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黨史》淡化文革,頌習內容佔四分之一

2021.04.14 17:3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新版《黨史》淡化文革,頌習內容佔四分之一 新版《黨史》淡化文革,頌習內容佔四分之一
RFA製圖

2021年適逢中共建黨一百週年,新版黨史重新書寫毛澤東統治下人禍不斷的三十年,淡化文革和歷史錯誤,並以四分之一篇幅歌頌2012年習近平上臺之後的功績。有歷史學者分析,中國已經迎來文革2.0時代,在與人心和歷史潮流相悖的道路上末路狂奔。

今年二月,由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等單位編寫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在全中國發行。香港媒體《星島日報》412日報道稱,毛澤東時代的三十年在舊版黨史一共佔據三章或四章,但在新版黨史中僅佔兩章,分別是第五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和第六章“社會主義建設的探索和曲折發展”。

特別值得警惕的是,“文革十年”在目錄章節中被刪除,被納入第六章第三節“社會主義建設在曲折中發展”,一改往日“文革”獨立成章的傳統。

此外,目錄頁中原本保有全黨整風和反右派鬥爭、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以“階級鬥爭爲綱”指導思想的逐漸形成等內容,新版《黨史》的目錄中都消失不見。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告訴本臺,習近平修改黨史是對毛澤東和鄧小平有樣學樣,目的是延續黨的生存和爲個人權威造勢,“中共歷史歷來都是爲現實政治服務。當年毛澤東延安整風時爲了確立自己的權威,編著《六大以來》的文獻彙編,中共第一次歷史決議也是爲了確立毛的地位。文革之後,鄧小平1981年的歷史決議,對毛的錯誤高高掛起、輕輕放下,讓林彪和江青反革命集團承擔,也是爲了抓改革開放、爲了挽救黨。”



新版黨史淡化1978年之前毛澤東的歷史錯誤

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對文革做出歷史決議,認爲文革是“由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的,被反動集團(林彪集團和江青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雖然新版黨史保留了這一定性,但是在文革起因和經過方面做出修改。

《星島日報》報道稱,關於文革的起因,2001年版黨史尚且包含“但他(毛澤東)對黨和國家政治狀況的錯誤估計這時已經發展到非常嚴重的程度,認爲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逐漸滋長”、“毛澤東(對文革)負有主要的責任”。

新版黨史則以迂迴曲折的筆法爲毛澤東開脫,“毛澤東不斷觀察和思考新興的社會主義社會現實生活中的問題,極爲關注艱難締造的黨和人民政權的鞏固,高度警惕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爲消除黨和政府中的腐敗和特權、官僚主義等現象,進行不斷探索和不懈鬥爭。但是由於對社會主義社會的建設發展規律認識不清楚,由於左的錯誤在理論和實踐上的積累發展,很多關於社會主義建設的正確思想沒有得到貫徹落實,最終釀成了內亂。”

此外,2001年版黨史敘述了文革破四舊、抄家打人、造反派奪權、林彪事件等內亂。新版黨史則只用1頁簡述經過,用7頁描述成就,包括建設交通運輸線和輸油管線設施、兩彈一星、第二次建交高潮。

高文謙認爲,文革動因中加入消除特權腐敗非常可笑,習近平用這個爲自己的政治鬥爭做鋪墊,“中共黨內最大的特權就是毛澤東。習近平也是中國腐敗最大的保護傘,最大的腐敗是中共一黨專權,反腐就是圍着糞坑打蒼蠅。延安整風中,毛澤東的目的是要打倒王明的教條宗派和周恩來的經驗宗派。習近平現在等於是掉進毛澤東晚年的坑中,大權在握但是晚上睡不着覺。習近平上臺十年,治國無方、集權有術,跟毛最神似的是玩弄權謀,確立個人權威。”

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右)與習近平(多維網合成圖片)
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右)與習近平(多維網合成圖片)

毛澤東到習近平,紅色江山永不變色

新版黨史共10章、531頁、約28萬字,最後一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共146頁,包括十八大、中國夢、“五位一體”和“四個全面”佈局,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大國外交,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等等。

也就是說,中共百年曆史,習近平自2012年接任總書記、執政9年的篇幅,約佔全書1/4

“《黨史》新編就是在擰中國人思想上的螺絲釘。現在就是文革2.0版,鋪天蓋地的紅海洋。1967-69年的時候,牆壁到處刷上毛語錄,人們見面早請示、晚彙報、跳忠字舞。現在網絡時代,習近平語錄天天在《人民日報》上,大街小巷不都是他的標語嗎?其實是末路狂奔,跟世界潮流、人心和歷史相悖。”高文謙說,習近平上臺之際中共已是擊鼓傳花、政令不出中南海,鄧小平“兩手硬”的方略已經走不下去。

高文謙嘆息道,中共高層當年也默認習近平出手挽救共產黨,可現在已收不住手,除非遇到重大歷史事件,比如經濟崩潰或者戰爭,“各行各業都在學黨史,可憐了孩子們,天天被灌輸紅色基因,出來之後不是戰狼就是白癡。”

習近平多次強調傳承紅色基因,高度宣揚毛澤東時期的革命傳統,號召縣級以上幹部和青少年積極再造。中國網信辦甚至開設歪曲黨史和詆譭英烈的舉報熱線。

220日的黨史學習動員大會上,習近平表示,中國革命歷史是最好的營養劑。他此前還提出,“古人說:‘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要深刻認識紅色政權來之不易……光榮傳統不能丟,丟了就丟了魂;紅色基因不能變,變了就變了質。”

旅美歷史學者劉仲敬以元朝歷史舉例,認爲習近平就是馬列主義的忽必烈,毛澤東和習近平之間,無需有其他領袖。習近平要讓馬列主義像浮屠一樣,變成中國傳統和中國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樣,共產黨自動變成正統王朝。

“除了成吉思汗無法刪除,但其事蹟也應該遺忘以外,成吉思汗和忽必烈之間的領袖都不存在。這樣,忽必烈子孫領導的新中國才能繼承唐宋而成爲正統王朝。正統王朝才能講兩個一百年,代價是把成吉思汗時期地位高於中國降虜或敵人的色目人渤海人打成海都領導的分裂分子。中國化的初期使得蒙古人和宋人都滿意,王朝達到兩頭佔便宜的歷史最高峯,晚期則使蒙古王朝的戰鬥力和宋國相同,在新徵服者和叛亂的夾擊下像宋人一樣兩頭喫虧。” 他認爲,習近平對毛澤東錯誤的淡化,就像忽必烈以前的蒙古式宮廷政治鬥爭和反華侵華戰爭對中國化的大元王朝都是不合時宜的。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則表示,中共統治下的革命和改革本身是相互矛盾的,習近平表面上高喊紅色話語,可是並不敢重拾共產黨的初心。

“這兩段歷史就是互相否定的。如果革命是對的,改革是錯的,那你就該下臺;如果改革是對的,革命是錯的,那你就該改弦更張。共產黨的初心是消滅私有制、打倒資本家、全球實現共產主義,可是他現在自己就是最大的資本家。”

八十年代在中央文獻研究室研究黨史十餘年的高文謙,六四之後不幸被貶職和流亡。他惋惜地說,該單位後來出版的黨史大多是垃圾,“中共黨史是真假混着,以假爲主。現在如果想要真正瞭解黨史,還是去找禁書和翻牆。我堅信,雲開日出的時候,中共黨史一定會重寫。”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冷眼看世界
2021-04-14 22:05

我經歷的中共黨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殺人死,摧殘生靈人性史。任其巧舌若簧都洗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