香港多年來的習慣。 (記者石頭攝)
移英兩年多的港人鄧女士自備蠟燭出席晚會,並以印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黃傘和透明塑膠盒,保護微弱的燭光,延續她在香港多年來的習慣。 (記者石頭攝)
 

移英港人嘆香港已死   自由之地勉力守護燭光

是夜倫敦寒風陣陣,移英兩年多的港人鄧女士自備蠟燭出席,並以印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黃傘和透明塑膠盒,保護微弱的燭光,延續她在香港多年來的習慣。提到她當年參與燭光晚會的香港維園,今年“六四”前後被“嘉年華”佔據,銅鑼灣一帶也儼如“戒嚴區”,她坦言感到無奈。

鄧女士說:“香港已死,感受到極權社會的恐怖、失去自由的無奈。覺得獨裁者、軍政府很恐怖。他們都不管任何人權、自由,最低限度的人權都不尊重。也很無奈,都知道要在香港生活的人沒有辦法,希望大家即使看上去沒什麼表示,走過的人都在心裏爲‘六四’致哀。”

集會尾聲,一批中國女生手持橫幅和標語到臺前發言。她們不滿部分身負性侵及性騷擾指控的前學運領袖繼續掌控 “六四”的話語權,希望表達討論性騷擾不等於詆譭 “六四”。她們又強調, “六四”中的女性不單隻有“天安門母親”,更有無數當年在廣場上付出的女性抗爭者,以及當下參與“白紙運動”的女性。她們希望大家在紀念 “六四”的同時,也重視女性的聲音。

記者:文在山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