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 习近平的权力路(13):腐败反腐两兄弟

2020-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AFP)
习近平(AFP)

“世界上没一个政党像我们党这样高度重视反腐败斗争。”这是中共中央纪律监察委员会研究室主任李雪勤,2012年08月22日接受他们党的喉舌新华网记者专访时说的。 (注:中纪委官员:腐败和反腐败当前正处于相持阶段/人民网)。事实证明,这是49年后中国当局无量谎言中罕见的一句非谎言。

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这次我们谈谈习近平登基后最大政绩也是败绩之一:反腐败。

自习近平登上中共权力顶级发动反腐败运动,截至今年七月,已经有近280万地方到中央各级官员遭到整肃。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据中国中央纪委会公布的统计数据,习近平上台头五年,2013年到2017年间,从中央到地方超过135万 官员被消官。其中基层官员134.3万人,这其中农村党干部64万人。而在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中的31个省市,遭整肃的处级官员接近万名。(注:“习近平大整肃 上台5年拔官135万多人”/自由时报

2018年,新华网报到,遭到中共纪检机关处分的官员有62.1万人,其中包括51名省部级及以上干部。(注:“2018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62.1万人包括51名省部级及以上干部”/新华网

2019年,新华网报到,遭到处分的官员有58.7万人,其中包括41名省部级干部。(注: “2019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58.7万人 包括41名省部级干部”/新华网

2020年上半年,虽然举国新冠疫情弥漫,半个中国水灾没顶,经济停滞、闭关锁国、行政管理几乎停摆,据中国新新闻网报道,依然有24万中共干部遭全国纪检机关查处,其中包括13名省部级干部。 (注:“今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24万人 包括13名省部级干部”/中国新闻网

根据这个进度和年平均整肃的数量,到今年(2020)底将至少会再有20万官员落马,使得倒在习近平手下的官员总数超过300万。

如此整治力度和规模在中共党史上开了先河。其整治的心术公开见诸报端,闻之悚然。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2020年7月2日发文,使用的语言几近恐吓:“把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作为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方略,……使广大党员、干部因敬畏而'不敢',因制度而'不能',因觉悟而'不想',持续推进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的具体实践。”(注:“上半年反腐数据释放信号'三不'一体理念思路不断深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三个排比句中最具威慑力的是第一个:“因敬畏而不敢”。敬畏什么?没说。

中国是唯物主义无神论国家,肯定无缘敬畏鬼神;中国自五四到文革自我阉割文化传统经年,也不会敬畏儒家孔子;中国废弃了掌持刑宪典章以肃正朝廷的御史监察传统,那些翦除豪蠹而振纲纪的史官已成前尘影事,敬畏无门;中国易帜七十多年来尚未出现现代独立的法治机制,法律毫无尊严可供敬畏。剩下可以敬畏也必须敬畏的只有独裁淫威、强权意志、烂法酷刑、威逼利诱、彼此出卖、诱饵钓鱼、身败名裂、九族株连。

其实说者有意,听着有心,妙就妙在言而不明,彼此心照不宣。这是一把不必明说而隐形存在的达摩克里斯剑,高悬于众官员头上,针对腐败,可收恐吓之功。至于后两句,因制度而不能腐败,因觉悟而不想腐败,在中国政治文明、司法独立之前,基本是自娱自乐的空谈。

八年反腐,近三百万官员路绝官场,可比八年抗战,三百万国军将士战死疆域。八年国军的抗战,喋血沙场,迎来侵略军缴械投降,炮火硝烟散去,民族国家独立;八年中共的反腐惩一戒百,似应仕宦皆服、改行自新,收国家清廉之效。结果如何?

除了作为政绩来统计并一再公布的被整肃的官员的数量,官阶和的级别,关于清廉或腐败的程度,例如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个人财产情况、社会财富被权力阶层所占有的比重等情况等,均未见公布。四海内外、帝国南北,呼声持续不断,依然不见类似数据出笼。

能够依凭的只有国际社会的相关资讯及其结论。 2018年,习近平倾力整肃腐败第六年,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公布当年全球国家“清廉指数” (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CPI) 。 这个指数的排名表显示,中国清廉程度比之从前,无任何好转。

不仅无好转,反而更加恶劣。这一年,中国清廉排名从上年的第七十七位下降到第八十七位。比较一下中国的近邻和远邦:香港这一年清廉程度排位第十四名,日本排位第十八名,(注:RFA2019年1月29日“透明国际“清廉指数:中国排名下跌”

台湾第二十六名,美国,第二十五名,均远远高于中国。 2018年度国际透明“清廉指数”在对亚洲国家的评估中指出:“中国和越南变得更腐败……”。

揆度既往,习近平2012年末在中共十八大发动党内反腐攻势一年之后,2013年,中国腐败程度反而愈加严重,清廉指数下降4分。

总体而言,习近平反腐八年,中国清廉程度得分始终徘徊在39到41分之间,排名则停滞在八十名上下,几无变化。(注: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CPI)/ Wikipedia

须知,习近平尚在边缘地区省份的福州市任职的1993年,中共就发动了反腐运动,称作“轰轰烈烈的特殊战斗”。这个战斗轰轰烈烈地特殊了20年之后,中央纪委研究室主任李学勤总结反腐成绩说:“腐败和反腐败当前正处于相持阶段”,他分析并预言:“我国的腐败问题正处于从有所遏制向全面遏制转变的重要阶段、从易发多发期向稳定可控期转变的关键阶段。”(注:“中纪委官员:腐败和反腐败当前正处于相持阶段”/人民网 )。

他说这番话的时间是2012年8月,近平登基前三个月,恰好为早已内定为王储的习近平上台后惩腐的辉煌功绩做铺衬。结果没铺衬好,八年过去,腐败和反腐败两兄弟依然手拉手、肩并肩,“相持”不下。

遑论另有专家指出,鉴于中国言论管制和相关信息严重黑幕化,国际清廉指数不足以说明中国清廉或腐败的真实情况。所谓“相持”不过是“无效”的代词罢了。

中国自1993年8月展开反腐败斗争至今28年,强调反腐败的中共中央全会从十四大开到十五大、十六大,开过十七大、十八大,迄今开到十九大;历任国家主席从江泽民换成胡锦祷,再换到习近平;国务院总理从李鹏到朱镕基、到温家宝,再到李克强,无论中共全会开过多少大,无论谁上台、谁治理,无论怎样咬牙切齿、如何折腾,人们只见官员四处落马,不见腐败减弱。再愚蠢的人也能正确地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反腐无效?

其实这是一个老生常谈,早有答案。答案不深奥,也不神秘,乃是文明世界人类所共知的常识: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或结构性腐败:一党独大独专独行,立法司法依附于权力,党国自己制定法律、自己颁布法律、自己执行法律、自己解释法律、还经常根据自己的需要自己修订法律,法律包括法规是党国的奴仆,使用随心所欲,更替没有规律,处置变换无常。

说到中国司法变幻无常,前不久,针对中国大陆文化界出版界人士耿潇男,因公开声援近年遭受政治迫害的各界异议人士,竟以“涉嫌非法经营”为由被拘捕,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中国法律专家、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高级研究员孔杰荣(柯恩Jerome Alan Cohen)9月15日在《美国外交》(The Diplomat)杂志发表文章,针对中国刑法法规,从拘捕、关押到审判、判决等一系列程序中各个具体环节及其相互之间的模糊性、量刑尺度的不确定性,执行的随意性等,一口气提出二十二个疑问,指出:“在持续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的情况下,我们依然不知北京如何给受害者定罪、何时定罪和拘留的类型。”

中国老百姓形容那些捉摸不定的事物是“王八的脉,摸不着”。孔杰荣教授此文,题如其问,叫做“中国的罪与罚变幻莫测”,其中的二十二个问题是文章的主旨,构成文章的主体,占去文章大半篇幅。这位美国知名的中国法学专家,针对一个个案,产生诸多质疑,正是中国司法在政治专权环境中下嫁权力,沦为侍役而丧失监督功能这一事实,在国际法学界引发的必然反应。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下次这个节目,习近平的权力路,我们检视习近平治下,中国官员腐败由普遍化转为“道义”化的当代奇观,探查习近平反腐败的方式和目的,并根据中国官员的相关数据,提供一个简单有效的反腐败的方式。我是北明,下次再见。

北明推特:https://twitter.com/BeiMingRFA
北明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BeiMing2013
北明华盛顿手记: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huashengdunshouji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