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商勾结累积财富  《亚洲很想聊》拆解反贪腐如何走向极权

2021-09-16
Share
中国官商勾结累积财富  《亚洲很想聊》拆解反贪腐如何走向极权
RFA亚洲很想聊节目画面。

揭露中共权贵家族如何与中国富豪权钱交易的《红色轮盘》(Red Roulette)即将出版。本台制作的《亚洲很想聊》节目,针对《红色轮盘》引发的中国的“红二代”如何利用官商勾结累积财富,习近平上台打着“反贪腐”名义,又如何走上极权之路有深入的探讨。

中国最近一连串打压商业大亨,到底是为了实践“共同富裕”还是“劫富济贫”,泰德阳光集团董事长陈平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中分析认为,中国贫富差距非常大,很大原因在于“特权”所造成。陈平认为,“特权”不仅是商人和中国大陆官场官员的关系,这几十年发展中,尤其是在江泽民、胡锦涛两代时期,中国的商人和“官二代”,在中国经济发展最快,和国际资本联系最多的时代,和权力、资本、国际资本勾搭最紧密。陈平强调,他指的是“官二代”而不是“红二代”。



陈平:“内外的官商勾结,还不只是在中国大陆,尤其和国际资本,包括港澳台、和美国资本互相勾结,不仅鱼肉中国百姓、还鱼肉世界百姓。不仅是 ‘窃国大盗’,还是窃世界大盗。在江、胡两代很多 ‘官二代’和商人因此暴富。”

陈平:“红二代”官商勾兑能力弱于“官二代”

陈平引用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对“红二代”定义,指文革之前厅局级、13级以上干部子弟,中国大陆称“高干子弟”。他说,所谓的“红二代”今天大部分生活只能用“小康”或者好一些,不像外界所传“暴富”。“红二代”有点自傲,钱赚不着,官商勾结尤其和外部资本勾结,包括内地的资本和有权官员的勾兑,明显能力弱于“官二代”。


泰德阳光集团董事长陈平解释所谓的改革走上极权的“宿命”。(截图自节目视频)
泰德阳光集团董事长陈平解释所谓的改革走上极权的“宿命”。(截图自节目视频)

政论家陈破空点穿,所谓的“第三次分配”就是“第三次抢劫”!整体而言,习近平现在所做要把财富收归国有、党有,共产党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收回是他、松绑是他、再收回又是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习近平当局国库、党库空虚,也可能是应对跟美国的对抗,甚至于是热战需要的需要。”

反腐所以走向极权VS.选择性反腐

“人们说‘极权’的回归也好,说‘共富’是‘劫富’也好,也是一种‘宿命’吧!”陈平自认亲身参与80年代推动改革,90年代经商,一直和很多方面联系,包括2012年之后,几十年来有些人和事在他眼前经过,陈平称,很悲伤地看着80年代辛辛苦苦的改革走到今天这步。

陈平解释所谓的“宿命”说,在习近平上台时要“反腐”,当时不“反腐”,很快就进入“中等发达国家陷阱”。因为极端腐败,导致社会发展终止、下降,要“反腐败”要采取权力制衡。

陈平:“当时掌权者、权贵者绝大多数是腐败者、既得利益者,如何制衡?’反腐’只能走极权,不走极权、当权者命都没了,所以我说是‘宿命’。”

“我觉得根本不是‘反贪腐’,就是权力斗争,就是集中权力,‘反腐’是假象。”陈破空则持不同观点认为,中国千百年来就是专制社会与制度。有种文化叫“官本位”和“权力中心”,到了共产党时代、习近平时代一样如此。只要政治制度不改革,官商勾结永远存在,根本谈不上“谁对、谁反腐”的问题。

陈破空:“习近平’反腐’根本是选择性贪腐,他的家族、姐姐、姐夫如何,公司全国开了几十家,北京、澳洲、加拿大还有香港10套豪宅。另外,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百亿资产如何解释,栗战书家族在香港、新加坡百亿家产如何解释。”

红二代、富豪主张“民主”抑或失势被反腐才需要?

在节目中,主持人戴忠仁也提到,SOHO中国传出要卖给黑石集团时,很多人喊着“不要让潘石屹跑了”,就在刚结束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中国官媒央视转播出现潘石屹夫妇的画面,戴忠仁问,“中共当局利用“仇富”心态达到目的?”

陈破空提出,对于中国富豪来说,“36计走为上策”!中国富豪捞一笔就要走,他们没有政治权力,经济权力都是过眼云烟。有的跑了,有人没成功就像马云、赵薇、王健林。但是,陈破空说,那些喊着“不要让李嘉诚、潘石屹跑了”的人都是中低阶层。


政论家陈破空认为反贪腐是假象。(截图自节目视频)
政论家陈破空认为反贪腐是假象。(截图自节目视频)

陈破空:“第三次分配也好、’共同富裕’也好,打民营企业也好,这些人(中低阶层)一分钱都拿不到,共产党这些钱都收归党库、国库,这些人依然贫穷,所以我说这不是’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贫穷’。”

陈破空进一步提到,张欣在2013年接受美国CBS“六十分钟”节目专访提到,中国缺少不是房子、食物,中国需要的是民主。

主持人戴忠仁忍不住提问,他们利用特权掌握财富,这与民主、法治有很大冲突?

陈破空说到,在中国文化讲关系学,共产党又制造关系学的土壤。在做房地产、做生意,大家都知道捷径就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全中国都在做。

陈破空:“但是当变革时代到来,一切都改变,并不是说他积累财富手上有权力,他就拒绝变革。人除了有贪心、利益外,还有认知、知识的一面。张欣、潘石屹明白积累财富过程有原罪,他也觉得中国应该走向民主和法治。”

陈破空说,所以在《红色轮盘》讲到很多的“红二代”都是主张往前走,只不过张欣他们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共会选择这么一个人、一群人,把历史倒转,回归毛时代、回归文革时代!

陈破空:“总的来讲,中国这个民族有他的文化问题,有他的悲剧性的东西,’一党专政’制度尾大不掉,造成一人独裁、阻断历史的进程。”

“还是以他们个人利益为标准,有的时候看到’反腐’反到头上,他就喜欢民主、法治。当他是’既得利益者’对民主不喜欢。”陈平却对所谓的“官二代”、富豪们主张“民主”有不同的解读。

陈平认为,这端视这些人处在什么状态来划分,当他处在失势、失去特权、被反腐时,就要民主、要法治,就像现在很多逃出的商人,开始觉得民主好;但是陈平也看到,当他们没有受到威胁时,可是现有制度坚定的捍卫者,这就是中国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评论 (1)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21-09-16 14:12

如果让老百姓都富裕了,还有人去衙门当奴才吗?在中国当官就是当奴才,官奴。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