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需要"歷史決議"? 學者解讀是習近平要與毛鄧比肩

2021.11.09 05:53 ET
爲何需要"歷史決議"? 學者解讀是習近平要與毛鄧比肩 資料圖片:習近平10月9日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辛亥革命 110 週年紀念會議上發表講話。
路透社圖片

中共目前正在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 預計將會推出中共歷史上的“第三份歷史決議”,名爲《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

臺灣學者解讀,只有真正權力完全定於一尊的領導人,纔有辦法形成“歷史決議”。也有學者提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儘管大權在握,“第三任期”只是繼續推動政策所需的工具,若要與毛鄧比肩,“歷史決議”纔是至關重要。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稱,“歷史決議”將回答兩個重要問題,一是看清楚過去中共爲什麼能夠成功,二是弄明白未來中共怎樣才能繼續成功。



被認爲一直在詮釋中共思維的多維網站刊登文章提到,“最近的1981年版歷史決議,距今也已40年。對於1981年之後的40年曆史,如何看待其間的發展過程、國家改變,乃至爭議性事件,將是第三份歷史決議不得不回答的問題。”

權力定於一尊 有歷史詮釋權

“中共要形成‘歷史決議’是非常不簡單的事,只有真正權力完全定於一尊的領導人,纔有辦法形成‘歷史決議’。”政治大學東亞所所長王信賢接受本臺訪問時分析,中共第一份“歷史決議”是毛澤東在1945年時制定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份決議是處理中共1921年建黨後,直到1945年這段歷史,當時黨內有些包括極左和右派等不同的聲音,“最後由毛最終取得歷史詮釋權。”毛做歷史詮釋就是以他爲中心,所有東西都是環繞“毛”轉。


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一家紀念品商店,展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的妻子彭麗媛照片的瓷盤與前中國領導人(左起,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美聯社)
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一家紀念品商店,展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的妻子彭麗媛照片的瓷盤與前中國領導人(左起,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美聯社)

第二份鄧小平的決議案是1981年時《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鄧處理1949到1981年間,主要是改革開放前的歷史。當時鄧小平在1978年與華國鋒的“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這一派鬥爭,最後鄧小平的實踐派取得勝利後兩年提出決議案,很重要的就是評價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主要是“大躍進”跟“文革”這麼大的動亂如何詮釋,最終纔是講“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第三份歷史決議橫跨百年 爲習近平延任鋪路

王信賢指出,習近平要制定的決議的時間跨度是“百年”,一方面是再次確立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內容會提從清朝以來包括梁啓超的改革(戊戌變法)、或者孫中山所領導的革命,都無法解決中國的問題,中國共產黨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他依靠的是堅強的領導跟正確的道路。

王信賢:“這個決議案想講’共產黨過去爲何可以成功’,他把中國從半殖民、半封建帶到現在經濟第二大強國,還繼續要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還有‘未來怎樣繼續成功’。第二個是關於習近平本身,接下來爲他20大續任鋪路,要凸顯他的政績。”

談到歷史定位,習近平最近常講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三個階段。站起來是毛澤東那一代、富起來是鄧小平那一代,強起來就是習近平這一代,尤其是他個人。習近平要談的是“百年”,而且他是百年“自然的繼承人”。

王信賢:“他一直在講中共面臨百年未有之變局,就是美中之間戰略的競爭,而且會非常非常長。也就是說在這關鍵的時刻,習就是最重要的那個人,當然還會講習近平過去9年的政績,包括反腐、抗貧、軍隊現代化,包括親自領導抗擊疫情等。”

“歷史決議”是習近平比肩毛鄧的政治遺產

國立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對本臺表示,“歷史決議”是要讓習近平的歷史地位上升到與毛和鄧一樣的位置。既然毛跟鄧掌權期間都有關於黨的歷史決議文出來,習近平也有需要。陳至潔認爲,通過一個“歷史決議”,這在黨的歷史地位、還有意識形態的地位上,是習近平的“第三任”所不能比。


圖爲,在北京新落成的中國共產黨博物館,一名參觀者走過展示習近平大型肖像的展覽。 (路透社)
圖爲,在北京新落成的中國共產黨博物館,一名參觀者走過展示習近平大型肖像的展覽。 (路透社)

陳至潔:“他一面需要第三任延續他的政治路線,但是他也需要象徵權力方面,留下他的政治遺產。既然毛跟鄧都有一個‘歷史決議’,他要與這兩位領袖人物比肩的話,他要留下歷史產物。‘歷史決議’是他的政治遺產,至於‘第三任’是他現在要繼續推動政策所需要的一個工具。”

六中全會後 習近平的歷史定位

德國之聲以常見的數學符號“>、=、<”,將六中全會後的習近平與毛、鄧的歷史定位做了各種有趣的排列組合。

“我覺得他會把自己形塑成凌駕在所有之上。”王信賢說,在過去這幾年習近平“自己形塑”出來,尤其是寫進黨章的“習思想”。鄧小平是“理論”,習近平已經是“思想”跟“毛思想”已經同等,而且習近平還冠名,江澤民是“三個代表”、胡錦濤是“科學發展觀”,他們都沒有冠名。

王信賢:“他一冠名就跟毛、鄧同等,他是思想,思想又大於理論,所以他跟毛成爲第一領先羣。但是我覺得他接下來在這個決議案裏頭,會形塑出甚至他凌駕在毛之上。”

“他比不上毛澤東,其實他兩個都比不上,最多能跟鄧小平在同一個位階上就很了不起,因爲他沒有經過戰爭。沒有戰爭的檢驗他就不可能得到毛那樣的地位;鄧把一個時代整個轉變過來,最少黨史是這麼寫的。”陳至潔提出這樣的評價。

陳至潔認爲,實際上習還不如鄧,鄧確實不管是在意識形態或是政績,都有明顯與毛不同,在改善中國人民經濟生活方面,鄧有大功勞,但是習沒有把整個時代都改變更好,反而更緊縮、更威權。但是他也預期,在六中全會的表面文章上,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將與毛、鄧成就不相上下。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朱先生
2021-11-09 08:02

對異己感知異常敏感,對異己打壓異常殘酷,對馬克思主義和現任主義、現任精神異常迷信,對過度使用民族主義異常在行,對武力方面的強者的諂媚異常直接,對於各方面強者的仇視也異常深刻(財富、武力、知識、信仰或知名度方面的強者),對於盜竊強者所有異常熱衷,對於小人得志實踐的異常充分

這就是所謂馬克思無產階級政黨的通病,他們的無產者在也是無信仰者,所以和流氓二字是等同的。 理解這些,就明白爲何有此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