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周年 英国前驻华大使披露血腥镇压细节

202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6月3日下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对峙的市民学生与中国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对峙的市民学生与中国军人(六四档案图)

“八九民运”遭镇压31周年当天,美国数个民间团体举行在线纪念和讨论会,谈到六四精神传承对中国民主进程的重要意义。与此同时,刚刚解密的英国外交电文披露六四镇压的血腥细节。

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户内外举行活动难度增大,但民众参与悼念“六四”的心并没有冷却。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以各自的方式来祭奠“六四”亡灵。

 

 

美国会议员发声明 忆六四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星期四发声明说,人们有责任传承天安门事件的记忆和精神。声明呼吁中国公开、公正报道“六四”事件,并谴责中国官方持续严重侵犯人权。

美国知名作家、记者克劳迪亚·罗塞特(Claudia Rosett)在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4日举行的讨论会上提到,“六四”要悼念的不仅仅是事件中的死难者、良心犯、流亡者。

“要悼念中国失去的民主”

“我们同时还要纪念中国本该、却无法成为的样子。至到今天,中国(政府)的本质还是没变,(执政党)依旧是以权力为中心。民众可以享受经济成果,但无法进行自由表达,必须同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的所有事情,这是在消灭人的灵魂。”

会议上,罗塞特还展示了一幅六四清场后,她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石子路上捡到的、写有“讨伐小平”的横幅。

她强调:“这个横幅不是我的,是属于中国人民的。我希望它在中国民主的那天回到中国,并受到它所应该受到的欢迎。”

1989年4月,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逝世引发大批北京市民与大学生为其举办悼念活动。随后,数以十万计的学生、工人占领天安门广场以及附近的马路进行抗议,要求政府加快民主改革步伐。然而,抗议行动最终在6月4日以当局血腥镇压收场。

 

1989年5月时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时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英国前驻华官员披露血腥镇压细节

时任英国驻华大使阿兰·唐纳德(Alan Donald)曾将当时如噩梦般的场景写成电报,通过一条秘密的外交电报传回英国。

唐纳德在这封于1989年6月5日发出的电报中描述,他从“一个中国国务委员的密友处得知”,“军队抵达时,现场学生一度以为他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撤离广场,但五分钟之后,装甲车就发起攻击”。"学生们手挽着手,却遭到士兵扫杀……装甲车多次碾过学生的身体,如同做‘饼’一般,将他们碾成肉泥。这些残骸随后被推土机推走,尸体也遭焚化,(骨灰)被从下水道冲走。”那夜的“平民死亡人数至少有一万”。

集权政权依旧 人权状况越发严峻

华盛顿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的负责人杨建利在人权基金会的研讨会上回忆说,学生们的合理诉求受到碾压,无数的年轻生命消散。

“那些勇敢的学生提出的要求,与今天的中国息息相关。31年前,这个政权枪杀了许多生命;31年后,我们依旧处于同样的政权下,该政权甚至在近年来加剧压制人权。”

在被问到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应对中国越发严峻的人权状况时,杨建利表示:“首先,中国国内必须出现不满于目前政治现状的声音,这股力量必须非常强有力。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把这样的异见声音转换成可行的民主运动。随着中国执政党内部出现裂缝,民主运动又获得外界支持的同时,我相信这会为中国带来改变。”

推进中国民主进程 世界有责

与此同时,89学运领袖、旅居台湾的吾尔开希在华府智库“对话中国”召开的纪念“六四”会议上形容,中国目前正在经历至暗时刻。他还批评西方国家在过去三十多年姑息中国。

“至暗时刻会继续下去吗?至暗时刻之后是否会迎来曙光?这个要看我们自己的坚持。追求中国的自由民主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全世界的责任。当全世界面对成为文明世界威胁的中国时,每一个不仅要承担一份责任,也要承担一份将中国推向更开明自由的责任。”

吾尔开希补充说,他相信,那些曾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的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未来将出现调整,因为31年前示威学生点燃的那一线希望,在今天成为每一个热爱自由民主的人民心中的烛火。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