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 只是凋零

2015-08-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陕西八个县的退伍老兵3月16日在省政府门前静坐。(志愿者提供/丁小)
图片:陕西八个县的退伍老兵3月16日在省政府门前静坐。(志愿者提供/丁小)
Photo: RFA

几天之后的9月3日,是二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和预期为数不多的几位国家元首,以及一些依然健在的以八路军新四军为主体的抗日老兵,在天安门城楼上大阅兵。

 

紧接着8.12天津大爆炸以及中国股市两个多月来接踵而至的第二次股灾之后,这一“耀武扬威”,进一步加深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度和解析度。

 

本台普通话新闻8月24日报道《两百参战老兵往广州请愿遭扣押》,摘要如下:

广东省阳江市约七百名“两参”老兵上周三及周四到市政府请愿,遭到当局镇压后,引发各地数千名退伍军人前往声援。本周日(8月23日),近两百名老兵由阳江转往广州,打算向广东省政府讨要说法,遭到广州政府方人员拦截后扣押。目前,大部分人被控制,老兵维权代表被限制自由,部分人已被遣返居住地…其中有约两百人…被限制人身自由。

网络介绍:「兩參」的意思是曾為國參加戰爭或核武試驗的退伍军人(其中包括国民党部队抗战军人)。

 

《不同的声音》本周尝试联系几位目前依然在世的国军黄埔系抗日老兵,竟然因此扯出与本台以上新闻不谋而合的新闻现象——这些清一色90岁以上,平日里乏人问津的国军“两参”老兵的手机,抑或座机,出现了少见的“拨号限制”异常。

 

好不容易拨通了其中的一位蓝显宗老先生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他的儿子蓝海龙,记者在上周早早与他预约了现在的采访。

 

《关爱抗战老兵网》的“老兵档案”内蒙古001蓝显宗(乌海市)记载:

姓名:蓝显宗 出生时间:农历1921.10.12…住址:内蒙古乌海市海勃湾区公园南路浪潮物流对面粮站住宅楼后面。部队番号及学历::国民革命军第94军121师363团1营3连连长…黄埔军校19期2总队辎重大队毕业。身体状况…视力、听力、思维、灵敏度都可。右腿膝关节坏死,不能直立行走。家庭情况:老伴不在,老人与大儿子在一起居住。从军经历:1942年参加青年军,后考入成都陆军军官学校暨黄埔军校19期2总队辎重大队,1945年4月14日毕业,连夜赶赴湖南前线94军121师363团1营3连报到,参加抗战,光复湖南、广西、桂林。后从柳州乘飞机去上海受降。后部队又驻防北京西直门…随部队起义…1949年后在华北军政大学学习,1951年考入绥远省粮食部工作暨内蒙古粮食厅,后逐步下放到达拉特旗树林召公社劳动。58年到伊克昭盟海勃湾粮食局工作,至1996年退休。据蓝显宗本人回忆文章称:满门忠烈——“一家八人毕业于黄埔军校-在不同的战场上参加抗日。叔叔:蓝光杰 中央军校第六期交通科毕业,中央航校一期毕业,驻浙江曹娥空军基地,后移驻四川省三台空军基地,参加8.13淞沪、武汉、成都、重庆等对日空战;叔叔:蓝其畅 中央军校第六期交通科毕业,留校任黄埔军校教官,至抗战胜利;大哥:蓝琨祥 中央军校军官班毕业,中央军事委员会战干团毕业,在新四军某部任团级指导员,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二哥:蓝珙祥 中央军校汉中分校十六期毕业,在国民革命军第73师任职,在河南等地抗战;三哥:蓝增祥 中央军校成都本校第十六期二总队步兵科毕业,曾在宪兵司令部任职,在湖南等地抗战,现定居台湾;弟弟:蓝天华 中央军校第十九期二总队炮兵科毕业,分别在青年军第207师、第98军117师任排、连长,参加云南滇西反攻战;弟弟:蓝天翔 中央军校第十九期二总队辎重兵科毕业,在汽车运输团任职,参加“湘西会战”,后参加抗美援朝。在辽宁省辽阳市燃料公司退休……

国军尚存的黄埔抗日老兵,绝大多数均为90岁以上的老寿星,虽健在,但记忆力,表达能力等等均差强人意,其后人通常也不太愿意老人直接接受记者的提问,以避免很可能出现的回忆,阐述,交流的尴尬。蓝显宗一家,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进入《不同的声音》与黄埔抗日老兵蓝显宗之子蓝海龙的对话。

 

MIDWAY:民间社会积极抢救中为数寥寥的大陆依然在世的国军抗日老兵,他们中华人民共和国66年人生经历,充满着坎坷,甚至是不堪回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章披露和揭示出他们中绝大多数令人震惊的苦难和困顿。《半月谈 》杂志2014年8月15日刊出标题为《部分抗战老兵现状:身背“国军”骂名至今抬不起头》的文章——

抗战老兵去世的速度非常快。老兵们的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据龙越慈善基金会统计,去年去世比例大概在10%,今年有可能是15%。据估算,全国每天有近10位老兵去世…河南省滑县老店镇齐寨村,抗战老兵齐修体坐在床沿,照顾相濡以沫的病妻、比自己小10岁的任秀英。河南省滑县老店镇齐寨村,93岁的抗战老兵齐修体弓腰驼背,手拄木棍拐杖,肩扛一编织袋“战利品”——拾荒得来的饮料瓶、垃圾品,举步维艰,走到家中,并把捡来的“宝贝”放到屋里。老人说:进入夏季,一天可以捡到20多个饮料瓶。当我们看到这位老兵时,心中的感触难以描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当年叱咤风云战疆场,一腔热血打鬼子的国民革命军195师那个年方十六、当兵只为打“小日本”的穷孩子齐修体,到了风烛残年的今天,竟然如此贫寒、困窘、家徒四壁…老人所在的村子叫齐寨村,是河南省滑县老店镇最偏远的一个村。1938年4月,16岁的齐修体到中国国民革命军195师服役。在开封、江苏一带与日本鬼子打过很多恶仗。6月30日下午,在当地志愿者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这位抗战老兵的家。病床上,躺着清瘦如柴、现年83岁的老伴任秀英。据老人的闺女齐爱见讲,父亲一共当了三年兵。但老人年事已高,脑子有些糊涂,很多情况已表述不清了,好多打仗故事都是母亲以前讲给他们的。上世纪80年代初,老人在外地漂泊了十几年才回到了齐寨老家。如今老两口已失去了劳动能力,承包到户的责任田只好租给邻居耕种,每年只有300斤小麦100斤玉米做口粮,又回到了半饥半饱的日子。因为自己身负“国民党、杂牌军”的“罪名”,直到今日老人还是不敢承认自己是国军老兵。如今93岁 的老人在村子里“还是抬不起头”,甚至遭人背后“说三道四”…老兵们不仅是历史、细节和故事,更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经历了种种坎 坷、磨难,这对他们每一个人而言,都是百味错杂,甘苦自知。今天哪怕最“年轻”的抗战老兵,都已是耄耋老人,记住他们,不仅要承认他们的抗战历史功绩,更 应给予其应有的待遇和照顾。关注抗战老兵,尤其是国民党抗战老兵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共识…在北京,健在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约30余人,他们都享受正常的社保、低保等政策,三分之一的老人身体状况不好。从去年“七七”到现在,一年之中已经有3位 老兵先后离世…在我国,关爱抗战老兵的主力是志愿者。他们中有孙春龙这样的曾经的媒体人,有收入不菲、充满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也有无固定收入的学生,他 们中有曾亲历战争的老人,也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我们能付出金钱、时间和情感,但没有能力给予他们荣誉”“其实不能说他们是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他们的称 号应该是‘国民革命军’抗战老兵。”…尊重历史,首先铭记历史、还原历史;善待国民党抗战老兵,首先尊重他们抗战的事实。从1937年到现在已过去77年,老兵们最年轻的也有87岁,最大的已超过100岁。这些老兵普遍年事已高,生活困难,如果再不及时伸出援手,他们或将在孤独痛苦中离去…每个抗日男儿都是英雄。记住国耻国难,记住抗战的惨烈,也记住英雄的血泪。今天,我们国家日趋富强,让每个健在的老兵都有安稳的晚年,是不容推卸的道义和责任。(综合新华社、人民日报、新京报、中新网、现代快报等报道)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下属人民网强国社区2013年4月11日首发署名风青杨的文章——《请善待被遗忘的国民党抗战老兵》

据统计直到今天(2013年),国军抗战将士在全国已不足2000人 了。这些曾为国奋战且还活着的英雄们,也许更值得我们关注,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欠他们一份致敬!如今也许是中国人善待英雄最后的机会了…如今流行于电视电影 中的那些疯狂的国产抗日剧,歪曲历史的程度几乎快要拍成童话故事了。许多观众和包括抗战老兵说“八年打死的鬼子还没一部电视剧打死的多”。因“手撕鬼子” 的情节广受争议的《抗日奇侠》却在多地成为收视冠军…几十年来关于如何看待正面战场,如何对待国民党抗日将士,歪曲它的最好办法便是只讲一面…一代抗战老 兵,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是为祖国而抗日的,其英勇事迹可歌可泣,后人永世不能忘记。但是,同样是抗战,他们的地位和待遇与其它士兵相比却是“一个 天上一个地下”…其绝大多数在后来的岁月里命运多舛,饱受人间羞辱,遭遇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他们在刚刚解放时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枪决不少人。还 活着的,少校以上军衔的是“历史反革命罪”入狱,少校以下军衔的一般按照“现行反革命罪”在当地,由革命群众监督劳动。一直延续到1979年才摘掉“反革命、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反动军官、妄想复辟资本主义…”等帽子。歧视长达30年 之久,并且,殃及自己子女的命运…可以说是:“一生倒霉。”其它人后来还有“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而国军抗战将士一生无望…留在大陆的国民党抗战老兵… 大多在贫病交加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很多人最大的愿望是获得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章。即便同样是国军的台湾抗日老兵,也有“终生俸”,最 少的每月也有6万台币,约人民币15000元, 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优厚待遇。台湾省实施的“终生俸制度”,可以一次领取,也可每月领取。一次性领完的人,还可以每月领取“生活费”…中国国军抗战英雄在 大陆的凄惨和不公平遭遇,是中国现代史上沉重的一页…因为他们是“国军,”因为他们为之捍卫的是中华民国,所以,他们打鬼子的功劳只能被尘封在看不见的历 史深处,他们的悲壮、也是中国的悲壮也从未出现在激励后人的教科书中…然而更可悲的是:今天,无数中国人之间仍然延续着仇恨;博物馆里面没有他们,历史里 没有他们,文学艺术他们还不是正面形象、影视剧里他们还是被消灭的对象、教科书里他们还是罄竹难书的敌人、他们还代表着罪恶……这些被仇恨的对象已经垂垂 老矣,也许再过几年,我们连这些具体的仇恨对象都没有了。在西方,无论政治派别为谁,只要是参加过二战的老兵都受到极大尊崇,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充实的养老 金,在美国军人和国家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因此,他们要把“阵亡的将士从战场上抢回来”。仅此,足以见得国家和士兵的关系。即使是在日本,那些昔日的侵略 者也极大地享受着天皇的恩宠,不仅如此,这些人的姓名几乎全部在靖国神社内…而唯独中国的国军将士受到冷落。他们之中几乎没有人得到抗日战争胜利证章,没 有人有战争抚恤金、伤残补助…如今,他们绝大多数生存在乡村或城镇某个角落…历史演进到今天,那些仅存的“国军”抗战老兵,带着遍体鳞伤,就像犯了弥天大 罪,蜷缩在共和国无人问津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地消噬着风烛残年……

百度“黄埔贴吧”中的一条帖子和回复,成为我们这档节目下半部分的内容——

“石俊德!你是原籍陕西扶风吗?7分校19期12总队通信大队一队学生?如果是的话,请将电话,或电子邮件(地址)告诉我!,和我联系。 (北京同学)”

“你好!我爷爷是石俊德,与你所说一切相符。我的电话是…爷爷在家。”

国军默默无名的抗日将士石俊德的孙辈,网名“凤协鸾合”的90后,进入我们的节目。

美国二战英雄,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的一句不朽名言,是我们这档节目的大标题——老兵不死,只是凋零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