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华盛顿手记:李文亮之死引爆自由炸弹

2020-0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1月7日,戴口罩的民众在香港悼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2020年1月7日,戴口罩的民众在香港悼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讨伐之声?

您听到的这声音不是播音设备故障产生的噪音,这是中国武汉市被封城之后2月间一个夜晚武汉市区上空的声音。这声音出自武汉市区各住宅各高楼上众多敞开窗户,是那些窗户里居民们共同的呐喊声。

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我是北明。这次节目是一个插播节目,我要为您简要报告武汉疫情中一位医生,李文亮的去世,引发的大陆民间海啸般的反应。

武汉高楼群中发出的呐喊声,被大陆网友命名为“武汉今夜的哨声”。无法确定“今夜”是指那一夜?无法确定这则短视频录制的确切时间。但是这则视频在2020年2月6日当夜在大陆微信圈中以不同的方式上传并刷频。 2月6日是医生李文亮逝去日子。李文亮医生因在亲友圈披露不明肺炎病毒的消息,被警察封口,并死于这一病毒感染。人们无法听清楚暗夜中、武汉高楼窗户里的呐喊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北明看到在这则短视频下面,有一句注解。这句注解是对中国古代《商·汤誓》(商书汤誓)中的一句言辞的引征及其白话翻译。汤誓是一篇讨伐檄文,是商代开国君主汤讨伐夏桀的檄文。这句作为注解的引征和白话机器白话翻译是:“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即使你是天上的太阳,我们也要与你同归于尽。被讨伐者夏桀,是夏朝末代的君王,为政暴虐荒淫,废民弃农,收敛财货、劳遏民力,尽失为君之道,丧尽人心。伐檄文中这一句,是民众对这位暴君的诅咒。视频下面的这句注解,显然是对“武汉今夜哨声”中武汉城市黑夜上空那些呐喊声的解读。

武汉夜空回荡人民的呐喊声,被解读为讨伐君王之声。(截图)
武汉夜空回荡人民的呐喊声,被解读为讨伐君王之声。(截图)

2020年2月立春第三天(2月6日)离世的李文亮医生,是最早报告2019武汉肺炎病毒的医生之一。他为此遭当局训诫而封口。由于官方刻意掩盖疫情,错过控制病毒传播的的最佳时机,到李文亮去世的2月6号,中国已经全地沦陷,武汉和湖北其他各城市乃至中国其他省份部分市区相继封城,人民自我隔离。为时已晚,疫情迅速蔓延世界各地,演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各国撤侨,旅游终止、通往中国大陆的国际航班接连被取消。

外界日益质疑官方报告的武汉肺炎死亡人数大大少于实际死亡人数(再论)。即便不知情的民众以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为准,这封口的代价,已经严重激发民间的怨愤。李文亮之死进一步发酵了恐惧中人们的愤怒,民情沸腾,哀伤布奠、愤懑抗议、呼吁诉求之声浪排山倒海,一如网上暴动。

“网络国葬”

李文亮故去的消息一经传出,民间悼念接踵而至。他在其间救治无效而死去的病房门口,立即有同事门外鞠躬悼念;他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从白天到傍晚上,民众自发送去悼念花篮摆满医院厅前。民众也自发在设置场地,以鲜花、图片、文字诉说哀伤。

中国社交平台微信上,祭典相关的消息、诗歌、悼文、随感、音乐昼夜刷频。一首被命名为《殇》的世界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雷演奏的大提琴曲,在众多微信群体和个人之间传递,在手机中无数次点击播放。人们为他的死痛撤心肺、日夜不眠,微信中盛传一则约定:在2月6号李文亮去世那个特定夜晚、在特定的时刻,一起鸣响车笛、一起关闭灯光,一起用手机光照亮夜空,以表达对这位医生的哀思和纪念。

李文亮之死哀荣备至。这种哀荣,不仅通过生活现实层面实现的,更是通过虚拟空间实现的。确切地说,是在手机的网络空间实现的。据悉,截至当地时间周五凌晨四点,“李文亮医生去世”和“李文亮去世”这两个关键词高居微博话题榜前两名,总阅读量已超过六亿次。后引起中宣部警觉并指示要”严格规范稿源“、严管有害信息“,此讯随后迅速从热搜棒第一名,逐步降为第七名。本台(RFA)2月7日的相关报道引述网民的调查发现说:““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搜索次数被刻意篡改。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9年2月28日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网民规模达8.29亿,手机网民规模则达到8.17亿。这只是一年多以前的统计。以这个网民手机数字为准,以武汉肺炎相关的消息在中国网络的相当广泛的传播度基础,其中6亿左右的网民以撰文、发言、歌唱、传播消息、发送通告、发表感言、相互对话、发出公开信、联名上书等等各种方式,参与对李文亮的网上悼念活动,至少是关注他的死讯,这个估计应当不是毫无根据的。世界宗教领袖,若望·保禄二世2005年4月2日去世,当天有超过70000名信徒涌入梵蒂冈城,同时有超过十亿天主教徒在世界各地表达哀悼。李文亮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医生,但是由于特殊情况,民众自发到悼念他的规模,可以说仅次于教皇保罗二世引发的自发悼念的规模。这些特殊情况是:他披露真相被封口的特殊经历、一名吹哨人的特殊身份、死于大陆武汉病毒肆虐中国的特别时间、疫情直接危及人数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 “网络国葬”一词,在悼念李文亮医生的语境中,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汉语语汇开始流传。

2月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贴在电梯门口的字条。(红星新闻记者 王效 图)
2月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贴在电梯门口的字条。(红星新闻记者 王效 图)

天意难问

近年中国如同一个高压锅,这个锅经常通过排气阀,相继透出不同气味的信息,让人目不暇接。回顾一年来中国舆论市场,人们追着相继出现的重大信息满大街乱跑,又如同狗熊掰棒子一样,掰一个丢一个。本次武汉肺炎在1月20日(2020年)钟南山公布“人传人”之后,一举占领民间资讯市场,成为重中之重,此时再无任何其他信息可以转移人们对这个病毒的关注;而在此前,台湾总统大选紧紧拴住了绝大多数关心国家大事的大陆民众的眼球,难有丝毫松动;在台湾大选之前,是香港持续半年之久的反送中抗议行动,大陆扭曲的消息和海外真实信息之间,中国民间几乎两极分化,以至于不断需要以肢体语言强调自己一方的正确;香港问题之前,美中贸易谈判拉锯战是中国人民心中的大石头,举不起,放不下,寝食难安……

有评论认为李文亮并非真正吹哨人,他本无意向公众披露病毒真相,只是在极为有限范围内提醒自己的亲友注意健康安全。但是李文亮医生在2月6号离开这个世界的当天,成为中国最现实的存在。他在被新型冠状病毒胁迫下空出了自己在人世间的位置,悄然离去。不料仅仅24小时,他获得了在世几十年都没有得到关注,那个空白的位置无限膨胀,挤满了中国受苦人、受骗人、病人及其家属,还有社会各界人士,他们一起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哀鸣和怒吼,还有前所未有的理性诉求。网上拥挤着这一类的文字,不断被抹掉,不断又再生……。李文亮作为一个普通医生,其命运自今年(2020年)1月3日他在训诫书上按规定写下“明白”“能”三个字并签上自己的名字时,演化为一个寓言,诠释了什么叫做不测风云和旦夕祸福,显示了这一个国家荒谬绝伦的现实,预示着无尽的灭度与生机。这是一个无人预见的现实,这是一次正在泄露的天意,生发于这场没有预警的灾难。

2月7日晚,人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悼念李文亮医生。(拾遗图)
2月7日晚,人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悼念李文亮医生。(拾遗图)

自由声浪

如今我们所能看到的是,李文亮之死,迅猛导致大陆民间舆论的转化:期间的政治因素陡然升级,理性成分突然加码。早前民间关于武汉肺炎的信息,大都是纯技术性的,如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防范感染的建议、医院与床位的情况、医生的救治与困难、资源分配的不公、封城相关信息、病人的艰困状况、对吃野生动物的反省、关门过春节的无奈与自嘲、对外交部发言人言论的传播和议论、对国际社会对应措施的评论、各类避遥的言论等等不一而足。有关美国援助的真实情况和病毒第一来源的信息只在知识人、媒体人和有心人之间引起关注,少数知识人的反思文章,也未能引起民众关注。李文亮之死是一个坎,使民众舆论超越技术层面,越过了雷池:人们被封口误国、人民偿命的现实惊醒,关于言论自由的呼声骤然爆发。

这是八九年至今三十年来,民间所发出的最为强烈的自由言论、自由的呼声。其中一些出于各大学校友会、各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各大学教授群体、各专业同学会等,代表了普遍的民意。这些呼声虽然见诸文字,行于网路,却在新一轮的言论压制下被刻意追踪、删除、封杀,也由于一周以来,新一轮微信个人账户、群被大量封锁,这些言论,或者难以公布,或者一经公布流传就被追杀。为见证历史、留存民意起见,华盛顿手记,以本集节目开始,开辟一个新的栏目,暂名为【2020武汉起“疫”:被追杀的声音】。

目前已经收集到并经过确认属实的,依次从个人到群体有,

·北大法学院教授、法学家张千帆2月6日文“设立2.6为中国自由言论自由日”倡议书;
·北京大学教授、社会学家郑也夫2月7日文“文亮升天,宪法扫地——评训诫书”;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2月7日文“张文亮是英雄吗”;
·大陆知名网络作家李鹏程2月7日文“在人间,做一只正义的蝼蚁”;
·武汉大学十教授(冯天瑜 唐翼明 余品绶 于可训 郭齐勇 邓晓芒 李工真 赵 林 徐少华 叶永刚)2月7日文:“李文亮大夫不朽”;
·清华大学部分校友2月7日文“告全国同胞书”;
·上海复旦大学校友会、法律界同学会、医药医务界同学会2月7日文“致武汉是公安局的公开信”;
·中国各界人士自2月7日开始签署的“言论自由从今天开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机器常务委员会”;
·武汉临时政府2020年2月2日湖北独立宣言
·湖南临时政府2020年2月10日湖南临时宣言

民众自发设置场地,悼念他们尊敬的医生李文亮。地上的挽联写着“哨声觉醒中国”。(Public Domain)
民众自发设置场地,悼念他们尊敬的医生李文亮。地上的挽联写着“哨声觉醒中国”。(Public Domain)

此外,一篇李文亮逝世前的长文,因为其反思体制病毒,也收录进华盛顿手记这个专栏,这是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先生2 月4日文“愤怒的人民以不再恐惧”。

这些文章,将打破华盛顿手记每周二更新一次的节奏,尽快在本台网站的华盛顿手记【2020武汉起“疫”:被追杀的声音】推出上网,敬请关注:这个专栏的网址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我是主持人北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