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国《唱支山歌给党听》? 藏人:拿人民的钱为党镀金洗白

2021.06.29 09: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全中国《唱支山歌给党听》? 藏人:拿人民的钱为党镀金洗白 央视在苏州工业园区策划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活动。
(视频截图)

中共建党百年前夕,各省各族动员群众高唱《唱支山歌给党听》竞赛,歌词传达“党恩”高于“母恩”。有匿名中国百姓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付钱给人去唱的”。藏人代表质疑共产党动用国家资源为自己镀金。旅美人士胡平直言,中国人对党不再有热情,党才会拿六十年前的红歌作为宣传样板洗白。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揍敌人......”

共产党百年前夕,中国各地群众表演《唱支山歌给党听》一支支快闪MV(视频),以高清画质、空拍,营造气势,近日在官媒、党媒、微博“大洗版”。



苏州工业园区,湖南音乐厅、广州老人活动中心、吉林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嘉兴南湖红船水岸、湖南卫视歌唱擂台节目......,选拍背景各出奇招,老歌新编各自发挥,钢琴家朗朗也演出伴奏。这场各民族、各行业拼爱党爱国竞赛,上海中科院科学家、山东人民检察官高唱,彝族歌手吉克隽逸穿梭在列车上与少数民族装扮的乘客同欢唱。


2021 年 6 月 28 日,表演者在北京国家体育场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路透社)
2021 年 6 月 28 日,表演者在北京国家体育场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路透社)

“付钱才唱”有老百姓拿一千块唱歌诵党?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住在湖北一位匿名人士,问到为何百姓都唱《唱支山歌给党听》?

该人士说:“我们有个街坊也去唱过,他说谁发钱我就去唱,发了一千块他才去唱那首歌。”
RFA:“不是发自内心唱?”
该人士:“这我不知道,这是别人拿了钱去唱。”
RFA:“官方或民间发钱要他们唱?”
该人士:“你觉得呢?一千块很多所以别人就去唱,那么热,那是发了钱的。”
RFA:“你有没有去唱?”
该人士:“你觉得他会让我去唱吗?唱歌还有条件的,不是随便人可以唱的。”

该名人士透露,他被国保公安警告多次,七一这阵子不许接受媒体采访,要不是这种歌诵共产党的主题,他是不会多说的。

中国百度介绍,《唱支山歌给党听》是由姚筱舟(笔名蕉萍)作词,朱践耳谱曲,该曲创作于1963年,最早由任桂珍演唱,后作为故事片《雷锋》的插曲由胡松华演唱,经藏族歌手才旦卓玛演绎后广泛流传。2019年6月,《唱支山歌给党听》入选中宣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曲100首。

六零年代曾被中共作为宣传解放西藏农奴假象的样板歌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格桑坚参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作词者姚筱舟是陕西矿工,抄录在雷锋日记,毛泽东在六二年提出学习雷锋活动,才让它变出名。五零年代中共军队入侵西藏,一九五九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六二、六三年左右,中共正大规模在西藏进行所谓平息叛乱,六二年又发生中国和印度之间的战争,在这历史时刻,中共放映《农奴》电影,找了藏人才旦卓玛演唱
《唱支山歌给党听》,塑造出西藏在“解放”前农奴过着水深火热的假相。

格桑坚参说:“歌词是写唱山歌给党听,党比母亲还大,大家认为感觉是西藏获得解决、解放农奴的心声,其实这歌词背景是陕西矿工写的,找藏人表现,这首歌成为共产党宣传西藏、妖魔化西藏以前社会的最好的宣传平台。”

格桑坚参提到,这名陕西矿工怎知道西藏的事,歌词“旧社会”指的是中国一般地方不是西藏,宣扬“共产暴力政权、暴力文化”,和藏传佛教谈慈悲和平完全两回事。中共将才旦卓玛塑造为农奴后代,事实上她出自日喀则有名望的家族,后当上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专门唱红歌,曾到北京唱《一个妈妈的女儿》给江泽民听,歌词是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妈妈是中国。


才旦卓玛再唱《唱支山歌给党听》。(视频截图)
才旦卓玛再唱《唱支山歌给党听》。(视频截图)

格桑坚参:美国两党不会拿国家的钱为自己的党庆生吧?

格桑坚参说,唱山歌给党听评选活动,是中国政府、党组织搞的活动,各省、各民族争相创作,政府会颁奖和高额奖金,因此搞的比较热。

格桑坚参说,共产党一直标榜获得百分之九十以上民意支持,是全世界支持率最高的党和政府,事实上中共不具民选合法基础,只能靠这类宣传欺瞒世人。

格桑坚参说:“搞这种宣传活动只剩朝鲜、中国还在搞,古巴、越南都不搞了。要表现出一个强大和谐、大家都向着我、大家都在表扬我,外在形象要这样表现,其实说明自己真的很脆弱、很岌岌可危,非常大的不安全感。”

格桑坚参提到,欧美民主国家包括台湾看不到这种现象:“不会像这样把一个党、一个国家所有命运形成一个整体,把一个国家变成一个党的私有物,只有中共才有,全部用国家资源、国库经费、人民几千亿撒币做这些活动,为自己共产党镀金。”

百年党庆却拿六十年前红歌 胡平:共产党背离理想、人民对党不再热情

前《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唱支山歌给党听》是六三到六六年流行的红歌,当时以为是雷锋写的诗,雷锋是毛泽东塑造的读毛书、听党话、无条件服从党领导、做好人好事、对阶级斗争觉悟、要对敌人狠这么个形象。文革造反派年轻人觉得雷锋一点没有吸引力而黯淡下来。

胡平说,建党百年却拿不出新歌,还抬出五、六十年前的红歌,说明尽管共产党吹牛、尤其习近平吹的很厉害,所有流行的红歌,直接歌诵党、歌诵伟大社会领袖、伟大社会主义,都是毛时代的创作,即便毛死后有很多御用文人。

胡平说:“再也没有这样标准的红歌流行,就说明实际上共产党领袖、社会主义再也无法激起国人真正的热情,在毛时代有些人还真的有那种热情,真的认为那是对的,那现在没有人相信这个东西了。”

胡平认为,老百姓愈没有热情,党愈要强迫他们唱歌诵党的样板歌。现在中国比毛时代富裕多了、也强大了,却放弃社会主义、搞资本主义的结果,谁还歌诵社会主义? 共产党最不照顾劳工,跟北欧、西欧的社会主义风马牛不相及。

胡平说,“所以现在人怎能满怀真诚地激情,写出歌诵社会主义的这些诗歌、歌词,写不出来了嘛!人们也失去毛时代曾有的真诚热爱,现在人们加入共产党,完全是为了功利、混好日子、升官发财。习近平说不忘初心,共产党的理想是用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打倒地主、打倒资本家,让穷人翻身,现在都成了笑话了嘛!现在大陆人都以炫富为傲,共产党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本家了。”

胡平认为,《唱支山歌给党听》都是共产党组织、共青团组织的官方活动,现在的中国人再也没有那种真诚,那都是逢场作戏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