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4周年 纪念馆凝聚两代人民主抗争精神

2023.05.25 11:20 ET
"六四"34周年 纪念馆凝聚两代人民主抗争精神 "亚洲很想聊"探讨六四34周年,民主纪念馆串起两代抗争精神。
节目截图

今年是"六四"事件34周年,"六四"纪念馆也即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揭幕。原天安门学生领袖王丹在本台《亚洲很想聊》节目中,分享了纪念馆的筹备过程。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发起筹建六四纪念馆,他表示,当初预计筹款五十万美元,除了参与运动的五十多位民运人士合力捐赠七万多美元外,其余都是小额捐款,其中有十几笔捐赠刚好是“89块6毛4”,积沙成塔,靠着众人的力量,纪念馆终于即将落脚在纽约的时代广场旁。

王丹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中提到,馆名是由已逝的赵紫阳秘书鲍彤题字。鲍彤去世一年前已经非常虚弱,众人不敢催促,尽管住院时连提笔的力气都没有,但鲍彤在临终前还是坚持完成为馆名题字。

“六四纪念馆这五个字是鲍彤先生留在这世界上最后的墨宝,最后献给了六四纪念馆,精神上的象征意义,甚至是政治符号意义和隐喻意义非常强烈。虽然看起来是个巧合,但是这背后的力量很能打动人。”王丹说道。

鲍彤为六四纪念馆题写的馆名。 (网络图片)
鲍彤为六四纪念馆题写的馆名。 (网络图片)

 

六四纪念馆鲍彤题字 颜柯夫赠画

除了鲍彤的墨宝外,艺术家颜柯夫也捐赠了一幅2008年的画作《非关宗教》。他在节目中解释创作的立意,在中国出生的人思想和认知都被洗脑,就像木头人一样,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是,人性与生俱来的DNA就是向往自由。自己画的就是木偶人在祈祷,当他觉醒开了眼界,自然对民主有所追求。

颜柯夫:“所以我们才有六四,吊诡的是,我们从小受马克思主义教育,六四为什么我们还去反对它?至少就我而言,就是一种人性的觉醒。那张画代表民主是不可挡的,我们对自由的向往是不可挡的。”

颜柯夫感叹,多年前在北京,同一届的同学举办一个毕业展“莫忘初衷”,很明显地感受到当局开始收缩言论,尤其是与思想有关,艺术家对于创作自由一向都比较敏感。他说,尤其在习近平上台后,往前走走不下去,危及到政权只能往回走:“为什么往回走?不是他笨,因为没有路了。就像爬山一样,走到一个地方已经没有路,再往前面就是悬崖了。”

画家颜柯夫在节目解析,中国清算蔓延至艺术界就是个笑话。(节目截图)
画家颜柯夫在节目解析,中国清算蔓延至艺术界就是个笑话。(节目截图)

中国艺术作品大起大落 成也题材败也题材

曾经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蓬勃发展,《亚洲很想聊》节目主持人戴忠仁形容,中国当代作品的价格“不是搭直升机,而是以火箭喷发”。

主持人问到,放弃这么庞大的市场,难道不觉得可惜吗?颜柯夫提到,他接触几位中国知名的画家,在市场炙手可热,然而他们却不快乐:“不快乐的原因,不要讲陈义过高的自由,因为他没办法画其他的东西,他很早就被定型。”

他举例,像是张晓刚一辈子画“家庭”系列都画腻了,但是已经被市场绑架。近期,以“大笑”系列闻名的岳敏君,过去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画作动辄数百万港币,如今却因为绘画军人“大笑”涉嫌丑化亵渎解放军。曾经跟岳敏君把酒言欢的颜柯夫说,岳敏君画作里的笑,说白了就是“傻笑”:“在大陆那种大的浪潮里,艺术家被搞得就发疯了,每个人都疯了,赚钱赚疯了,想钱想疯了。 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有,就是一个很魔幻的一个地方,大家只有傻笑,就那么简单。”

捐给64纪念馆的作品(颜柯夫提供)
捐给64纪念馆的作品(颜柯夫提供)

"辱军"敏感神经 中国严打之手伸及艺术界

不只是岳敏君,就连脱口秀演员李昊石(House)只因为“作风优良,能打胜仗”八个字就被停演,被批“辱军”,这看在颜柯夫眼里非常荒诞:“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我无法理解现在可以极端到这种程度。像笑果,一个笑话要被罚千万人民币以上,我觉得整件事情就是个笑话。”

中国近几年严打黑手遍及各行各业,如今连表演艺术界也无法幸免,让人不禁联想是否文革再起。在高压统治下,当代的年轻人还能像八九民运世代那样,有机会上街表达不满情绪吗?王丹表示,不同世代有不同的抗争方式,八十年代较自由奔放,上街抗争经常发生;如今充满恐惧,年轻人有自己的反抗方式,“躺平”也是一种手段。

他说,“‘我们是最后一代’,连孩子都不要了,我们不生了。严格来讲,从政治学意义和历史学意义上来讲,这不就是非暴力不合作吗?”王丹认为,中国年轻世代是玩游戏长大,在他们的世界里是经得起开玩笑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社会突然封闭了,连开玩笑都是禁忌,绝对不可能打从心底拥护这样的政权。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指出,小额捐款累计五十万美元,筹设六四纪念馆。(节目截图)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指出,小额捐款累计五十万美元,筹设六四纪念馆。(节目截图)

六四火种 薪火相传

但是王丹并不悲观。他认为,尽管六四经过34个年头,但是从历史的角度评价一个运动成功与否,虽然表面上运动遭到政权碾压,如同香港反送中运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像是黄之锋这样的领袖人物被逮捕。中国在全球扩张的同时,反而引起自由世界的反弹,遭到孤立,这将激发出更多人对它的警惕和抵抗。

王丹:“黄之锋虽然被捕了,这些少数人的牺牲,它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成就,就是整个世代的人对于现实的清醒。”

王丹认为,去年发生的白纸运动就是“六四”的翻版,追求自由的脉络与精神并未被斩断。他强调,两代人的追求有其相同之处,希望通过六四纪念馆和相关纪念活动,能把不同时代追求自由的精神串连在一起。

记者:黄春梅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