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三十五週年忌日前夕 中共前高官被禁言

2024.04.15 02:15 ET
胡耀邦三十五週年忌日前夕   中共前高官被禁言 北京高校學生在1989年4月15日到天安門廣場哀悼胡耀邦去世,最終遭到當局武力鎮壓。
法新社資料圖片

今年4月15日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三十五週年的忌日。中共退休高官閻淮上週五發表紀念胡耀邦的文章,但相關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內被屏蔽,閻淮的微信賬號也被禁言兩週。

本週一是胡耀邦逝世三十五週年忌日,北京以至全國都有公民被上崗。週日網上流傳一篇題爲《胡耀邦最偉大功績是解放一億政治賤民——紀念偉大的人道主義者逝世三十五週年》的文章,文章表示,中共對胡耀邦的訃告提及“他擔任中組部長平反冤假錯案、落實幹部政策,立下不可磨滅的功績。”該文認爲,“落實幹部政策”確是胡耀邦的功績,但被“冤假錯案”的幹部,衆多高官遲早定會爲其“伸冤糾錯”,亡故者必昭雪紀念、倖存者必平反覆官。而政治賤民地富及其子女,誰會爲其鳴不平?

該文作者乃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中央組織部青年幹部局退休高官閻淮。他在文中表示,“數千萬暴力土改中未被公刑與私刑處死,僥倖存活又被打成敵人的地主和富農,1949年後一直處於被管制狀態。他們幹最苦的活計、得最低的報酬。平時動輒被訓斥打罵,運動中更備受煎熬,文革在首善之都竟被任意屠殺。其子孫升學、就業、婚姻等屢招歧視,參軍、入黨休想。在以階級鬥爭爲綱,時時、處處、事事講究家庭出身的時代,上查豎三代、橫看三父(父親父系、岳父妻系、舅父母系),地富的三親九族,政治賤民近億。”

閻淮的微信賬號被禁止使用兩週(X平臺/高伐林@GaoFalin)
閻淮的微信賬號被禁止使用兩週(X平臺/高伐林@GaoFalin)

閻淮頌揚胡耀邦解放近億"政治賤民"

閻淮的友人季風本週一(15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已向閻淮確認此文:“我跟他熟,昨天我還跟他通過話,(文章)是他寫的,他發私信給我看了。閻淮以前是中組部青年幹部局的副局長,正局級官員,今年79歲。他剛從美國回來,但是他不被允許接受你們採訪,3月份纔回來,他是紅二代,八九年以後就跟他們(當局)翻臉了。”

1989年4月15日,北京所有高校師生自發悼念胡耀邦,其後這場學生運動蔓延至各省,當年季風在貴州大學就讀大三。季風說,學生髮起悼念胡耀邦的活動是因爲:“他主要是平反昭雪了很多人,老幹部是他解放的,右派是他解放的,地富反壞右是他平反的,涉及到的家庭成員上億。”

這篇七百餘字的文章頌揚胡耀邦“在此艱難時刻,挺身而出、力排衆議。”胡耀邦批示:“寫篇文章講摘帽。”胡耀邦還在不同場合說:“地富摘帽是大的政治問題,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三十年了,地富帽子還有傳給兒孫,像話嗎?”在胡耀邦等的不懈努力下,1980年代初期,全國兩千多萬地富爲主體的四類分子全部摘帽。連同他們的親屬,全國十分之一、上億人擺脫了新中國政治賤民的卑微身份。”

在八九學運期間曾擔任北高聯常委等三個學生組織負責人的鄭旭光對本臺說,當年胡耀邦在中國知識界有很高的威望:“他抵制清除精神污染,1987年因爲安徽的學潮波及北京,他被迫下臺。說他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學生和知識界對胡耀邦是有好感的。他的突然去世,學生們覺得胡耀邦值得紀念,每年的4月15日到6月4日成爲緊張時刻,尤其在高校。”

1989年4月15日,北京高校學生到天安門廣場哀悼胡耀邦去世,最終遭到當局武力鎮壓。(資料圖片/記者乾朗提供)
1989年4月15日,北京高校學生到天安門廣場哀悼胡耀邦去世,最終遭到當局武力鎮壓。(資料圖片/記者乾朗提供)

胡耀邦被迫辭職涉多宗"罪"

現旅居日本的中國文史學者斯先生接受本臺採訪時說,35年前的六四學運從學生哀悼胡耀邦開始。他認爲胡耀邦在歷史關頭做了一件最難的事:“知識分子的出路是胡耀邦給的,特別是在廣大農村,還有社會底層的地富反壞右都平反爲人民公社社員。這種解放已經很不容易了。最終,這些光輝歷史都記到鄧小平的身上了,那時候鄧小平剛把華國鋒排出局,放手讓胡(胡耀邦)去幹,但是胡是一個只知進不知退的人,胡是一個磊落的人。”

斯先生說,當年胡耀邦因爲一句話被媒體記者誤解之後,惹怒了鄧小平:“胡在深圳講了一番話,結果被深圳一家報紙好像是深圳青年報說了一句‘我贊成小平同志退休’,作爲標題發出來了。他的原話是‘把實際工作交給那些比我們更年輕的人擔起來,我和小平這一代人都可以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沒想到這句話讓鄧很不舒服,就在王震和薄一波推動下,中央全會加上顧問委員會就把胡耀邦扳倒。”

閻淮早年在海外發表的長篇回憶錄《進出組織部》因解密中共官員選拔制度,包括當年考察中共高官程序,包括現任領導人等,蜚聲海內外。

記者:乾朗、劉邦羽     責編:陳美華、嘉遠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