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中国早日结束强制性一胎化政策

2014-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山东青岛街头贴有宣传计划生育单张的展示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山东青岛街头贴有宣传计划生育单张的展示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当中国正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的时候,其经济发展与非人道的社会政策以及糟糕的人权纪录并不吻合—一胎化政策就是其中一例。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和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共同举办座谈会,呼吁中国早日结束强制性一胎化政策,尊重中国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多夫-史密斯在会上首先发言。他说,“中国自1979年开始实施的一胎化政策,是对妇女和儿童实施的由国家资助的暴力,成千上万的生命被终止,特别是女婴,构成巨大的危害人类罪。“

史密斯众议员说,强制堕胎是一种反人类罪,但是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与34年多以来中国对妇女和儿童所进行的攻击相提并论。他说:

“堕胎是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经摧毁了上亿的生命。在今天的中国,没有准生证的孕妇非但得不到产科的治疗,反而受到追捕,被强迫堕胎。她们成为猎物受到蔑视,她们遭受着侮辱和剥削。对于这种由国家所支持的暴力,做母亲的毫无权利和法律保障来保护自己和尚未出生的婴儿。”

北京的一胎化政策使单身母亲得不到政府的准生证从而能够有一个完整的怀孕过程。三十多年来,中国的许多兄弟姐妹都是黑户口,不遵行一胎化所要付出的代价也令人吃惊。没有准生证的中国孕妇要面临堕胎的巨大精神压力。她知道,没有准生证所生的孩子是黑户口,孩子得不到教育和医疗,也不能结婚。她还知道,没有准生证生了孩子,罚款可高达一对夫妇平均年收入的十倍。交不起罚款或者不愿意交罚款的人会受到监禁,要么就是他们的房屋会被拆毁。勇敢的妇女要是还不肯屈服,可能就会被关进监牢。要是她逃走了,亲戚会被监禁,要么就会经常遭到殴打。为了使她成为孤立的个人,政府会惩罚整个群体。如果一位孕妇还能抗的住这样的压力,那简直会是奇迹。即便是这样,她可能还是会被拽到手术台上强制堕胎。她所遭受的创痛令人难以想象,而在某种程度上所有中国妇女都要遭受这样的创痛,她们做母亲的经历要普遍镀上恐怖的色彩。

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2012年9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每天有五百九十名妇女自杀,这十分令人吃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妇女自杀率高于男子自杀率的国家。北京的一家心理危机研究及预防中心说,中国妇女的自杀率比男子的自杀率要高出三倍以上。

史密斯众议员说,这些年来他主持了将近五十次美国国会的人权听证会,这些听证会要么完全是关于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要么会议的部分议题是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有四场听证会与陈光诚有关,而他参与了其中的三次。史密斯众议员说:“陈光诚通过自学成为律师,他为了妇女的权益而反对一胎化的坏政策,并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包括监禁、拷问和殴打。我有一次是亲眼看到他在听证会上做证,另外两次是通过电话连线,一次是在他还被监禁在中国医院的时候,另一次是在他勇敢逃离中国之后。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还有谁为了制止对妇女的这种野蛮行径而让自己经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他真是一位英雄。”

史密斯众议员在发言中还赞扬了美国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的创办人和总裁瑞杰女士,称她和她的女权无疆界组织勇敢坚定地捍卫着中国妇女的权益,在挑战中国政府的同时也向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发出了挑战。

史密斯众议员在发言中称柴玲是当年天安门广场的一名英雄,她创办了的“女童之声”的组织,目的是制止对女童的性别灭绝,这个组织已经挽救了一千多名中国女孩免于性别选择所导致的堕胎。

史密斯众议员接着说:“这些年来,我还收到了其他许多受害者的证词。就她自己和别人的孩子是怎样被政府所谋杀的,大学生吴简提供了她的证词。以下是我的引述:“房间里全是刚被强制堕胎的妇女,她们有的在哭,有的十分悲痛,有的在大声喊叫。一位妇女控制不住痛苦,在地上滚来滚去。”接下来,吴简流着泪诉说了她自己的一段地狱般的经历。”

也有一些时候,曾经犯下这些罪过的人也表达了她们的悔恨。史密斯众议员提到曾在福建负责堕胎的一位妇女后来离开了中国,她在美国国会做证时说她自己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是个恶人。尽管怀孕已经九个月的妇女在苦苦哀求,她还是迫使人家把胎儿打掉。虽然受到这种事情的折磨,可她还是“坚决”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史密斯众议员说:“中国政府对妇女和儿童野蛮攻击的结果是,今天的中国失去了数百万女孩。由于失去了这么多女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性走私的吸铁石。外国妇女和女孩在整个中国被当作商品出售,而这正是一胎化政策的直接后果之一。为制止人口拐卖和起诉人口贩子,2000年通过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这一法律规定,每年要对各国的状况进行评估。去年的报告说,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再加上重男轻女观念导致了中国的性别比例失衡,而这是把外国妇女拐卖到中国嫁人或被迫卖淫的原因。这份报告说,外国妇女被拐卖到中国的人数绝对在增多并且将继续增多,原因是中国妇女的稀缺。由于中国的一胎化政策,中国妇女受到了屠杀。”
史密斯众议员指出,中共的官方报纸人民日报上最近的一篇社论反映了中国正在恶化的人口噩梦。这篇社论的标题是:“剩男将成为大问题”,文章承认存在着光棍危机,光棍危机又将引发婚姻家庭方面的更多危机,而未婚男子数量的不断积累将大大增加社会不稳定的威胁。

史密斯众议员说,美国杨百翰大学研究中国人口问题的教授哈德森曾参加了他所主持的另一场国会听证会。她写过一本书,书名是:“光棍:安全与亚洲过剩男性人口”。以下是一段引述:“2020年十五岁到三十四岁的年轻光棍总数大约在两千三百万到两千五百万之间,它最重要的影响将是社会不稳定的程度加大,犯罪率、针对妇女的犯罪以及黑社会团伙都将显著上升或增多。”哈德森教授接着说,甚至战争的前景也会增长。

史密斯众议员还援引一位世界著名人口学家的话说,一个社会如果在老龄化的同时又选择了男女比例失调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显然,一个老龄化的社会是儿童少老人多,而且由于失去女孩会有更多的男性。

史密斯众议员还提到另一位在国会做证的女作家,她写的一本书书名是:“非自然的选择:重男轻女与男人充斥世界的后果”。以下是一段引述:“亚洲失去了一亿六千万女性,这指的是整个亚洲而不只是中国,但中国也失去了许多女性。一亿六千万女性相当于生活在美国的所有妇女和女孩,而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是历来对妇女和儿童最邪恶、最不能容忍的攻击。”

史密斯众议员说,中国一胎化政策的牺牲品不仅是妇女,更有无数女婴被选择性堕胎,溺死,或遗弃,原因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孩。他说,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还导致了男女出生性别比的严重失衡。

中国民间维权人士陈光诚也在会上发言,他指出,据他了解,在他所在的地区,十几万被堕胎妇女中,几乎没有人是自愿的。

陈光诚说,在中国因为执行强制性一胎化政策被株连九族的有大约60万人。

陈光诚认为,中国的一胎化政策不仅破坏了人们尊重生命的概念,而且对于社会道德的破坏也起到了推动作用。

陈光诚最后在发言中指出,中共并不代表中国,也不代表中国人民。

在座谈会上发言的还有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的创办人和总裁瑞洁女士,她说,强制堕胎不是一种选择,只因为要生的是女孩就把她杀死是完全错误的。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听说生了女孩,“生的是女孩”这句话应该是让我们大喜的原因,可事实上谈到孩子的出生,这句话却是最要命的。

瑞洁女士说:“根据联合国的一个估测,因为性别灭绝和性别选择所导致的堕胎和弃婴,当今的世界失去的女性高达两亿。就在几星期前的2014年9月18日,中国的一名大学生在厕所生下女婴后把孩子扔进了马桶。这不是一个支持还是反对堕胎的问题,而是一个人权问题。”

瑞洁女士说,中共夸口说它通过一胎化政策减少了四亿人口的出生,这个数字比全美国的人口还多。然而,这四亿人中的每一条生命都是共产主义的受难者,在和平时期对自己公民的屠杀是共产主义政权的标志。瑞洁女士说,这里所引用的四亿实际上是中共的数字,而且他们还说,他们做的堕胎大概是每年一千三百万,也就是说每天大约是两万五千,或者是每小时一千。也就是说,就在我们在这里开会的过程中,至少有一千名妇女做了堕胎,其中的大多数是在中国被强迫堕胎。

瑞洁女士接着在发言中指出:“你们也许已经听说,中国放宽了它的一胎化政策,但这并不是事实,一胎化的这些做法一直延续到现在。每过几年中国对一胎化政策做一些小的调整,西方媒体就会认为中国已经放宽或者甚至抛弃了一胎化政策。在今年一月,中共做出了非常小的调整,它是这样说的:“只要夫妇当中任何一方是独生子女,他们就可以生二胎。”在我们的人口学家看来,这只影响到一千万对夫妇。中共是允许生一胎还是生两胎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在告诉人们能生几个孩子,而且通过强制堕胎来实行这种限制。他们还没有停止这种强制,而强制正是一胎化政策的核心。”

瑞洁女士说,中国和印度占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再加上中国和印度的性别灭绝,这些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女权问题,也是最大的人权问题。

瑞洁女士援引有关人口学家的数字说,中国是男女出生性别比例失衡最严重的国家,1982年时108点5比100的男女比例已经变成了2010年的118比100,其原因是一胎化政策跟超声波诊断普及的相互结合。

瑞洁女士说,人们有时要问:中国妇女怎么应对这一切?答案是严峻的:中国是世界各国中妇女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每天有五百九十名妇女在中国结束了她们自己的生命。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国策以及世界历史上的任何国策相比,中国的一胎化政策都导致了更多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这是一场针对妇女的真正战争。

瑞洁女士指出,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还引发了老龄化海啸。根据有关人口学家的统计,中国的劳动人口在2013年达到了高峰,占到了人口比例的百分之七十三,但到2030年时将逐渐降到百分之六十七。与此同时,老年人口正在高度攀升。事实上,相对于十五岁到二十四岁的人口,五十五岁到六十四岁人口的比例从1990年到现在已经增长了百分之三十,到2030年时将增长百分之一百四十。那么中国怎么办呢?瑞洁女士说,中国的人口问题并不是中国的人口太多,而是年轻人太少,妇女太少,这才是中国的人口问题。

瑞洁女士在她的发言中还提到,中国的一项医学研究反映了一胎化政策的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乳腺癌的明显增加。研究发现,人工堕胎与中国妇女乳腺癌发病率的升高有明显关系。具体来说,研究发现,一次人工堕胎,患乳腺癌的危险升高百分之四十四,两次人工堕胎,危险将升高百分之七十五,三次人工堕胎,危险将升高百分之八十九。也就是说,做了三次人工堕胎的妇女罹患乳腺癌的风险几乎是没有做人工堕胎妇女罹患乳腺癌风险的两倍。这个研究注意到,这种状况是跟一胎化政策并行的。

最后,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多夫-史密斯在座谈会上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采访,他说,他希望中国更为自由:“我希望中国更为自由,基本权利得到保障,废除强制堕胎的政策,妇女有选择什么时候生育的权利。中国一胎化政策的影响,将会持续很久。按照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统计,中国每天有高达590名妇女自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强制性堕胎政策,所以我对中国的期望和祈祷是: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

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