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中國轉型獻策 民主團體發起海外憲政運動


2020-09-01
Share
hc0901.jpg 資料圖片:“對話中國”等海外民運團體舉辦新聞發佈會(對話中國)

爲了幫助中國在民主轉型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三個海外團體週二發起了海外憲政運動,並首次發行了《中國憲政通訊》期刊。這場運動的發起人當天表示,他們希望爲未來中國建立制憲的框架拋磚引玉,並最終出版一部中國版的《聯邦黨人文集》。

幾個月來,美中關係已經陷入了兩國建交以來的最低點。華盛頓幾年前對中國發起的經貿戰,如今蔓延到了外交、軍事、科技、媒體等各大領域。海外憲政運動就在這樣的美中“新冷戰”背景下應運而生。

這場運動是由三個海外民主團體共同發起的,包括華盛頓智庫“對話中國”、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青年憲政會(以下簡稱“青憲會”)。值得注意的是,青憲會是一羣華人留學生在今年六月剛剛成立的,以推動中國民主事業的發展。

 

 

爲憲政打造框架

這場運動的發起人在《海外憲政運動宣言》中說,他們關注並希望積極推動中國的重大社會轉型,但他們更關注如何確保中國在轉型發生後,能夠鞏固民主化成果,使其政治轉型平穩進行。他們認爲,在中共統治結束後,中國應儘快建立起一個以憲政框架爲基礎的政治秩序。只有這樣,中國才能避免重蹈辛亥革命後的歷史覆轍。

“對話中國”智庫所長王丹週二在新聞發佈會上解釋說,海外憲政運動並不是要替中國人起草一部新憲法,而是爲制憲提供一套理論支持。

“我們並不是要拿出一部全新的憲法。在具體的想法上,我們不會用一種新憲法的形式呈現,而會用一部集合了憲政框架的政策白皮書的方式呈現。”

這份宣言還說,他們將討論中國製憲的一系列框架性問題,包括如何制定一部新憲法、如何建立制憲的合法性、如何具體操作制憲工作、以及最終如何執行新憲法。不但如此,他們還會談論中國應該採取聯邦制、邦聯制還是單一制、議會制還是總統制、一院制還是兩院制等具體政治制度問題及各自的利弊。除此之外,他們還將重點關注如何解決香港、臺灣、新疆、西藏等地區的獨立或民族自決問題。

智庫“對話中國”所長王丹(對話中國)
智庫“對話中國”所長王丹(對話中國)

 

希望能集結成書

他們希望在此基礎上,持續發佈憲政研討文集、專題報告、憲政週刊,並最終出版一部屬於中國人的《聯邦黨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聯邦黨人文集》是18世紀末三位美國政治家在制定美國憲法的過程中,寫下的有關聯邦制度等問題的評論文章的合集。這部文集被認爲是研究美國憲法最重要的歷史文獻之一。

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所長王天成指出,任何國家的民主轉型主要會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公民的覺醒和抗爭階段;第二階段是轉型階段,包括政治氣氛放鬆、言論解禁、釋放政治犯、籌劃民主競選、制定新憲法等等。第三階段是鞏固階段,使得這個新的民主制度能夠逐漸成長、成熟。

他舉例說,如果中國沒有在第二階段打好制憲的底子,在第三階段就很可能出現問題。王天成表示,海外憲政運動就是在打這樣的地基。

“歷史上很多國家在獲得了民主轉型的機會後,都經歷過轉型的失敗,或者在建立民主後,沒能鞏固民主。那麼,我們現在要考慮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總結經驗教訓,做得比過去好。”

首發中國憲政期刊

在新聞發佈會當天,運動發起人還首發了《中國憲政通訊》雙週刊。“對話中國”智庫所長王丹在發刊詞上說,這份期刊將介紹憲政運動的歷史經驗,公開徵集各方觀點和主張,發佈這場運動的最新進展、研究成果和政治理念,並藉此以文會友,形成一個成熟的政治反對派。

王丹還寫道:“中國人的事情最終還是要由中國人自己完成,我們已經有了太多的抱怨、不滿和憤怒,但是我們不能僅僅停留在這些情緒上,我們必須開始嘗試做一些事情……民主政治的核心,就是行動和參與。”

“對話中國”智庫理事會召集人王軍濤表示,他們希望這場運動能夠超越國界,凝聚全球有識之士的力量。

“我們認爲,海外憲政運動會成爲全球華人的一場運動。身在國內的學者雖然不能發起一場線下運動,但他們可以在這個海外平臺上進行討論。思想和學術是沒有國界的,真理更沒有國界。”

王丹透露,視新冠疫情發展,他們計劃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的某個時間,在洛杉磯舉行第一場憲政公開討論會,就如何在中國製定一部新憲法開展對話。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