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家形象很像他的足球,也有点像长城

国足队员个个身强体健,四肢发达,头脑也不错,甚至不乏能被英超聘用者。然而凑在一起却怎么也踢不出亚洲。他们对足球远不及对金钱更有研究,赌球成风,不断曝露出涉嫌黑球、黑哨、黑金的球员、裁判、官员,成为新闻的一个热点,相声小品的笑料。钱多,荷尔蒙也多,又缺乏教养,终日穷奢极欲。
201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长城,至今都有人为她骄傲。用一道墙来抵挡外族入侵,确实有点迂腐和一相情愿。事实上,这道墙也从来没有体现过这一伟大的功能。游牧入侵者还是轻易越过这东方的马奇诺两次奴役了大汉民族。如今的长城只剩下几处残段,作为展示祖先骄傲的景观,一如诗歌和史书。

    中国的军力也如他的经济空前强大了。强大到敢于向美日叫板,派出远洋舰队耀武扬威,却也会向区区4个索马里海盗乖乖地支付几百万美元赎金。

    长城式的思维也严重束缚了这个民族,使他保守而自负,狂妄而怯懦,静止而满足。尤其是当他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而成为世界老二时,恨不得叫全世界百鸟朝凤似的前来学习他的“中国模式”。

    还有许多看不见的长城,像地理的长城一样把人的社会分隔开。城市和农村,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干部和工人,工人和农民工,公务员和老百姓,官员和屁民......
    
  当今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国内人均收入却排名世界一百多位。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却与49个国家签署了免债议定书,免除到期债务374笔,并将继续免除13个国家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而2008年,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2009年,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大约中国人血液中压抑了千年的汉唐雄风开始萌动。天朝不比当年了。

    在这个国家,占人口0.4%的特种公民掌握着占总量70%的财富,当然还有权利。卫星和宇航员都上了天,人均受教育程度却不足7年。政府在国外一掷千金,许多农民工为了讨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点血汗钱,却要下跪、跳楼、爬塔吊、自焚......甚至被追杀。他每年死于矿难的人,大于全世界矿难死亡的总和。

    他60年来,数次把农民(当年他革命的基本力量)逼到赤贫,他的经济奇迹,靠的是敲骨吸髓压榨工人农民,涸泽而渔式的破坏环境,出卖资源,出口低级薄利的简单商品,滥发钞票制造通胀......他的冤民、访民之多是典型的中国特色,一边花大力气打压访民,一边制造更多的冤民、访民。

    有政府做后台的强盗式拆迁,抢地,是另一幅中国特色的风景画。
    对外是国家资本主义,对内是权贵(封建)资本主义。

    这里的人民,由于穷得太厉害。穷得时间太长,富得又太仓促,早已将灵魂交付魔鬼。每个人都在不择手段地捞钱,假奶粉,地沟油,假疫苗,毒大米,假药,假学历,假学位,豆腐渣工程,假官员(因为乌纱帽是买来的)......

    国人追求腐化堕落的生活,满足于自我生理感官需求,他们的文化建立在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之中:麻将、赌博、色情、食欲、贪欲、色欲无不渗透在他们生活和文化中。赤贫和政治斗争使他们或麻木,或穷奢极欲。当今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如此精神萎靡和堕落的民族了。

    神都不信,还信什么法律,道德这些由凡人弄出来的东西。人们没有罪恶感,羞耻心,从不忏悔,没有同情心,极端的自私自利。

    文章结束时,忽然想到这个国家还有点像那个古老的太极图:一半黑一半白,白中有黑,黑中有白,绞绕在一起。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