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見全國公安強調維穩 李克強罕見召開十萬幹部會議救經濟

2022.05.26 11: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習近平見全國公安強調維穩 李克強罕見召開十萬幹部會議救經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美聯社)

習近平週三(25日) 會見全國公安系統強調維穩,與此同時,李克強則罕見召開有全國十萬名幹部參加的電話會議穩經濟,除四位副總理,連國防部長都列席。有分析指,這是李一次實力的大展現,外媒解讀稱這凸顯了習李兩人的路線分歧。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習近平25日出席全國公安系統英雄模範立功集體表彰大會時指出,全國公安機關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忠實踐行對黨忠誠、服務人民、執法公正、紀律嚴明的總要求,全力做好防風險、保安全、護穩定各項工作,以實際行動迎接黨的二十大。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強、王滬寧也參加了大會。

    在同一天,李克強罕有召集10萬幹部進行“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李克強會中直指,經濟困難,從3月尤其4月以來,就業、工業生產、用電貨運等指標明顯走低,困難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嚴重衝擊時還大。

    李克強要求,要搶抓時間窗口,努力推動經濟重回常軌,力保市場主體、以保就業保民生;在做好疫情防控同時完成經濟社會發展任務,全面把握,防止單打一、一刀切。對國企、民企、外企等各類市場主體要一視同仁,進一步打通物流和產業鏈上下游銜接堵點,推動復工復產。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5日召集10萬幹部進行“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央視新聞截圖)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5日召集10萬幹部進行“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央視新聞截圖)

    李克強的談話沒有超出過去對救經濟的宣示措施,罕見的是直接深入省、市、縣級,對全國十萬幹部講話。新華社點出參與的高官包括副總理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另有國務委員魏鳳和、王勇、肖捷、趙克志等。

    《華爾街日報》近日指出,習近平堅持清零,李克強卻直指經濟出問題是由於中國自身的問題,路線嚴重矛盾。

    旅美時事評論員陳破空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就分析,李克強對十萬幹部談救經濟:“他對習近平動態清零隻字不提,因爲在清零、經濟上、社會路線上,有二條路線。基本按黨內話語系統,習近平路線是失敗錯誤,李克強是正確、務實路線,兩條路線鬥爭 結果看出習走下坡,李在黨內地位上升。”

    四總理和解放軍上將出席 李克強展現號召力

    陳破空指出,十萬人大會一般都是由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新冠疫情爆發的2020年十七萬幹部大會也是習近平主持召開的。這次罕見由總理李克強召開,除了四位國務院副總理都出席,更大看點在國防部長、解放軍上將也同時出席。

    陳破空說:“非常罕見國防部長魏鳳和出席救經濟、穩經濟大盤會議。就說明 李克強全盤主持工作了。有可能李全盤接替主持工作,也可能習身體狀況,也可能習的路線在黨內不受歡迎二種因素加在一起。”

    陳破空指出,李克強近來召開各種會議,不只談經濟、談社會且談廉政,而廉政建設是黨務工作,李克強談的是,如果不抓經濟,也是一種腐敗。

    至於公安系統的表彰大會,李克強和王滬寧陪同習近平出席,陳破空認爲並不尋常:“以前這種行業性表彰大會,習近平都是極力排斥李克強出現,深怕他有曝光的鏡頭、搶鏡頭,甚至李克強到地方考察,黨媒、黨報也不報導。爲何李克強罕見陪同習近平出席?暗示中共高層可能有預案。要麼習後路線導致權位不穩、在黨內失勢,或身體狀況出問題,李可能是個備案,隨時接替習。

    近平25日出席全國公安系統英雄模範立功集體表彰大會。(央視新聞截圖)
    近平25日出席全國公安系統英雄模範立功集體表彰大會。(央視新聞截圖)

    陳破空指出,以前習李要麼在七常委出現時同時出現,要麼習就是和別的七常委搭擋,很少習李這樣搭擋出現。陳破空研判,很可能黨內明着讓習保持亮相,另一條暗線逐漸浮出,即由李克強逐漸抓工作,有接管習的趨勢。

    兩岸政策研究員吳瑟致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則說,在中共二十大召開前,時間愈逼近,所有的動作都會被渲染成可能是中共內鬥。確實李克強最近一個多月不斷在會議提穩經濟、穩就業的重要性,官媒也大幅報導李克強的消息。

    吳瑟致說,李克強的動作引起政治權力問題,是不是習李之間鬥爭?李克強的總理任期剩下一年,半年後二十大召開,要解決黨內高層權力分配。李克強的思維可能是在中共黨內權力分配維繫一定影響力,而不是取代習。

    六二年七千人大會後毛澤東退居第二線卻引發文革

    吳瑟致提到,一九六二年中共曾召開七千人大會,名義上希望能針對大躍進失敗進行內部檢討,展現中共民主集中制的力量,最後導致毛澤東退居第二線,劉少奇和鄧小平浮出檯面。當時七千人大會也是具有政治鬥爭意味的集會,且七千人都是縣級以上幹部,這次李克強召開的十萬人也是縣級以上幹部。

    吳瑟致說:“如果以史鑑今,當時七千人大會的結果毛退居二線,但是別忘了,四年後間接造成文化大革命,那四年之間,毛澤東不斷進行政治鬥爭,毛澤東和劉少奇的矛盾愈來愈嚴重。李克強十萬人大會是不是有這意味?會不會造成李習二人矛盾加深?”

    吳瑟致提到,二年前習李就出現矛盾,習近平要達成中國人完全脫貧攻堅任務,李克強則自爆六億人以上是月收入僅一千元的貧戶。事實上,習李之爭從十八大開始,李克強曾提出國有企業改革措施,被稱爲“李克強經濟學”,沒多久,習近平就推動所謂反貪腐行動,及“一帶一路”,成立很多工作小組且自己身兼組長。

    吳瑟致說:“李克強經濟學銷聲匿跡,權力被架空。疫情讓中共高層有可以爭取權力的機會,不是推翻或逼迫習近平下臺,因爲畢竟政治成本太高。任何動作都是爲了二十大權力分配。”

    吳瑟致認爲,國防部長屬國務院職位,列席合理,真正掌有軍權的是習近平的軍委身分。魏鳳和出席十萬人會議會受關注,但不涉及到軍隊倒向李克強的現象。二年前習近平推扶貧、救災,也有軍隊角色的存在。至於韓正則是除了李克強外唯一具中共政治局常委身分,韓正過去跟習的關係傳的沸沸湯湯,會不會是聯合動作抗習?有待觀察。

    吳瑟致說,這十萬人會議還沒法解讀軍隊上的控制讓李克強有所得分,但新華社點名高層,似乎有亮牌意味,讓習近平知道李克強的政治實力,不見得有鬥爭意味卻是政治實力的展現。暑期將召開北戴河會議,中共高層會不會有更劇烈的政治鬥爭場景出現?值得觀察。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溫曉平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