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罕見承認清零政策"影響一點經濟" 連任是否存在變數?

2022.06.30 12:0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習近平罕見承認清零政策"影響一點經濟"   連任是否存在變數? 亞洲很想聊主持人戴忠仁(右)、旅美中國經濟學家程曉農(中)、旅美中國政論家江峯(左)。
Photo: RFA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6月28日在考察武漢時,說明爲何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他說中國人口基數大,如果搞"集體免疫"、"躺平"的防控政策,後果不堪設想。他說"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羣衆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傷害"。這種說法罕見承認了清零政策確實影響經濟。自由亞洲電臺本期"亞洲很想聊"節目請旅美中國經濟學家程曉農和旅美中國政論家江峯一起探討,習近平這個說法是否突顯了黨內的路線鬥爭? 對他的連任會不會有影響?

新華社報道,習近平考察武漢疫情防控時,再一次強調清零政策,他說,“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受傷害。還說,“如果算總帳,我們的防疫措施是最經濟的、效果最好的。”他並表示,當前疫情還沒有見底,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壓力還很大。堅持就是勝利。要克服麻痹思想、厭戰情緒、鬆勁心態。習並自稱,“有信心統籌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爭取今年我國經濟發展達到較好水平。”

“亞洲很想聊”節目嘉賓、旅美中國經濟學家程曉農解讀:“他不能認錯,這是錯愈大,愈不能認!儘管這個清零,很多地方政府和民衆非常反感,但是他必須堅持到底,否則就說二十大之前,他得開認錯會。按中共傳統,領導人是沒有錯的,有錯的都是老百姓還有各級官員。中央權位不能動,尤其是在習近平二十大要連任的狀況下。”

同臺嘉賓、旅美中國政論家江峯提到,習近平在去香港二十五週年迴歸之前,去了武漢,令他想起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最重要講話也在武昌火車站。當時鄧小平說“誰不改革誰就下臺”,這關鍵的話令陪同的湖北省委書記直髮抖。今天同樣地點在武漢,習近平也說類似的話,清零防疫政策是黨中央確立下來的,絕不能動搖。不過,習近平和鄧小平的說法是有區別的。

旅美中國政論家江峯。(RFA)
旅美中國政論家江峯。(RFA)

江峯說:“鄧小平當年說,誰不改革誰下臺,意思鄧小平自己就有能力把人拉下臺,但今天習近平是不具備這個力量的,他只能說絕不動搖。”

江峯分析,官媒報導習近平進行實地考察,還向有關防疫工作人員進行了解,這種表態過去很少有,因爲習近平向來強調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同時抓清零防疫抓經濟,這次反而說“通過考察和了解”認爲中央清零防疫正確,代表他遇到一些政治上的阻力。

江峯說:“就說我這話原來一直都是:『習近平同志強調』、『習近平同志指出』,這次是『習近平同志考察瞭解到』,明顯不一樣,原來是自上而下命令式的,現在是自下而上,好像就說,中央的政治局同志們,你們可能對我的政策有不同意見,但是我告訴你們,經過我的考察是正確的,有這麼個意思。”

江峯還說,習近平在武漢考察,罕見承認清零防疫對經濟的影響是有的,但他提及總的來說是合算的,這句話必須讀透。要抓政治革命肯定要耽擱生產,跟疫情工作一樣,搞疫情,堂食不給喫、城市封閉、基本物流沒有,怎麼搞經濟?不可能!不可能一邊抓疫情一邊抓生產。

江峯說:“習近平明顯在這措辭、口吻方面進行了一些變化,意思就說,你看疫情政策總的來說可以,也許對經濟有一點影響,跟他之前說又抓經濟又抓疫情無厘頭、毫無邏輯、瘋狂式管制不一樣,從這來看,雖說與鄧小平南巡講話類似,似乎表明他對政策的維護和維繫,但也看出他個人政治威信,朝不保夕。”

疫情到了第三年,老百姓普遍身心具疲、不耐煩。六四學運領袖王丹曾說,只有自下而上的抗議發聲,中共內部纔會分裂。國際社會應鼓勵和支持中國草根反抗力量,增加他們在國際的影響力。

對此,程曉農說,中國所謂“民意”只是分散、個別的聲音,中共總書記地位和政治權威基礎,不建立在民意上,民意改變不了共產黨,歷史上只有共產黨讓老百姓餓死,沒有老百姓讓共產黨混不下去的時刻,中共的專制就是對社會鎮壓能力足以犧牲到最高程度。即便民意、官場有對習近平的批評之聲,不存在有組織、有權力,足以威脅習的地位,“權力鬥爭”談不上。

旅美中國經濟學家程曉農。(RFA)
旅美中國經濟學家程曉農。(RFA)

江峯也說,中國民意喚不醒,而是被打醒,中共不是“聽民意”,是“用民意”。唐山燒烤店打人案就是中共刻意釋放,轉移人民不滿防疫政策的宣泄口。共產黨自認他具組織、滲透、控制能力,有一個億的黨員,不懼怕“民意”。想從民意改變共產黨恐怕有如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說白了,共產黨就是“黑幫黨”。應該要讓中國人瞭解真相,美國能幫上忙是透過高科技打穿中共那道牆,讓人民知道中共撒哪些謊、幹哪些壞事,激發公民意識。

針對習近平舊部屬王小洪接替趙克志出任公安部長,是習握緊“刀把子”?程曉農認爲,習清理公安系統,但他清楚動不了國安系統。公安部高層一個個被挪下,王小洪上臺也夠嗆。

程曉農說:“公安系統習近平現在在整頓,而且習近平繼續嚷嚷說要反腐敗,反腐敗始終是他的工具,他還在用這工具,說明二十大之前他不放心公安部門實際狀況,但並不等於公安部門就想造反,因爲單憑公安部門的輕武器、幾把手槍是造不了反的。”

江峯也認爲,公安部幾把手槍造不了反,爲何習近平忙不應迭去整頓刀把子,因爲在和平時期,所有政府部門、黨基層組織做壞事要維繫威權,就要靠公安單位,但刀把子硬,未必保證習近平能連任。換上王小洪破壞了規矩。

江峯說:“接班時間提前,原來十九大、二十大後才換,二十大到要今年底十一、十二月才宣佈把趙克志換下去,現在就把趙克志提前換下去,只能說明習近平更着急、更覺得不安全,需要刀把子趕快上手。政法委書記原來公安部下去接,如今意味 趙克志帶問題下臺,不會接政法委書記。”

江峯提到,北京市公安局拿掉五十名局級幹部意味什麼?“光北京就拿五十名幹部,有北京市警察學院黨委書記、北京治安總隊隊長、、、這就是把北京上層領導全囊括,習近平換了王小洪,表面上看習近平對公安掌控更嚴,事實上習近平恐懼感更強了,二十大以前受到的威脅更嚴重,而且現實是公安部也存在着現實的威脅,這些威脅已經直達天聽,就在中南海附近。”

習近平連任是否存在變數?程曉農分析,官場上對習不滿的,不是意識型態、討厭共產黨,或想推行民主化改變專制制度者,因爲他們就是專制制度的一部分。

程曉農說:“他們不滿的是習近平上任以後,對共產黨各級幹部的行爲管制愈來愈嚴,讓他們活得沒意思。這當官,不能偷、不能搶、不能嫖、不能喫喝,他圖什麼?所以對他們來說,日子過得特難受,因此他們巴不得習近平明天早上就沒了,那時他們就解放了,他們歡迎高層有人完蛋,他們就能繼續撈錢往海外送。有國家發改委處長每天中午只吃魚翅泡飯,別的都不喫,就這一點在他們看來小小的福利、當官本來有的,這都被剝奪了,要說這些官員天天舉手擁護黨中央?不可能,心裏把習近平罵個八千遍,罵了八千遍又怎麼着?你讓他承認我屬於反習團伙嗎?那等於自個把自個兒往秦城送,所以沒有一個共產黨的幹部站出來說我屬於反習團伙,沒有!”

程曉農認爲,這些不滿習的人不是捏起來有用的,構不成“勢力”,共產黨式全過程民主,沒有真選舉,投總書記,除了習,名單上還有第二選擇嗎?沒有!

程曉農還說,共產黨高層不存在改變空間,甚至比老百姓更沒有言論自由,老百姓兩個人聚在一起,罵習近平也就罵過去了,省委書記試試看,找省長關門罵習近平,罵完明天早上就完蛋了。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