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新书发布会:从历史的书中站起来

2019-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发布会现场,中为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左为周孝正,右为严家其。(公民力量提供现场照片)
发布会现场,中为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左为周孝正,右为严家其。(公民力量提供现场照片)

为纪念1989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近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了新书发布会,向外界推介两种有关六四的新书,包括陈小雅的历史研究巨著十卷本《八九民运史》和六四幸存者曹旭云的自传体长篇小说《爱尔镇书生》。

陈小雅原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副研究员,她历经三十年,忍受各种打压,完成这部130万字的《八九民运史》。这本书对八九民运的历史进行了完整的还原。

陈小雅因为中国政府的阻挠,无法来发布会现场。她在给发布会的视频中,给六四事件作了定义,

“它是执政党无力处理八九民运造成的社会危机、权力危机的情况下,动用军队平息事态,造成严重伤亡的一次悲惨事件。”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原所长严家其在现场评论说,这本书是陈小雅三十年生命的结晶。他还强调,要对恢复历史的真相有信念,

“历史的真相是存在的,它的全貌的揭露是指日可待的。今天尽管三十年了,我想也是指日可待的。不要几年,天安门事件的真相也翻过来,就是要恢复历史的真相。”


《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通过视频发言。(王允摄影)
《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通过视频发言。(王允摄影)
但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在现场指出,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应该忏悔,认为他们没有把书读透,

“你是运动员,(邓)小平才是裁判员、总裁判长,说你是学生,你就是学生,说你是暴徒,你就是暴徒。连谁是运动员,谁是裁判员都不知道,这帮学生就糊涂在这个份上。都念多少年书了,不知道中国谁是统治阶级,谁是被统治阶级。统治阶级怎么统治,当然是谎言加枪杆子。”

严家其在会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他不同意周孝正的说法,六四的主要原因还是邓小平对形势的估计过激,手段过于残暴。

曹旭云在89民运中曾担任天安门广场“外省援京团”团长,他在赴京前曾是乡镇中学教师。曹旭云在《爱尔镇书生》一书中,以小说的方式,书写了他们那一代人的心路历程和情感。

发布会现场:左为曹旭云,右为陈奎德。(王允摄影)
发布会现场:左为曹旭云,右为陈奎德。(王允摄影)
曹旭云在发布会上说,

“三十年过去了,这沉重的一页我们都还没有翻开,这沉重的一页的主题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需要拥抱文明。我们不能成为文明社会的乞儿。所以,我们今天才能集中到这里。”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在发布会上盛赞这本书的意义,

“我们受了那么深重的苦难,如果我们还不能产生重大的刻骨铭心的精神成就的话,我们就是愧对时代,愧对先人,愧对同胞的。所以,曹先生做的这件事情,我非常地感动。我觉得这是我们等了好久的书。”

但曹旭云仍对中国的前景感到担忧,六四之后的三十年,他大多数时间在中国。他对中国现实的判断是动荡、堕落和沉沦。

陈奎德则提出了一个“六四人”的概念,泛指因为六四事件而突出于历史的这批人,包括学生领袖、知识分子,还有其他受牵连的人,

“这些六四人不下几百万,用中国的话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一旦有历史风潮起来,一旦有重大的历史机缘出现,所有的人一定会出来,会一致地行动。这不仅是重大的精神资源,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资源。”

他还说,《爱尔镇书生》所描述的那些人到时候都会从书中站起来。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