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充滿着激情又弥漫著迷茫的日子”:六四26周年祭 II 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 上集

2015-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竖立在六四纪念馆的民主女神像。 (六四纪念馆脸书)
图片: 竖立在六四纪念馆的民主女神像。 (六四纪念馆脸书)

对89六四学运的秋后算账,或许起始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开杀戒的前夜——1989年6月3日。这一天,对当年45岁的女记者《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的绑架,打响了后天安门时代大抓捕的第一枪。

此后的数十年中,无法一一统计的各阶层民众,因形形色色相关于6.4的欲加之罪,被抄家,被欺凌,被拘捕,被枪决……或监控失踪,或奴颜背叛,或重刑羁狱,或亡命海外。

“六四大屠杀和随后进行的大抓捕、大清查,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六四受害者,他们是:倒在血泊中的六四死难者、身中枪弹的六四伤残者、六四死难者和重殘者家属、被判刑或劳教的六四良心犯及受到其它政治迫害的六四人士。”(江棋生语)

然而,正如本集受访者郭宝胜牧师所说的:“在肃杀阴冷的气氛中,仍有一些人在执着地探索,不屈地抗争。”无所畏惧地尝试着“重新燃起我们的热情”……

继上周人大哲学系硕士廖家安后,另一位六四囚徒走进我们的六四26周年祭系列回忆之中——他是廖家安的同系学弟郭宝胜。

互联网上唐人百科介绍——郭宝胜,著名作家、时政评论家、华人教会牧师。笔名曼德、孟渊沛、柳江河等…1972年生,中国青海省人。1990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后积极参与民主运动,并与同在哲学系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蒋培坤先生多次来往,进行六四之后的民主运动。是1989年六四后北京高校学运的主要参与者和组织者。1993年到深圳从事工人维权运动。1994年被中国当局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刑3年零6个月。在1996、1997年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多次提到其名字。出狱后成为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2008年11月借到美国读神学院机会逃离中国。到美国后积极参与海外民主运动,并在美国、台湾等各地刊物、网站发表文章…曾在大陆出版《天职》、《新职业观》,在香港出版演讲光盘《信仰与经济》,在美国出版《荣耀职场》《羔羊必胜——基督教视野下的中国教会、社会和政治》《拆不毁的十字架》等书。其演讲、书籍对中国宗教自由和中国政治、经济等领域的文化基督化作出了有益的推进。

让我们继续《不同的声音》—这充滿着激情又弥漫著迷茫的日子”— 六四26周年祭之二: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

在这里摘要朗读卷首提及的90级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学子王俊最近在网络博客贴出的一篇文章——《灰灰的人大  暖暖的三观》:

进入人大后,因为现实的幻灭,我开始灰色的挣扎与痛苦的自省。还记得刚入学时,我到人大西门外万泉河边一个小区里拜访了家乡在京的一个名人,他是当年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办公室即俗称九号院的几学子之一。他在小屋席地而坐…跟我大谈中国士大夫精神,最后送给我一套他们编的百年回眸文化丛书。那种身居斗室、胸怀天下的气概,深深影响了我。多年以后…有了很多关于他的传说,但我永远感激他当年对一个青年学子的无意点拨,感激他在我心田种下的理想与激情。另一个对我影响较大的就是同学郭宝胜。他热衷革命活动,红扑扑的高原脸上总是挂着对未来的无限神往。我跟在他屁股后边,跑北大,赶夜会,看他到一个又一个宿舍唾液飞溅…他那种为着理想狂热燃烧的激情与投入,深深地打动了我。理想易碎…多年以后,我慢慢理解,无论阿宝还是九号院学子,他们身上那种超越现实的理想和激情,恰恰才是人之为人最可贵的东西。我很幸运,在人大这个宽容的环境里,成长出了这种可贵的力量。今天,我们到处讲中国梦,理想似乎有点滥情…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这拔70年代人,生于纯真的理想时代,长于温情的商品时代,踏入社会正赶上中国史无前例的疯狂金钱时代。20年过去,我们在各自的人生坐标上回忆大学生活,或高兴或悲伤,或喜悦或迷茫。我相信,在那些群外或者群里潜水的沉默中间,也有很多同学经历了跟我一样灰色甚至更加黑暗的大学时代。那是探索,那是迷茫,那是真实的镌刻或者创伤…在轰隆隆的金钱战车碾过后,我们拥有色彩斑斓的经历,却也多了残缺蒙尘的心灵…这是另一段灰色的人生之旅。希望我们大学时代播下的种子,能够帮我们获得更加温暖的未来。祝福自己。祝福所有90人大同学。祝福我们这个时代与我们尚未泯灭的希望与未来。

与郭宝胜牧师的六四后回忆分两集播出,下周继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