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习近平是开放社会最危险对手


2019-01-25
Share
1 著名投资者索罗斯。(美联社)

世界金融巨鳄索罗斯日前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出警告,专制与高科技相结合,使习近平成为了开放社会最危险的对手。索罗斯为什么在这种场合下,说出如此直率的重话?中国政府的反应又说明了什么?

索罗斯是在世界经济论坛一场晚宴上发表演说时,说出了这个判断。他在演讲中说,

“在所有威权国家中,中国是财力最雄厚、最强大的,在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方面也最先进,这使得习近平成为开放社会最危险的对手。”

超越奥威尔

索罗斯强调,如果威权国家都如此发展下去,会成为极权主义国家。他还警告说,中国正试图在网络经济上掌握话语权,并通过其技术和策略在发展中国家中占统治地位。

纽约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索罗斯在达沃斯的平台上讲这番话是恰当的,

“恰恰是中共利用了全球化,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巩固了中共的体制,来压制不同的声音;同时,向世界扩散他的政治价值。”

索罗斯的讲话延续了他多年来的思路。去年也是在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就警告过,威权政府正在与信息技术等高科技相结合,创造出新的国家监控的模式。这可能连乔治·奥威尔都想象不到。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十分赞同索罗斯的这种提法,

“各种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结合中国原来的控制体系;现在习近平在中国建立的体制,实际上已经超越了奥威尔的想象。”

滕彪去年曾发表文章指出,中国政府现在的特点就是高科技极权。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索罗斯1930年出生于匈牙利,为了逃避德国纳粹和随后共产主义政权的迫害,他们一家逃离了祖国。在英国求学期间,拜师于著名的犹太裔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后者写出了影响世界的名著《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批判了包括马克思等在内的、对开放体系构成威胁的思想和主张。

索罗斯后来创办了“开放社会基金会”,帮助解放封闭的社会,以及补救开放社会的不足。他在1980年代就进入中国,在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支持下,设立了旨在促进中西方思想交流的基金会,后被迫停办。

索罗斯在演讲中提到,他在中国期间领悟到,中国知识分子有浓厚的儒家传统,看重等级制。但索罗斯仍然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他认为,中国正在出现一批新的权力精英,他们会象当年士人阶层向皇帝提出劝诫一样,劝诫习近平。

何频认为,这种说法过于乐观,“这些根本改变不了中共这个巨大的、非常自以为是的权力集团。他们认为他们现在遇到的困难是短暂的,因为他们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几百亿、上千亿,他们可能脑门一拍就决定了。”

严厉打击

索罗斯在演讲中强调,国有企业帮助威权政府生产用于控制社会的工具,必须对其进行制止,

“不能让中兴、华为等企业轻易逃脱,而应该严厉打击。因为这些企业如果统治了未来的5G网络,将给世界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

对索罗斯的批判,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

“个别人发表颠倒黑白与是非的评论,毫无意义,不值一驳。在当今全球化不断深入发展的时代,只有秉持发展的眼光、开放的胸襟、包容的态度,才能为自身发展以及国与国之间关系发展开辟更广阔的空间。”

但对当下的中国政府而言,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来自境外,而是国内的危机四伏。中共中央在1月24日刚刚结束了以省部级干部为主体的重大危机处理研讨会,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总结中强调,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