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政策落地十月 再问社会抚养费

2016-10-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山东青岛一处计划生育宣传布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山东青岛一处计划生育宣传布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据新浪财经网报道,中国最近有20多个省份再次明确社会抚养费标准, 3胎以上超生征收5倍以上抚养费。

报道说,“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已十个月,但计划生育仍是中国基本国策之一,超生罚款仍是地方政府工作的应有之义。针对社会抚养费,北京日前展开对征收管理办法为期一月的征求意见,河北、内蒙古、黑龙江等在内的21个省都已在新修订的人口与计生条例中明确了征收标准。

据中新网统计,在具体细则中,各地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不一。广东、内蒙古、江苏、山西、贵州等地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与超生人群的收入水平或职业挂钩。部分地区对于3胎以上的超生、重婚超生等加大了征收力度。

针对违反条例多生育1个子女的情况,湖北、山东、四川、河南按照计征基数的3倍征收社会抚养费;河北按照计征基数的2.5倍征收社会抚养费;重庆、福建、陕西按照计征基数的2到3倍征收社会抚养费。

对于3胎以上的超生行为,安徽、河北等地都加大了征收力度。安徽提出不符合条例规定生育第三个子女的,按所在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倍征收社会抚养费,每再多生育一个子女的,依次递增5倍征收社会抚养费。

值得注意的是,各省对于重婚超生都采取了从重处罚。江苏规定,不符合计生条例规定多生育一个子女的按基本标准的四倍缴纳社会抚养费,对于重婚生育的按照基本标准的六倍至九倍缴纳社会抚养费。

与此同时,超生还有可能面临被开除或纪律处分。云南提出,违反条例规定多生育子女的,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工作人员的给予开除处分,企业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广西明确,国家工作人员有不符合条例规定条件生育子女等行为的,需依法给予行政开除处分,其他人员还应当由其所在单位或者组织给予纪律处分。

目前旅居英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阴之道》一书作者马建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计划生育这个部门已经存在很多年,且很多人才退休,在转入卫生部的情况下,收入比不上医院,因此全面放开二胎之后必然要从其他方面找到财路。在第三胎上加大罚款力度正好符合了他们的利益。而计生部门的行政结构没有变化。就是计生是靠女人的子宫活着,这个产业链无法改变。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在法制国家,政府只允许收税,不允许收费。收税要经过人民代表或国会的同意。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出台的各种收费的政策,表明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即使要收费,收多少也应经过听证和讨论,收取的费用和花费应当公开。

实际上,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社会抚养费已再度陷入存废争议中。去年年底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对于社会抚养费的存废问题并没有涉及。当时,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做草案说明时指出,对存在分歧、暂时形不成共识的问题以及适合在配套法规中解决的问题,暂不修改。

有的专家主张取消社会抚养费,但也有专家认为是否取消社会抚养费,须视国情而定。中国人口基数仍很大,计划生育政策还需保留,以防止人口膨胀。

但是,民众亦对每年征收额高达数百亿元的社会抚养费的去向存疑。此前有媒体报道提到,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每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超过200亿元,这些征收来的社会抚养费都到哪里去了呢?国家卫计委相关司局负责人表示,这笔费用都应全额上缴国库。

天津工人王忠祥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我知道有人申请征收社会抚养费信息公开。问题是这样一笔糊涂账没有监控,去向不明,是个模糊空间。”

王忠祥先生说,对征收社会抚养费,应该在法律上有个重新确定。一个政策出台,应该有相关细则跟上来,现在制定政策的人不走这份心思。可能很多人都是贪污腐败分子,想法对抗纪检委的调查和群众举报,怎样来压制群众的上访,心思都用在这方面了。所以现在很多事情很迷茫。比如放开二胎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幼儿园紧张,医院儿科紧张,配套不好,政策显得矛盾重重。只能期待今后会有改变。

王忠祥先生说,现在他所在的天津市正在进行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他将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选人大代表,他说,他会把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问题作为一个议题,向选民征求意见,提出解决办法。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现在中国养了一大批冗员,特别是在计划生育领域。这种现象过去更多,县乡村都有计划生育专职干部。钱从哪来,除了政府补贴,就是用计划生育罚款。这笔钱怎样开支,这么多计划生育干部是否应当裁减,这在中国都没法正常讨论。一切是个别官员暗箱操作,民众当然有疑问。

所以,胡教授说,政府要想打造自身形象,塑造成服务性政府,法制政府,就应当公开所有收入开支,并通过人代会的审议通过,这才是对纳税人负责的态度。对计划生育部门收缴的社会抚养费,首先看其是否合法,二是公开收入开支,三是如果不公开,人民有权质疑是否资金使用不当。他说,现在习近平政府在大力反腐,倡导行政公开财政公开,只要有决心,其实做得到。

目前旅居英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阴之道》一书作者马建先生对此并不表示乐观,他说,中国实施计生这么多年,已经意识形态化,变成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马建先生说,他从未看到有律师打赢过计生案子。中国计划生育的罪恶超过了文革,反右。它不仅伤害了家庭,而且伤害了整个中国。他说,计生部门的意识形态化,导致受害者甚至认为生孩子多了应该被罚款,是一种犯罪,这是很难改变的。这种计生意识形态其实与法西斯主义的所谓生存空间理论非常一致。

马建先生说,他在其著作《阴之道》里采访了上百个妇女受害者。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造成计生意识形态的社会气氛,生孩子有犯罪感。他说,许多妇女有做贼心虚的感觉,没有安全感。生一个光荣,生两个犯罪,很多女人生活于光荣与犯罪之间,有一种准罪犯心态。这很难改变。

马建先生列举他的朋友为例:“我有认识的朋友已经在计生部门工作17年直到退休,你可以感受到计生是国家,宪法和法律的一部分,完全是一个合法运作的体制。体制没有大变化,计生也不会有变化。在中国,计生与计划经济同时展开,完全违反人权。人应有生育权,但在计生干部眼里,人成了超生犯,子宫成了犯罪工具。”马建先生接着说,以前中国政府说搞计生是怕人口爆炸,政府把女人的阴道当阀门,想拧开就拧开,想关上就关上,计生写进宪法,人性被扭曲。现在不提了,知道人口到了低生育的水平。所以计生部门如果不解散,现在放开二胎也没用。

马建先生表示,中国的计划生育意识形态已经深入中国人的骨髓,不是一两代人能解决的,所以任重道远。

令人尴尬的是,一方面各级政府部门还在强制征收社会抚养费,而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开始鼓励人们合法的生二胎。日前,湖北宜昌为提高当地生育率,发公开信号召机关单位的党员、团员带头生二孩。

中国近年来持续着低生育水平。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测算结果显示,2000 年之后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就已经进入 1.3 以下,近年来更是表现为持续走低之势。“全面二孩”政策落地至今,适龄夫妇的二孩申请量却始终没有大幅度增加。

有相关调查显示,不想要二孩的首要原因源于经济压力。

有专家建议,面对中国近年来持续低生育水平的现实,是到了全面放开生育的时候了。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对此持有相似的观点,他说:“目前全面放开也到了时候,不会出现出生率暴涨。因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和社会保障的完善,大多数人都不愿多生。现在物价房价都非常高,大家要看能否承受。城市多数人不会生多胎,乡村的情形也如此,因为乡村已经空心化了,主要是老弱病残。所以如果少数人多生育,实际上是件好事。担心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上升,与中国现实不符。”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