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貪官獲釋高調辦壽宴 網民打臉批沒羞恥

2022.06.24 11:2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貪官獲釋高調辦壽宴 網民打臉批沒羞恥 中國網絡流傳廣西貪官徐炳松(左)刑滿釋放後高調舉辦81歲大壽的影片,同樣是刑滿釋放的欽州市委書記俞芳林(右)等人也到場賀壽。
(“幸福個鳥”推特)

中國網絡流傳廣西貪官徐炳松刑滿釋放後高調舉辦81歲大壽的影片,在座並有多名刑滿獲釋的貪官一同慶祝,網民批評沒有羞恥感。有異議人士解讀,中國所謂的貪官,重點不在貪多少,而在站錯隊,同一掛的彼此還有所謂革命情感。臺灣學者感嘆,在共產黨統治下,倫理道德盡失,只剩唯物論,凸顯中國文化危機。

“想開一點,對不對?睡完覺以後,記得起牀,不記得起牀很麻煩,希望在座各位摯愛親朋好友跟我一樣,愉快到老年...”

中國網民在社交媒體流傳一系列壽宴聚餐的視頻,顯示原玉林市委書記、原 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徐炳松刑滿釋放後,過81歲大壽,同樣是刑滿釋放的欽州市委書記俞芳林等人也到場賀壽。徐炳松逐一介紹的不少是刑滿釋放的貪官,一個個喜形於色。

視頻中可見男女主人致詞,席開約十來桌,氣氛熱絡。徐炳松說,今天除了親朋好友,就是一些以前共事、非常親密的同志。“只通知僅有的幾個人,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一個是我過去在玉林工作,我的搭擋,後來是欽州市委書記俞芳林。”

徐炳松提到,本來xxx司令要來的,接着他唱名多位前官員,如某市委書記、自治區某主任。

徐炳松有感而發地說:“哎呀,我是時刻銘記在心,這情義啊,無法用金錢衡量、無法用金錢衡量...”

餐會女主持人致詞說:“感謝祖國、強大的祖國,給我八十年安定的生活,要謝謝過去的親人、哥哥養大我,哥十七歲養我長大,我四歲沒有媽、八歲沒有爸,他們說我是孤兒...。”

中國網絡流傳廣西貪官徐炳松刑滿釋放後高調舉辦81歲大壽的影片,在座並有多名刑滿獲釋的貪官,一同歡樂慶祝。(“幸福個鳥”推特)
中國網絡流傳廣西貪官徐炳松刑滿釋放後高調舉辦81歲大壽的影片,在座並有多名刑滿獲釋的貪官,一同歡樂慶祝。(“幸福個鳥”推特)

根據中國刑事辯護大律師網“原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徐炳松受賄案”,及中新社新聞,徐炳松1943年12月29日出生於廣東省台山市,畢業於清華大學,1993年當選爲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歷任廣西貴縣書記、玉林市委書記等。在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爲他人謀利益,先後7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55萬元人民幣。1998年5月2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拘留,同年6月執行逮捕,羈押在秦城監獄。1999年12月30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徐炳松收受他人賄賂,二審裁定以受賄罪判處徐炳松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財產10萬元人民幣。

徐炳松壽宴座上賓俞芳林,根據百度百科介紹,是原廣西欽州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在2000年11月3日涉鉅額受賄、鉅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公開進行一審宣判。俞芳林被欽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受賄所得二百零三萬餘元予以沒收,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犯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追繳財產差額部分一百八十八萬餘元。兩罪並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此,滯臺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在中國即使被判“無期徒刑”,只要坐牢滿二年表現良好,一般可獲減刑爲有期徒刑二十年。所以關二十二年就能獲釋。

龔與劍說,以徐炳松獲釋高調辦壽宴一事,突顯出中國法律存在貪官和一般民衆,涉貪和涉政治案遭勞改勞教,屬“二種人”,出獄後獲得不平等的待遇。

龔與劍說:“那些高官可能享受到充分人權,他們已經服完刑,確實有爲自己辦壽的自由。同時我們也要看一下,在中國現實政治下,中國很多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民主人士,以煽動顛覆政府、尋釁滋事罪等,放出來以後下場則很悲慘,和中共官員放出來的遭遇一對照,便感到很悲哀。”

龔與劍舉例,像高智晟,具體被抓情況?被關在哪?被判刑情況?中國至今仍以國安機密爲由拒絕公佈。湖南異議人士歐彪峯關在哪個看守所?刑期多長?外界也一無所知。由此可見,法律在中國,可說中共高官的樂園、維權人士的地獄。

龔與劍說,從徐柄松壽宴看起來有點“部隊生死與共”的感覺,被共產黨定爲貪官,八十多歲放出來就像平民,政治權利被剝奪終身,不可能東山再起,聚在一起喫個飯還是有點義氣的成分。中共中央省市各級官員鬥爭得厲害,不貪不腐還沒辦法往上升遷,所謂“打貪官”往往是被中共視作標靶打的一羣人。

龔與劍說:“很多時候並不是貪多少的問題,而是‘站錯隊’就變成貪官,支持這個人出問題他們纔會有問題,站出來被批鬥、被判刑後,在政治上就沒有什麼了、就失勢了,就造成他們所謂‘貪腐集團’的所謂革命的友誼。”

臺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在中國關滿二十年的貪官,會自認法律上已付出代價。“當初你可能庇廕到的人、出事時你沒有把大家咬出來,大家就覺得欠你,出獄後當然就幫你慶生、感謝你,當然就不會感到羞恥,也就是他出事搞不好他不是最大的罪魁禍首,只是一個代罪羔羊、替大家扛的人。他幹嘛要有羞恥感?”

陳俐甫說,那些貪官只要財產隱藏得好、家裏還有錢、人際關係和影響力還在,會自認當然有權利慶生,並不會因爲涉貪被關,出獄後還感到無法在社會上行走,這其實對中國文化是很大的危險。“就是這個國家已經不是以‘正義’爲標準, “不正義不會造成人的羞恥,沒有錢纔會活不下去”。

陳俐甫表示,過去儒家思想強調愛、親疏遠近、道德,連家族親人也都要有道德,屬於泛道德觀,曾國藩也認爲人倫道德是維繫社會的基礎。現在中國貪官獲釋後,不用搬到其他縣市從頭到來,也沒有改名不讓人知道,而是大張旗鼓辦壽宴,這樣的社會已被共產黨改造爲完全唯物質主義、只有利益沒有道德的狼性社會,人倫關係崩潰。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 許書婷 梒青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