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精英互相撕咬 - 宋永毅谈“另类反右”(二)

2018-0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主编宋永毅教授(宋永毅提供)
图片:《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主编宋永毅教授(宋永毅提供)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60周年。这一年,人们都在回忆和研究反右运动的经历和教训,但却很少有人谈及如中国近代史学家宋永毅所说的“另类反右”。“反右”是毛泽东对中国知识精英的残杀,“另类反右”则是知识精英的自相残杀。宋永毅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电子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编著者。我们分四次来听宋永毅讲“另类反右”的故事,今天是第二讲,讲的是知识精英怎样互相撕咬。

宋永毅指出:反右运动之所以能够顺利进行,除了毛泽东的谋略外,与知识精英的互相撕咬也不无关系。

宋永毅举时任《光明日报》社长的章伯钧与总编辑储安平为例,说道:“章伯钧是毛泽东点名的大右派,储安平是他聘请的《光明日报》主编。储安平发表了有名的‘党天下’言论,那个言论章伯钧是同意的。当时章伯钧就把储安平抛出来,而且发表文章和主持对储安平的批判会。他以为把储安平抛出来毛泽东会放过他,结果毛泽东根本没有放过他。你说笑话不笑话,章伯钧明摆着成为最大的右派了,竟然还希望通过揭发、批判储安平来逃脱毛泽东的整肃。”

宋永毅再举王若望为例,说道:“王若望先生后来投身于民运,和共产党奋战不息,是非常值得我们尊敬的,但是在反右中间也有不光彩的表现。比如说1957年6月18号,上海外语学院法语教授徐仲年,在《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鸟昼啼》杂文,批判中共把广大知识分子说成是‘带坑臭’——生来就带着茅坑里的臭。但非常令人吃惊的是,当时发表过更多、更厉害这一类杂文的王若望先生,他竟然在三天以后的《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杂文,题目就叫做《带坑臭——驳徐仲年》,指责说:‘近读徐仲年之《鸟昼啼》,对共产党人咬牙切齿之情溢于言表。’这个纲上的非常高,很难想象王若望这样后来数一数二的大右派,竟然在把人家打成右派的时候也如此声色俱厉。”

宋永毅接着举例说,知识精英互相撕咬,当中还有很多笑话,把极左派也打成了右派:“有一个杂文家叫徐懋庸,这个人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担任过武汉大学党委书记和副校长。他极左的做法和武汉大学的一些著名的教授,比如说中文系教授程千帆,闹得非常不愉快,程千帆等人就把他告到中南局去了,中南局处理了徐懋庸,调他到社科院当了一般的研究员。反右斗争中,程千帆等人被划为右派分子,徐懋庸非常愉快,他未能忘怀旧事,就写了篇杂文,题目叫做《大学里的右派》。徐懋庸写这篇文章当然为了泄私愤和为自己翻案。好,共产党有一条,历次运动不许翻案,你徐懋庸竟然这个时候要翻案,同样是反对党的领导,结果徐懋庸就划成右派。”

宋永毅说:“所以古人的《剃头歌》唱:‘试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

 

(特约记者:CK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