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许章润吁恢复主席任期制

2018-07-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Public Domain)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Public Domain)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最近发表文章《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呼吁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一时在舆论界激起千层浪,既有人疯狂点赞,也有人说许教授没有说到要害。

许章润的这篇文章出现在中国危机四伏的当口。美中贸易战正使得中国经济危机逐步发酵,中共高层政变传闻此起彼伏,而假疫苗事件、米兔运动等也让社会危机逐步升级。

许章润在文章开头就强调,当下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全体国民对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产生了恐慌。他指出,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是,近年来的立国之道突破了四大底线原则,包括基本治安、有限尊重私有产权、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和政治任期制。

旅居美国的自由至上主义学者夏业良教授对当中的一些提法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不能说尊重有限产权,这个说法把我们本来有的空间,他自己主动向后退却。所以,这点我是极其不满。他的诉求比08宪章都倒退了很多。”

舆论界最为关注的是文章有关政治任期制的讨论。今年三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原有的国家主席任期制。许章润在文章中明确提出了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的期待。

身在大陆的张先生赞同许章润的提法,他认为大陆民众绝大多数都反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

“他的个人崇拜和延长任期制,毫无疑问是他的个人问题,而且他的这两点是得不到党内同志和社会民众支持的。”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上的推友大多对许章润敢于提出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表示敬佩。但夏业良认为许的文章没有说到关键,

“说的都是空而无用的话,比如实现政治任期制,原来就一直实行政治任期制,又怎么样呢?就算是实行政治任期制,十年任职,然后他跟普京学习,换个花样,他找个傀儡当一下,然后他再回来?”

许章润还在文章中具体列举了大陆民众对国家的八大担忧,包括私有产权不再安全、改革开放终止、极权政治回归、搞阶级斗争等现象。

曾饱受政治迫害的张先生从自身的经历感受到类似于当初反右时的现象,

“他就是告诉你的朋友,以后跟你接触小心一点,对你防着点,而且范围很广,五个十个,或者几十个,你周围的人他都会去找。”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研究所所长邱家军对文章中提到的“闭关锁国”的现象感受强烈,他认为,

“政治上,它与西方民主自由政体划清界限;经济上离开了西方推崇的市场经济;那么,文化上,早在习近平刚上任不久,我们做学术的,我们原来能够比较方便地使用谷歌提供的一些资源,比如谷歌学术,现在国内基本上无法使用了。”

许章润的文章认为,虽然目前中国政府重申不会改变“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但并未见到实质的改革措施。许章润因此提出了八项他认为中国政府当作的八项时务,包括平反六四、取消高干特权、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拒绝大手笔外援、停止个人崇拜等。

但夏业良认为许章润的文章总体上没有说到要害,

“至少要说,我们主张的个人权利,个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个人的自由权利得到充分的保障,我们要接受普世价值,广泛的人权,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还要强调法治,把这些东西要重申,另外要强调司法独立,强调这些东西才是一个法学教授的职责,他现在连这些底线都放弃了。”

许章润去年年初曾发表文章《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对中国面临的政治、社会问题作了全景式的分析。今年的这篇文章又发展了去年的分析,并对中国政府进一步提出了明确的期待。

(记者:王允 / 编辑:申铧 / 网编:安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