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由作家周远志获释回家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湖北钟祥市自由作家周远志在15号获释回家。本月3号他被公安带走,对他写的报告文学《我们向谁控诉》以及其他一些文章进行调查。回家后他被监视居住。分析人士说,这是中国政府控制言路的新手法。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2008-05-17
Share

湖北钟祥市的自由网络作家周远志本月3号和他妻子一起被公安带走。两天后他的妻子获释回家,周远志则在15号才回到家。我试图打他的手机联系他,但是手机已经关机。周远志的朋友、深圳的自由网络作家赵达功说,他们不久前刚刚通过话,周远志告诉他他这些天一直被关在一个招待所里,由于他现在被监视居住,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能发表文章。说到周远志被抓的原因,赵达功表示和他最近撰写的报告文学《我们向谁控诉》有关:

“他用很多笔名写了很多东西,从曾仁全到楚一杵。他写了当地的一个报告文学,叫做《我们向谁控诉?》。那个报告文学他得罪了地方,这一次我知道这篇报告文学是一个重点。”

周远志以华梁兴的笔名撰写的《我们向谁控诉》去年在香港出版,该书的副标题是《湖北省钟祥市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纪录了数千航运公司职工几十年含辛茹苦积累起来的家当,前几年则被权贵阶层以“潜规则”瓜分后起来维权的经历。另外,周远志还以曾仁全、楚一杵的笔名在网络上发表了很多针砭时弊的文章。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负责人、旅居瑞典的张钰告诉本台说,周远志这次被关十多天就被释放回家,主要原因是他给公安的解释令他们感到比较满意:

“上回按照他的解释就是说,他的解释大致能够被他们接受。一个是他们要问他一些情况,他就跟他们说了。另外一个就是,关于他文章里面歪曲了事实或者什么之类的问题,可能他也部分承认他没有详细调查,但大部分他是说他没有煽动的意思。里面有些用词用得很厉害,是编辑动的。最近一次那个标题叫做《胡温政权黔驴技穷》,五月号《争鸣》上的,他说:确实不是我加的。”

不过,张钰和赵达功都认为,在奥运会召开之前,中国政府也许不愿意抓捕更多人以言治罪,招致国际社会更多的批评。周远志被公安带走后,美国笔会、加拿大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发表联合声明对周远志被抓感到不安。

张钰分析说,最近几年中国政府抓捕自由作家的人数已经减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言路有所放宽,因为政府开始用不同的手法让持不同政见的人士封口,那就是抓进去一段时间,放出来后再监视居住:

“当然是一个好事情:放了。但另外一个效果就达到了,起码在半年以内,是不能随便说话的。根据我们做的统计,特别是网络作家的统计,这些年来实际上是抓人越来越少,判刑越来越少。那是不是言论自由改善了?不是的。就是采取这种情况,是让人家自律。谁愿意再进去呢?那他肯定要以后说话就跟原来不一样了。那些稍微激进一点的人,胆子大、敢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按照中国的法律,监视居住最长可达六个月。张钰说,现在释放周远志并不意味着政府今后不会再因同样的原因抓捕他。

今年47岁的周远志曾经是钟祥市城区税务局副局长。1992年他向美国之音投稿被国安截住,然后被撤销官职,并被开除党籍。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