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商勾結累積財富  《亞洲很想聊》拆解反貪腐如何走向極權

2021-09-16
Share
中國官商勾結累積財富  《亞洲很想聊》拆解反貪腐如何走向極權
RFA亞洲很想聊節目畫面。

揭露中共權貴家族如何與中國富豪權錢交易的《紅色輪盤》(Red Roulette)即將出版。本臺製作的《亞洲很想聊》節目,針對《紅色輪盤》引發的中國的“紅二代”如何利用官商勾結累積財富,習近平上臺打着“反貪腐”名義,又如何走上極權之路有深入的探討。

中國最近一連串打壓商業大亨,到底是爲了實踐“共同富裕”還是“劫富濟貧”,泰德陽光集團董事長陳平在《亞洲很想聊》節目中分析認爲,中國貧富差距非常大,很大原因在於“特權”所造成。陳平認爲,“特權”不僅是商人和中國大陸官場官員的關係,這幾十年發展中,尤其是在江澤民、胡錦濤兩代時期,中國的商人和“官二代”,在中國經濟發展最快,和國際資本聯繫最多的時代,和權力、資本、國際資本勾搭最緊密。陳平強調,他指的是“官二代”而不是“紅二代”。



陳平:“內外的官商勾結,還不只是在中國大陸,尤其和國際資本,包括港澳臺、和美國資本互相勾結,不僅魚肉中國百姓、還魚肉世界百姓。不僅是 ‘竊國大盜’,還是竊世界大盜。在江、胡兩代很多 ‘官二代’和商人因此暴富。”

陳平:“紅二代”官商勾兌能力弱於“官二代”

陳平引用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對“紅二代”定義,指文革之前廳局級、13級以上幹部子弟,中國大陸稱“高幹子弟”。他說,所謂的“紅二代”今天大部分生活只能用“小康”或者好一些,不像外界所傳“暴富”。“紅二代”有點自傲,錢賺不着,官商勾結尤其和外部資本勾結,包括內地的資本和有權官員的勾兌,明顯能力弱於“官二代”。


泰德陽光集團董事長陳平解釋所謂的改革走上極權的“宿命”。(截圖自節目視頻)
泰德陽光集團董事長陳平解釋所謂的改革走上極權的“宿命”。(截圖自節目視頻)

政論家陳破空點穿,所謂的“第三次分配”就是“第三次搶劫”!整體而言,習近平現在所做要把財富收歸國有、黨有,共產黨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收回是他、鬆綁是他、再收回又是他。“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體現習近平當局國庫、黨庫空虛,也可能是應對跟美國的對抗,甚至於是熱戰需要的需要。”

反腐所以走向極權VS.選擇性反腐

“人們說‘極權’的迴歸也好,說‘共富’是‘劫富’也好,也是一種‘宿命’吧!”陳平自認親身參與80年代推動改革,90年代經商,一直和很多方面聯繫,包括2012年之後,幾十年來有些人和事在他眼前經過,陳平稱,很悲傷地看着80年代辛辛苦苦的改革走到今天這步。

陳平解釋所謂的“宿命”說,在習近平上臺時要“反腐”,當時不“反腐”,很快就進入“中等發達國家陷阱”。因爲極端腐敗,導致社會發展終止、下降,要“反腐敗”要採取權力制衡。

陳平:“當時掌權者、權貴者絕大多數是腐敗者、既得利益者,如何制衡?’反腐’只能走極權,不走極權、當權者命都沒了,所以我說是‘宿命’。”

“我覺得根本不是‘反貪腐’,就是權力鬥爭,就是集中權力,‘反腐’是假象。”陳破空則持不同觀點認爲,中國千百年來就是專制社會與制度。有種文化叫“官本位”和“權力中心”,到了共產黨時代、習近平時代一樣如此。只要政治制度不改革,官商勾結永遠存在,根本談不上“誰對、誰反腐”的問題。

陳破空:“習近平’反腐’根本是選擇性貪腐,他的家族、姐姐、姐夫如何,公司全國開了幾十家,北京、澳洲、加拿大還有香港10套豪宅。另外,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慄戰書百億資產如何解釋,慄戰書家族在香港、新加坡百億家產如何解釋。”

紅二代、富豪主張“民主”抑或失勢被反腐才需要?

在節目中,主持人戴忠仁也提到,SOHO中國傳出要賣給黑石集團時,很多人喊着“不要讓潘石屹跑了”,就在剛結束的美國網球公開賽,中國官媒央視轉播出現潘石屹夫婦的畫面,戴忠仁問,“中共當局利用“仇富”心態達到目的?”

陳破空提出,對於中國富豪來說,“36計走爲上策”!中國富豪撈一筆就要走,他們沒有政治權力,經濟權力都是過眼雲煙。有的跑了,有人沒成功就像馬雲、趙薇、王健林。但是,陳破空說,那些喊着“不要讓李嘉誠、潘石屹跑了”的人都是中低階層。


政論家陳破空認爲反貪腐是假象。(截圖自節目視頻)
政論家陳破空認爲反貪腐是假象。(截圖自節目視頻)

陳破空:“第三次分配也好、’共同富裕’也好,打民營企業也好,這些人(中低階層)一分錢都拿不到,共產黨這些錢都收歸黨庫、國庫,這些人依然貧窮,所以我說這不是’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貧窮’。”

陳破空進一步提到,張欣在2013年接受美國CBS“六十分鐘”節目專訪提到,中國缺少不是房子、食物,中國需要的是民主。

主持人戴忠仁忍不住提問,他們利用特權掌握財富,這與民主、法治有很大沖突?

陳破空說到,在中國文化講關係學,共產黨又製造關係學的土壤。在做房地產、做生意,大家都知道捷徑就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全中國都在做。

陳破空:“但是當變革時代到來,一切都改變,並不是說他積累財富手上有權力,他就拒絕變革。人除了有貪心、利益外,還有認知、知識的一面。張欣、潘石屹明白積累財富過程有原罪,他也覺得中國應該走向民主和法治。”

陳破空說,所以在《紅色輪盤》講到很多的“紅二代”都是主張往前走,只不過張欣他們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中共會選擇這麼一個人、一羣人,把歷史倒轉,迴歸毛時代、迴歸文革時代!

陳破空:“總的來講,中國這個民族有他的文化問題,有他的悲劇性的東西,’一黨專政’制度尾大不掉,造成一人獨裁、阻斷歷史的進程。”

“還是以他們個人利益爲標準,有的時候看到’反腐’反到頭上,他就喜歡民主、法治。當他是’既得利益者’對民主不喜歡。”陳平卻對所謂的“官二代”、富豪們主張“民主”有不同的解讀。

陳平認爲,這端視這些人處在什麼狀態來劃分,當他處在失勢、失去特權、被反腐時,就要民主、要法治,就像現在很多逃出的商人,開始覺得民主好;但是陳平也看到,當他們沒有受到威脅時,可是現有制度堅定的捍衛者,這就是中國人!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臺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

評論 (1)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21-09-16 14:12

如果讓老百姓都富裕了,還有人去衙門當奴才嗎?在中國當官就是當奴才,官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