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 如何把握这个度?

2017-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1年级下册)》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1年级下册)》

性教育在中国,已经不陌生了。但是,什么时候对小学生进行性教育,由谁来进行,学校和家长应当在其中起到多大作用, 小学的性教育课程进行到什么程度,学校是否应有统一的教材,小学生的接受程度又如何,家长,学校以及孩子们对性教育又是怎么看的?都引起人们的关注。中国青年报最近发表文章,题目是《小学性教育读本惹怒骂 恐吓式性教育恐吓了谁》

报道说,希希学园是一家专注于儿童性教育的公益组织,自三年前成立起,就开始将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珍爱生命》读本,引入打工子弟学校,但路途并不顺利。不久前,在杭州萧山,因为学校失误,一位小朋友将这本需要老师辅导的《珍爱生命》当作课外读物带回家,在母亲面前大声读出了二年级下册的部分内容:爸爸的阴茎放入妈妈的阴道。母亲随即震惊。杭州这位母亲就此发出微博,很快,书中直白的生殖器示意图和另一则防性侵故事截图被发到网上。随即而来的,是一片怒骂。

针对教材太直白”“下流的质疑,编写《珍爱生命》的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回应称,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

这也正是让希希学园负责人韩雪梅担心的事情。她知道,有小女孩曾反复遭遇父亲性侵,但每次和妈妈哭诉,只会说爸爸打我”“爸爸弄疼我,这样的表述长时间得不到重视。

有家长选择只告诉孩子哪里不能碰,这种做法反而令很多专家担心。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教育专委会委员、深圳性学会会长陶林觉得,孩子是一张白纸,给予规范、严肃的性知识,他们就会以科学的态度面对;遮遮掩掩、一知半解反而勾起好奇,再加上媒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性信息,才可能诱发危险的尝试。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说,前不久,北京同心实验小学的性教育课照常开始。五年级一班班主任卢新晨要开讲月经和遗精。当问到女孩子第二性征最显著的标志是什么?瞬间,十几只小手举起来,腋毛!”“错了,再想想。”“是月经!面对你们谁见过带血的卫生巾的问题,十几个女生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而当卢老师将卫生巾画在黑板上时,后排的一个男生笑着大喊,老师,你这也画得太丑了!”“月经是很正常的,不脏,不恶心,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它?当卢新晨问出这句话时,孩子们整齐地大喊出了:不怕!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援引韩雪梅的话说,我们要帮孩子树立起科学的观念,性的知识和生病、排泄一样,都是正常生理反应,不值得羞耻,这才能帮助他们树立正确三观。北京林业大学副教授、性学家方刚也表示,北师大《珍爱生命》读本在这方面并无不妥。整体上看,是小学阶段最好的性教育读本

不过,有16年性教育经验的教师胡萍老师则指责《珍爱生命》盲目模仿西方,脱离实践,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是隐性性伤害。胡萍老师认为,性教育要讲究优雅审美。《珍爱生命》中出现的插入”“高潮”“性交等词语超越了小学生的认知规律,只会惊吓到他们,直白的生殖器官图片也没有必要。

就如何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我们首先采访到河北教师朱欣欣老师,他认为,对孩子的性教育应该由家长来做比较好:因为学校的标准化教育带来的问题是,不能因人而异。而孩子的精力,个性和天赋都是不一样的,因材施教只能个体进行。集体课程学习只适合一般性的知识。孩子首先是家长自己的孩子,不能都交给国家机器。尤其是象中国这样专制的国家。中国的教育制度已经成为政治工具的一部分,什么都要从小抓起。比如江苏开始从小培养孩子的国安意识,让人想起当年的阶级斗争。很多是未成年人能承担得起的,包括孩子的信仰。学校可以任意宣传无神论,不允许我们基督徒在校园里宣传信仰。不能认由政治机构来对孩子洗脑。具体的性教育,由家庭和父母来教育是最合适的,不应当在课堂上讲,因为这涉及到每一个人的隐私。一定要上,也可以男女生分开上。

朱老师认为, 从内容上来说,除了生理上的教育,首先应当是性道德和性意识保护这方面的教育应当重视起来,比如性隐私不能由陌生人来碰。那么,如果家长受教育水平低又怎么办?朱老师表示:我们可以通过学校教育这个渠道,为父母提供家庭教育的教材,让父母或监护人也学习,来担当和完成这个任务,这样可能更好一些。

当被问到现在中国小学有没有统一的性教育教材呢?朱老师回答说:我知道北京等地有不同的教材,没有统一,有的编得好,有的编得不好,但至少是大家重视起来了,这方面确实需要跟上。现在许多未成年人出现的两性问题,是出于无知,有的甚至是大学生了也很无知,造成对身心的伤害。看似开放,但实际上正确的信息没有让孩子知道。随便打开网络,未成年人很容易碰到色情的东西,但性道德教育缺失。他说,道德的教育更多的还是应当由民间组织介入较好不能仅仅由学校来做。尤其是对中学生大学生,更应当在性道德性观念上有一个基本的道德标准。”

在朱老师看来,现在中国是既缺乏应有的自由,同时又缺乏应有的标准。缺乏自由就是缺乏多种力量和民间组织来参与到教育事业中去,包括性教育上,缺乏多样化。这就造成没有竞争和多方面的介入,正确的东西也很难得到推广和普及。他说:过去认为性知识只是生理上的知识,而没有把性道德考虑进去,怎样来把握两性关系。我们教会最近也在组织开这方面的讲座,教授性道德性知识,包括如何约会,如何相处。主要是年轻人现在问题很多,比如现在很多大学生都是随便开房同居,处女处男还被人耻笑,缺乏基本道德意识。既没有传统的外在约束,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和性病的传播,也缺乏宗教信仰。所以很多中国的年轻人在两性关系上比较混乱。以往两性关系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只要乐意就可以。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及时行乐。这样不仅产生社会问题,对年轻人的身心也造成扭曲。

过去,当孩子们问及父母自己从何而来,父母常常会一言以蔽之,说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朱老师说:象我们这个年龄,过去父母似乎也不知道怎么教育。有时看到性知识小册子就觉得不得了。当时把人体艺术的画册也定为精神污染。所以性知识性道德不仅关系到两性关系,将来对人处理社会问题,也有重要影响。一个人走向社会,会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对性道德性立场有正确的观念和意识,处理起来会好得多。

即使对性教育的具体实践方法见仁见智,大多数性教育工作者都将保证孩子一生安全快乐,不被性问题困扰作为奋斗目标。中国青年报援引支持性教育,但对北师大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持批评态度的教师胡萍的回忆说,她上完课后,有小女孩找到她说,自己家经常和另外一位叔叔出去郊游,这位叔叔会趁父母不在抚摸自己。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被侵犯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女孩想了半天,告诉胡萍,以后郊游,我会一直在妈妈身边,拒绝那位叔叔!胡萍说,看到一个女孩真的成长了,这是最高兴的时刻。

对孩子何时,又如何进行性教育这个棘手问题,我们又采访到广州康宁心理热线心理咨询师詹春云大夫,他表示,性教育这一块的确比较敏感,学校和一些组织也在努力做和倡议,但实际上这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对于性教育该不该教,没有争议,问题是怎样教。詹大夫说:现在孩子性心理和性生理的发育比以前早,学校家长和社会,包括网上资讯等,都可以扮演不同角色发挥作用,帮助孩子认识自己,认识与性有关的知识。很多孩子的心理发育,他的家庭背景和所遭遇的事情,可能各不相同,这里可能有一些普遍规律,另外还需要个性化的指导。两者结合最好。

詹春云大夫认为,现在学校的性教育,缺乏一种科学有效的合理的教材,大家都在摸索,有些尺度大一点,更冒进,这些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对低年级小学生讲性的活动,性高潮,还有性的动作,这是有问题的,会增加孩子困惑。孩子第一可能听不懂,第二可能产生困惑,最重要的是它会过早地唤醒孩子的性意识,这极为有害。导致孩子性心理发育更加提前,或者产生更多的性幻想,甚至会出现手淫,包括内心的一些冲突。

所以,詹大夫说,最重要的是把握好度,即孩子发育到什么阶段需要什么样的知识,要及时给他,使孩子有一种合理认知,这样有利于解开困惑,而不是制造困惑。

当被问到怎样防止在对孩子的性教育过程中过早地唤醒孩子的性意识,詹大夫举例说:你不能说,因为他在网上得到知识或者有色情暴力,因此就要赶在这之前。另外是网络上的规范,比如说不能让孩子有这方面的接触,这也是需要管制的地方,不能为此而提前进行性教育。因为过早觉醒其实对孩子的性心理发育会增加困扰,且容易出现其他一些性和性心理的问题。”

詹大夫表示,其实很多成年以后出现的心理问题,都与幼年经历有关:特别是性心理方面的疾病,其实是与青少年小时所接触的或者遭遇或认识到的某些事情有直接关联,包括同性恋,恋物癖,都有一定成因。我们曾看到大量这样的个案。所以假如在这方面可以做一些工作,就可以及时去消除他的困惑,及时纠正,避免进入误区,对孩子性心理发育成长肯定有很大作用。

詹大夫接着举例说,很多家长会犯类似的错误,比如小时冲凉,父母不懂,和孩子一起冲凉,这都是有问题的:因为孩子小,看了后就会很吃惊,就会有很多联想。因为他受的刺激大,等性心理发育开始萌芽时,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镜头,会产生性变态和性心理问题。所以这里有很多知识是要父母知道,性教育这块不是单方面教孩子,还要教父母。比如有时父母同房时被孩子撞见,你怎么处理?这都是家长要懂的,不是孩子要懂的。因为很多东西是家长引起的。又比如当着孩子面换衣服,孩子就会看到,哎,你的身体怎么和我的身体不一样呢?为什么你有的东西我没有呢?这里面可能就会引发问题,所以在性教育方面家长也要接受教育。

那么学校开设性教育课程,是不是应当有统一教材?

詹大夫表示,统一教材应该提倡,教多少教多深,总体上会有把握,也有利于普及。但问题是什么人去编这个教材?这是最重要的:要有心理学和生理学方面的专家,又要把握好度,特别在医学和心理学这方面,懂得性心理发育的过程和规律,懂得规避性心理和性生理方面的一些问题,要请有经验的专家编教材来把握。

至于学校老师和家长,詹大夫认为,三方都可以扮演一定的角色,相辅相成。作为家长,对孩子的观察可能会有更多的了解,可以有更个性化的性教育;老师则在普遍性问题上发挥更多作用。两者不冲突。

当被问到性教育是否应当包括性道德方面的教育呢?詹大夫说:性道德包括一些法律上的东西,这都是其中的内容,包括预防性骚扰和性侵犯。只不过,应该在何时提倡和教给孩子,这里面有讲究,小学一年级和六年级还是要有区别,而不是一股脑儿推给学生。应当分层次,有先后,有深浅。比如防止性侵这一块,可以早一点进行这方面的教育,让孩子免受性侵害,这毕竟是一种安全意识。至于性道德方面的教育可以往后推。因为性道德,首先要对性行为有一定了解,然后才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教育。

詹春云大夫最后表示,如何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要掌握好度,什么时候适时地给孩子合理的教育,树立正确的认识,尽可能避免走一些弯路,甚至走向歧途,对孩子的身心健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家长,首先要有这方面的知识,给孩子更好的保障,让孩子身心健康地成长。

尽管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问题深奥,敏感,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到这场艰难却充满希望的实验中来。一位支持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女大学生志愿者,最近给教授性教课程的老师们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帖子,让我们以此作为我们这次节目的结束语: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