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借贷平台向大学生提供"裸条放款"

2016-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放款人强调,如果到期不还款,裸体照片会被曝光,并与家长联系。(public domain)
放款人强调,如果到期不还款,裸体照片会被曝光,并与家长联系。(public domain)

据中国媒体最近披露,有高利贷团伙通过一些网络借贷平台向大学生提供"裸条放款",即进行借款时,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的裸照替代借条。当发生违约不还款时,放贷人以公开裸照和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的手段作为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有借款的大学生诉称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他们借款的目的多种多样,有的是为了消费,有的是为了救急。

南方都市报援引一名自称受害的女大学生李丽(化名)的话说,今年2月她因为创业,注册了涉事网络借贷平台。据其回忆,该平台实行实名制,必须上传身份证、学生证以及填写家庭信息,包括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李丽表示,她通过该平台第一次借了500块钱,周利息30%。因为没还上,重新借了新债还旧债,周利率仍为30%。利滚利后,李丽更加无力偿还,目前总欠款已达5.5万元。

李丽说,在欠款金额过万时,借款方多次向李丽催款。李丽说,最恐怖的还是这家网络借款平台的借款协议。

李丽不敢声张,想再次通过借新贷还旧债的方式来还款。此时,对方已不再轻易借款,要求李丽手持身份证拍裸照作为抵押。无奈之下,李丽只得照做。很快,新的还款日到了,李丽仍还不上。对方表示,不还款的话就会把照片发给家人甚至在网上公开。

李丽称,身边很多女同学都被卷了进来,但她们不大愿意讲出来。

南方都市报披露,借款人对逾期不还者的警告包括所谓“全方位公布”,配图是露半张脸、关键处打码的女生裸照。在群文件中,也有对借款不按期还者的信息公布,包括个人详细信息(电话、电话服务密码、身份证、家庭住址、父母姓名、舍友联系方式)
等。

“一旦迈出这一步,谁不后悔呢”。李丽说,她准备在家人陪同下报警。

另外还有一位因通过借贷宝平台借款而遭遇裸照威胁的受害女大学生王思(化名)。王思在江苏某高校就读,她的噩梦是从今年2月份开始的,当时,“借贷宝”刚开始在校园进行轰轰烈烈的推广,注册简单快捷,借款也显得轻而易举。这对不少在校大学生产生了巨大的诱惑。

王思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透露,这里面有很多都是一些平时向往大牌却又囊中羞涩的女生。

王思说,“刚开始(借钱)很容易。不少女孩拿到钱之后就去买衣服、买化妆品。”但王思否认自己借钱是为了消费。“我当时是打算创业,但是缺乏启动资金。”她说,第一笔借款仅有500元,借钱的便捷程度让王思开始依赖这一平台,随后越借越多。到了今年5月份,王思通过借贷宝平台累计借出本金5万余元,还款困难、逾期的恶性循环开始出现。“我借1000块到手里,一周后连本带息需要还1200多。逾期的话,会受到各种威胁。”

根据王思的描述,借贷宝理论上是一个放款方和用款方双向匿名的平台,但实际上,放款方和用款方通常在借贷宝平台之外产生联系,在借贷宝平台上达成借贷关系、“谁借了我的钱,我用了谁的钱,双方都十分清楚。”

王思说,为了继续借到钱,也为了在还债时间上得到宽限,王思在放款人的要求下给对方发了自己的裸照。她说,自己所在的一个QQ群,里面都是借贷宝平台上的借款人和用款人。“放贷的老板会把借款女孩的裸照直接群发到qq群里。还有放款方利用借贷关系和裸照敲诈女孩上床的。”
根据王思的了解,自己身边在借贷宝平台上有同样遭遇的女孩为数不少。“一开始我自己也不相信有人会为了这点钱拍裸照,后来我自己也遇到这种事之后,才知道真的很多。没有办法,债务像滚雪球一样。”

王思说,“我现在已经从学校回家了,免得他们上学校找麻烦。”王思说,家人已经替自己还上了十几万利息,还差几万没有还上,接下来自己也不知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对女大学生借贷被迫以裸照作抵押的现象,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从中国历史和文化传统来看,还是一个以男权为统治的社会,无论在什么时代,女性的角色仅仅是一种性的象征,在文化里面也是作为一种性的符号来消费。我们看到在很多广告和艺术作品中,都在或明或暗地用女性的性角色,符号作为一种消费,无论感官或想象消费,都是一种性的符号。

朱欣欣老师说,现在大学生处在一个既没有人生信仰,同时又完全没有了传统的文化约束,处于一个为了自我欲望而生活的状态。在这种享乐主义,犬儒主义的这种宣传的氛围之下,学生们的生活目的就成了及时行乐,为了物质和金钱需要。整个生活氛围就充满了物质主义和享乐主义,女大学生在学校里也要攀比消费,临时缺钱又不好意思向家人要,或向朋友借,现在又是笑贫不笑娼的风气,就只好向放高利贷的借钱。那拿什么做抵押,放高利贷的也看中了女大学生的软肋,用她们的裸照来做抵押。

朱欣欣老师说,用女大学生裸照作抵押这种现象的出现,无论是贷款方提出,还是女大学生自己主动提出,总之都是符合男权传统社会的文化特点。他接着指出,中国政府虽然在网络上严厉控制,但在色情和潜在色情方面控制却不很严。专制者也乐于人们陷入这种物欲之中,而不去关心自己作为人的价值。这样女大学生愿意用自己的裸照来进行交换,觉得也有价值,贷款方也看中这一点。朱欣欣老师说,“我想这方面也不是所有的女大学生都有这个条件,我想可能限于那些觉得身材相貌比较好一些的大学生,她们的裸照还有一定的商业价值,可能贷款方会把它作为商品去卖。当然,还是作为一种抵押和要挟,即你不还我钱,我就会把裸照公布出去。抵押的不仅仅是裸照,还是一种尊严和名誉。说明大学生已经把荣誉面子看得比金钱低得多,完全物质化和金钱化了,很可悲。我们再来看中国的传统观念,虽然落后,但至少妇女们把自己的贞洁看得很重,对遏制人的堕落有一定作用。现在在这种物欲主义的影响下,有许多大学生已经失去那种更高一层的人生体验,用心理学家的话说,是一种巅峰的,形而上的体验。没有这种体验的人生很可悲,对不起一个具有灵性的精神层面的很宝贵的生命,完全没有这种人的完整性,完全是形而下的一种生活体验,物欲的,肉体的欲望的体验。”

朱欣欣老师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有制度性的问题,在专制国家,专制者要控制一切。他说,毛时代是完全的禁欲主义,把人们的激情和信仰完全寄托在一种共产主义的乌托邦之下,否定个人权利,完全是寄托在一种所谓革命的理想之上,是假大空的东西。现在的这种物欲横行,虽然说是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人们回归到平凡的生活,承认人的权利人的欲望,但是因为中共控制思想和文化领域,中共在经济,人的欲望和物质消费上开了口子,那么人们的精力就释放到那个领域去了。

在精神层面上,朱欣欣老师说,因为中共严格控制,没有充分自由,比如宗教自由,本来道德精神信仰应当由宗教组织来提高,民间文化也被官方控制,所以中国处于信仰真空。人们的整个精力和欲望都集中在下半身,物质层面上。而精神层面上除了党文化之外,还有所谓商业文化,宣扬享乐主义,快餐式的,完全缺乏精神的高度和深度,满足不了人们心灵深处的需求。中国的广播电视娱乐节目很多,但层次很浅,低俗。可中共又反过来批评限制一些群众性的娱乐节目称其低俗,想加进中共意识形态的东西。所以中国文化精神领域,远远没有达到一个正常的生态状态。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很可悲,仅仅是拥有一部分物质的享受,精神需求得不到满足。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公平的社会竞争环境,都是在拼爹,朱欣欣老师说,现在年轻人要奋斗也很不容易。中国的整个经济被所谓国企,也就是官企所控制,经济不活跃,没有一个真正的公平合理的创业环境,年轻人疲于奔命,忙于生存和赚钱,活在别人的眼中,用物质来装扮自己,用暂时的所谓快乐来麻痹自己。中国年轻人活得很累,生活压力也很大,精神上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而且在党文化的教育下,他们也失去了追求精神境界的能力。而当遇到问题时,他们的精神肯定承受不住。没有一个强大的精神境界,也不可能抵御外在的物质世界和生活中的种种苦难和烦恼。朱老师说,现在整个中国的年轻一代,包括一些中年人,正处于普遍的焦虑之中,现在中国人普遍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

在朱欣欣老师看来,每一个社会现象,包括我们讨论的裸照抵押现象,就像水面上的浪花,是这个社会深层次问题的外在显现。他说:“我们看古代几千年来,皇权专制所采取的办法,象商君书所说的,一是让老百姓成为饿民;二是成为愚民;三是辱民,就是羞辱他们,不让老百姓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和尊严;四是疲民,让其疲于奔命,怕让人们闲下来会想一些问题。总之就是不能让老百姓正常安稳,否则就要闹事。现在中国政府就是使用软硬两手。硬的方面就是靠武力暴力来控制老百姓,软的方面就是怂恿你去追求物质物欲,玩物丧志,不想别的。但思考一下,为什么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那么艰难,压力这么大,是谁造成的?整个社会环境,生活,养老,医疗,教育几座大山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老百姓创造了那么多的财富,却不用在老百姓身上。你看现在的大学生,为了那么一点点的消费,就要用裸照做抵押,当然他们自己也有问题。可是我们也要看到,整个物质文明,精神道德各方面,完全是不应当允许政治权利来干涉的,应当有民间自主选择。中国现在还没有走出中世纪的那种政教合一的落后体制,只不过比毛时代稍微放松了一点。但下半身放松了,但精神上高层次方面的信仰自由还是没有,比如最近两年温州拆十字架,长期打压民间教会,最近还要各教会的建筑物上插国旗,完全是在倒退。”

朱老师最后建议,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应当更广更宽。他说,他在教孩子们写作时,就告诉他们,你一定要把你熟悉的生活,拉开距离,把它陌生化,你才能发现问题,否则总是熟视无睹不思考,要想想为什么,这样对不对,是不是合理?司空见惯的事情就麻木了,这不行,要保持一种敏感性,这样你才能对生活有发现,否则你就很麻木。

据中国媒体披露,校园网贷引发的风险已非孤例,网络屡次传出学生因涉网络借贷导致背负巨额债务,今年3月9日,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大二学生郑旭,在欠下60多万的校园网贷之后,在青岛跳楼。引发舆论对校园贷款的质疑。

5月4日,教育部官网发布一则由教育部办公厅和银监会办公厅联合下发的通知,要求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

美国纽约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网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裸条”这样的事情其实几年前就已经存在,那时是在暗中,贷款公司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现在则是公开化了。她说,很多人以为只是裸照问题,实际上很多已经进入色情场所。除了裸照之外,还有一些不能曝光的事情,比如一些性爱照片,用做交易来抵押。利息很高是因为高利贷,利滚利,数字翻得惊人。高利贷本来是非法,但现在在大陆也变得好像很合法化。一些黑社会,公司,个人,包括正常的公司,都在做,比如贷款给农民工,想做小生意的穷人,没工作的,或是大学生和想创业的年轻人。

张菁女士说,这种裸照抵押贷款的方式,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政府对此都应该打击,来清除这些窝点,帮助这些女大学生。张菁女士介绍说,在国外,包括印度,有一些NGO组织,还有一些半官方的机构,他们是专门针对女性,和想创业的大学毕业生的不同贷款机构,有些是没有利率,有些利率很低。而中国在这方面几乎是零,所以这种裸照抵押现象才在中国出现,让人不可思议。张菁女士说,世界上其它一些再贫穷,人口再多的国家也做不出来,这表明中国从上而下的道德标准以及沦丧。所以用各种形式赚钱,没有底线。贷款的高利贷公司也没有底线,就用这种裸照抵押的方式来压榨她们。而且可能长的漂亮一点的,没有找到好工作的,可能还没有正式进入社会,就走入色情场所了,因为色情场所钱来得快,又要还贷款,又要裸照抵押。实际上,无论这些女孩子怎么做,她们都是输家。只要这些抵押公司想继续跟踪下去,即使还完了贷款,照片也还在他们手上。这样的高利贷公司,政府早就应该打击,但政府却只忙于打压异己。所以这些受害女大学生,也是政府打击不力的受害者。张菁女士说,其它国家的政府允许独立的NGO组织存在,并建立有女性银行等等。但在中国,只有一些联合国的扶贫项目等等,而且也经常不了了之,政府也不肯下大功夫。

张菁女士说,我们都是做父母的,如果是自己的女儿沦落到这个样子,都会很伤心,都不会坐视。从金融,人权,社会道德价值等各个角度来看,这种高利贷公司的行为,应受到严惩,但政府却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作为,甚至一些公司还与公安部门勾结在一起来做。她呼吁,这种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