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国称国足欲击败德国巴西将培养3000万足球儿童

2016-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近日中共官媒集中宣传〝资深体育爱好者〞习近平的体育政治。习近平在多次外访时搞起了〝足球外交〞。图为2012年2月19日在出访爱尔兰的习近平在出席盖尔式足球和曲棍球展览时试踢盖尔式足球。(AFP)
近日中共官媒集中宣传〝资深体育爱好者〞习近平的体育政治。习近平在多次外访时搞起了〝足球外交〞。图为2012年2月19日在出访爱尔兰的习近平在出席盖尔式足球和曲棍球展览时试踢盖尔式足球。(AFP)

10月中旬,在中国采煤城市太原的第五实验小学,红毯已经铺就。身穿粉色和白色服装的女生们站在学校入口,其他学生在校内坐得整整齐齐的,等待贵宾的到来。

看到该市教育局局长和其他当地重要人物坐在台上,摄像机摇来摇去,你可能认为要来的是外国领导人,但实际上,要来的嘉宾是55岁的汤姆•拜尔,来自纽约的足球教练。

据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称,拜尔开始了对中国32个城市多所学校的巡访,这是中国足球计划的一部分:利用全球最受欢迎的运动扩大中国软实力。该计划的目标是在未来4年培养3000万名足球儿童,到2050年打造一支能打败巴西、阿根廷和德国等队的国家队。

报道称,拜尔在日本是很出名的人物,他改变了当地足球状况,使日本从足球界的无名小卒成长为打破纪录的四届亚洲杯冠军。

拜尔对中国足球表示乐观。他说:“中国是全球唯一有足球政策的政府。这些目标是否能够实现?我认为可以。中国队并非差劲到以8比0或6比0输掉比赛。”

彭博新闻社的报道还援引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安德鲁•内森的话说:“中国领导人承诺让中国队成为伟大的球队。在体育运动中获胜不会是很快很容易的过程,但是对于像中国这样人口规模的国家以及有各种资源的政府来说,实现这个目标比实现其他一些更大的目标会更快。”

中国政府计划到2020年前拥有7万多块足球场,并从海外聘请教练执教。

就中国将培养三千万足球儿童,到2050年击败巴西德国的宏大足球计划,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这让我想起两句话,一是吹牛不需上税,二是拔苗助长。中国的官员是短期任命制,也不会有来自民主,公民和新闻媒体的问责,所以怎么说都行。”

胡星斗教授表示,从经济学角度来说,任何政策都是无效的,或者短期看起来有效,长期却是无效的,甚至有害。当然对体育,政府适当支持是可以的,但不能拔苗助长。

胡教授说,中国目前最主要的不是要培养3000万足球儿童,而是强壮他们的身体。目前中国儿童身体状况不但无法与欧美比,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儿童身体素质相比都相差很大,比如日本和韩国。胡教授说,中国的城市儿童娇生惯养,农村儿童许多营养不良。希望政府花更多的钱在儿童身上,不仅在学习方面培养,而且要有健康的体魄。政府的体育和医疗卫生资金都应当向这方面倾斜,这才是对中国的未来负责,而不是为了短期的政绩和轰动效应。

具体来说,胡教授希望中国扩大体育设施。他说,中国现在人均体育设施比日本落后几十倍。中国建的各种体育馆场基本不是面对民众,而是争夺奥运的体育健将。这种状况要改变,向民众开放,并大力兴建体育设施。

北京教师刘天义对此有同感,他认为中国现在所谓宏大的足球计划就是忽悠人,和软实力没有关系,倒是有些人在利用这个去讨好习大大,因为习大大比较喜欢足球。他说,足球是中国的弱项,现在利用足球劣势去兴起一个活动,象征意义多。

刘天义老师说:“习大大上位以后把足球引到学校,每个学校都有足球队,这些都是媚上的表现。如北京大剧院的兴建,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当时的圣上比较喜欢文艺,所以花了27亿搞。现在圣上比较喜欢足球,所以在足球上做文章。对是否能实实在在发展足球,我是打问号的。如果习大大喜欢排球的话,以后学校也会开排球课。问题在于中国的体制问题和文化问题。”

刘天义老师认为,中国足球落后有综合原因,与体制文化息息相关,因此要从各方面改革,尤其是制度改革。中国的这种教育体制,是对儿童身心的摧残,学生没有自主性,没有良好的身体,综合能力下降导致了在足球方面所体现的现象,就是配合能力,灵活度和身体素质普遍不如自由国家。

目前旅居德国的独立评论人士史明先生也就此发表了他的看法。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说到足球这个事情,首先,中国的运动项目向来不问老百姓是否感兴趣,特别是和竞技有关系的项目。与竞技有关系的项目,向来是国家压倒一切,老百姓感不感兴趣,不重要。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足球计划。他说:“打乒乓球我们也没有全国动员,说要做乒乓球大国,现在中国运动员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每次都是中国人自己跟自己打。但这个事实已经无人提起。”

史明先生接着以足球大国德国为例说,在德国,就是希特勒这样的政府都没有动员过,说要把自己办成一个足球大国。他说,德国的足球是从德国工业化初期开始,在工人聚集区自动变成一种准宗教式的疯狂。巴西的足球是街道儿童踢起来的,穷人区,没事干,百无聊赖就踢球。再举埃塞俄比亚的长跑运动员,都是小时候不跑不行而跑出来的。

史明先生说:“这些因素,包括个人感兴趣,个人的极强的动力,就会产生体育项目和优异的成绩,而这不在中国领导层的视野之中,所以我们才会有这种令人奇怪的项目。比如说我们要培养几千万足球儿童,但他要是不感兴趣的话,再多也不行。”


其次,史明先生谈到群众体育运动和竞技体育运动之间的关系,他说,过去毛泽东时代讲群众性体育运动,是为了打仗和生存,不是拿来为国争光的。现在由于中国经济实力的发展,现在中国领导层最梦寐以求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我们不需要身体太好,只要在国际上有可以服众的体育项目,再加上GDP,我们就可以震慑四方,还是一种大国心态的作祟。无论提倡群众还是竞技体育运动,出发点都不是老百姓。

史明先生认为,中国国民体育运动上不上得去都是祸。比如乒乓球打得好,我们也没有因此而看到中国软实力的提高;我们前几届奥运会拿了不少奖牌,国际上说我们好的人增加了吗?没有。为什么?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中国国家意志的体现,不是国民意识的体现。

关于聘请外国教练,史明先生说,其实最早来中国的是德国教练,德国教练当时就认识到,中国的运动员只看钱,只看竞技成绩,没有享受体育的乐趣和快感,上场踢进去一个球就是几十万到手了。运动员脑子里都是这些,谁教练也不行。之后中国又请了法国和前南斯拉夫的教练,都不管用,不是洋和尚就一定会念经。中国女排教练袁伟民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史明先生说,中国的国家意识加上崇洋媚外,加在一起就非常奇怪。不解决体制问题,什么和尚来也不行。

史明先生说,他2014年去巴西出差,住在世界足球锦标赛的营地,与德国队有交流。他说,德国足球不象巴西足球,也不象葡萄牙足球,或拉丁足球,强调球星;德国足球强调整体意识,并将其融化在每一个人的血液里面。德国人的这种团队精神从娃娃开始就已经训练成了,培养的是人互相彼此的信任。

而在中国社会,史明先生认为,是彼此谁也不信谁,老百姓不信任政府,老百姓彼此也不信任,有的人还专门捡熟人坑,因为这个社会畸形厉害,心理破败得厉害。他说:“你把德国的秘诀买到中国,你能建立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默契和信任吗?不可能。我上去就没你的事了,有我一口就少你一口,都是这样的心理。因此我觉得,拿德国足球的精神来说,基本的素质是建立在人与人基本信任上的训练方法,不是请洋和尚或把外国球星买到一块就可以踢赢。不一定是这样。德国队是把信任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中国人都不傻,但是这种底蕴我们中国没有。我们中国从什么地方下手呢?我们先从海量开始,搞人民战争,弄几千万人,烧多少钱,最后请洋和尚,我就不信它不行!可它就是不行!为什么?因为第一不是个人的意志,第二不是本土的文化,第三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现在值得一问的是,中国为什么要在足球上这样下狠心?史明先生说,以往虽然中国的足球也臭,才输了叙利亚,原来还输过香港。现在为什么这样大兴足球呢?这值得追问几个问题。第一,就是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习近平主席喜欢足球,所以全国就一块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领导人的喜好不能成为全国的先导,但现在就是这样。

第二,史明先生认为中国人是太实际的一个民族,即我在军事上不行我在经济上行,经济上不行还得找一个行的地方,现在就想起足球。这也反证其它方面是不行了。史明先生说:“前些年中国经济发展快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呢?因为用不着,光鲜耀眼的经济成就足够了,什么软实力,老子有的是钱。现在经济有点撑不了这门面了。说的委婉一点,说我们现在经济运行平稳。经济不行了,要找一个替代的佛供着,这就变成了足球。这样的一个政治概念是非常危险的。而且中国2050年的足球计划由发改委制定,而不是体委。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替代的政治项目。”

第三,是什么叫做软实力?史明先生说:“过去讲孔子学院,针灸,太极拳,现在显然不够了。足球既然不是我们民族的体育项目,我们也不用去嫉妒别人,或拿此作为我们的软实力。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你自己的东西不行了。前些年全民一起来少林寺,电影界弄功夫片,现在你看,不但臭了中国人的街,连美国人的街一块臭。当自己民族的东西不被认可时,当自己的人自己的领导也觉得不行的时候,才会有人把足球这个外来的舶来品弄来说这是我们的软实力。这是一个民族非常不自信的一种表现。非洲那么穷的国家,它弄几个长跑运动员,马拉松,光脚跑,就跑死你们几个。那是民族自己有的东西。”

在史明先生看来,中国自己有的东西不少,但拿不出一个来做软实力。为什么?日本的柔道,蒙古的摔跤,那都是软实力。史明先生说,中国的足球计划反映的不是中国人的自信,而是恰恰相反,反映了中国人的自卑,是民族的悲哀。他说,这么大的民族,我们在历史上曾经辉煌。还是中国老祖宗说得好,桃李无言下自成蹊,软实力不是吹出来的。

那么中国这样宏大的足球计划,资金从何而来?彭博新闻社的报道披露,中国决定在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帮助下彻底改革中国足球。

彭博新闻社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在包括大连万达集团王健林和阿里巴巴集团马云等中国最富有的人的带领下,中国企业对体育资产的投入至少为17亿美元,主要投向了足球。五年前,这方面投资基本为零。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向了欧洲俱乐部。

北京教师刘天义老师对此评论说,马云的介入就是资本的介入,资本和权力的捆绑才会有今天所谓3000万足球儿童的现象,极不正常。他说,中国足球好与不好,应该顺其自然,不要捆绑政治和权力,这些人在搞政治投机,是问题本质。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认为,政府与公司合作,如类似GDP的项目来发展体育设施,当然可行。关键是要让这些商业大佬能从体育运动中获益,也就是说,中国还是要形成职业联赛,中国的体育运动要产业化,职业化和市场化,使商业大佬有利可图,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来支持,运动员收益也更大,通过市场机制来激励广大运动员去努力。如果不走市场化,只通过政府推动和行政政策,那是一厢情愿。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