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協多名高層涉賄獲重刑 前主席被判無期

2024.03.26 11:43 ET
中國足協多名高層涉賄獲重刑 前主席被判無期 2024年3月26日,湖北省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中國足球協會原主席陳戌源受賄案一審公開宣判,陳戌源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AFP PHOTO / Huangshi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本週二,中國足球協會前主席陳戌源、副主席於洪臣、常務副祕書長陳永亮等人因被控受賄,遭法院重判。有評論認爲,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金援足球"政策加重了足協腐敗的惡果。

中國媒體報道,中國足球協會前主席陳戌源在2010年至2023年間,先後利用擔任上海國際港務公司總裁、董事長、中國足球協會換屆籌備組組長、中國足球協會主席等職務上的便利,爲相關單位和個人在專案承攬、投資經營、賽事安排等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賄款共計8103餘萬元人民幣,其中受賄400萬元系未遂,受賄贓款已追繳。

前主席陳戌源涉非法收受賄款 一審被判無期徒刑

湖北省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出,陳戌源在中國足協任職期間,爲多個足球俱樂部和地方足協在賽事安排、聯賽晉級、裁判判罰等事項上謀取不正當利益,嚴重破壞足球領域公平競爭秩序和行業生態環境,造成國家足球事業嚴重損害;另爲他人謀取職務提拔、調整,具有酌定從重處罰情節。

3月26日,該法院宣佈一審判決,陳戌源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中國足協前副主席、中國田徑協會前主席於洪臣受賄涉人民幣2254多萬元,依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

於此同時,中國足球協會前常務副祕書長兼國家隊管理部前部長陳永亮,也被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人民法院以受賄罪、行賄罪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14年。

針對一連3名中國足協前負責人涉受賄罪被重判,一名球員家屬何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足球產業已變沼澤了,沒有任何職業道德、操守,只要給錢就幹。一直輸,幾乎從來沒贏過。我哥哥踢球,自己都不看中國足球了。”

2019年10月24日,原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在上海。(美聯社)
2019年10月24日,原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在上海。(美聯社)

分析:清洗國足 從貪官手中收回貪腐錢財

在臺灣的中國異議人士肖育輝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國足就是腐敗的溫牀。現在經濟這麼差的情況,習近平想通過對這些主要領導的清洗,拿回曾經投入到國足的錢。從貪官那裏收回貪污腐敗的錢,跟過去幾年在官員中的貪污腐敗打蒼蠅、打老虎是一脈相承的。”

肖育輝分析,足球比賽有世界盃、歐洲盃、亞洲盃,受到很多中國球迷的歡迎和關注。但中國足球賽事就跟共產黨一樣,充滿了利益交換:“要當上球員、進入國家隊,要支付很多賄賂金。國足是從上到下,通過共產黨賄賂運作的足球俱樂部,導致整個國足腐敗,一直沒有辦法在技術上有所進步。但他們自成一個圈子,有賄賂就是自己人;沒有賄賂,技術再好也沒辦法進到俱樂部裏,導致中國的國足技術一直那麼爛,爛到連打鄉村隊都打不贏。”

肖育輝提到,三年前,國足的一個隊伍和一個由廚師、老師等臨時組成的業餘鄉村隊打友誼賽,結果國足還輸了三球。國足不思檢討,國家足球總會主席因此禁止鄉村俱樂部跟國足進行比賽,甚至要求鄉村俱樂部註冊資金要十幾萬以上才能註冊。而在過去,這些鄉村俱樂部大約三萬塊錢就能註冊,召集人來踢球。

賄賂是中國足協長期弊病

臺灣的球評人士石明謹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指出,賄賂在中國是長期陋習,小學、初中足球隊要上場比賽要塞個兩、三萬給教練,才讓出賽;到了國家隊變本加厲,可能要塞幾百萬才能進入國家隊、才能上場比賽。

石明謹說:“中國足球面臨的問題是有天份(的人)從小拿不到出賽機會,要出場必須賄賂教練,家裏沒錢只好不踢足球,改去做別的事。造成平庸的人拿了高薪,真正有實力的人沒錢進不去。”

評論:習近平“金援足球”助長貪腐

石明謹指出,習近平上臺後“金援足球”,更助長貪腐歪風。球員都在搶錢、都在想送紅包,靠人際關係、找靠山、走後門。那些非常想上位的球員搞賄賂、搞政治,而不是增加實力踢好球。

石明謹說:“世界是資本主義市場,實力多少就拿多少,實力好就比別人拿更多的薪水。中國給錢,誘惑很高,講的不是實力,而是人際關係、走後門。”

石明謹提到,過去中國選手如范志毅、孫繼海、李鐵,像其他日本、韓國好手到歐洲去踢球,後來因爲中國給高薪就都留在中國國內。大筆資金投入到足球,誘惑更大。

石明謹說:“2015年至2018年,中國號稱世界第五聯賽,中國球員年薪可拿到幾百萬歐元,已經跟歐洲球員平起平坐,但實力到歐洲連小國都踢不上,在中國卻拿到高薪,最後不會有人想去歐洲,不會想練球。金援足球得反效果。”

石明謹分析,2010至2014年中國經濟正好時,當局瘋狂灑錢,中國球隊如恆大、富力等幾乎成爲世界知名球隊,最後虧損就是極端熱錢導致的結果。中國足球過去十幾年其實沒有根基,只有帳面上的泡沫化。

記者:夏小華、幹朗    責編:陳美華、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