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華盛頓手記:漢語世界首次報道RFA獨家:美國推薦蘇聯民主先驅索爾仁尼琴

2021-03-01
Share
專欄|華盛頓手記:漢語世界首次報道RFA獨家:美國推薦蘇聯民主先驅索爾仁尼琴 美國勞工權利權威人物喬治·米尼(George Meany)近半個世紀前就在勞聯-產聯大會上告誡美國人民:自由不是抽象概念,而言說真相需要勇氣。他向全美勞工界推薦索爾仁尼琴及其言說真相的勇氣:“今天,我們迫切地需要這種力量。我們需要它來教導我們中新一代和健忘的一代不自由意味着什麼……”圖爲1955年、1971年以他爲封面圖像的時代週刊封面。
(Public Domain)

美國推薦蘇聯民主先驅索爾仁尼琴

前蘇聯持不同政見者、俄羅斯大文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曾經的古拉格囚徒——蘇聯勞改營裏的勞改犯索爾仁尼琴,1974年被蘇聯政府驅逐出境,1975年到美國定居。當年6月30號,應美國國際工會組織勞聯-產聯(AFL-CIO)邀請,在華盛頓發表講話。這篇演講產生在美蘇冷戰期間,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種意識形態尖銳對立的產物。是被奴役的蘇聯民衆和異議知識界在自由世界幾乎唯一的、能無所顧忌地發出的聲音。不過這篇著名演講,雖然在1980年在中國大陸出版過譯本,卻被標註是“內部材料”,在中國至今依然鮮爲人知,它被冷藏了45年。而在美國,因爲左翼力量的存在和共產主義勢力的間接滲透,一度被淡忘。但是,隨着蘇聯解體,東歐社會主義垮臺,三十年之間,中國這個新興的紅色帝國在經濟上的膨脹,這篇演講的內容已經具備慾火重生的歷史條件,也將可能再度成爲美國重要對華外交戰略參考,尤其應當成爲中國被奴役和希望抵抗奴役的人們的思想資源和歷史力量。

自由亞洲,華盛頓手記,我是北明。這次節目,我要爲您介紹您無從知曉的索爾仁尼琴這篇重要演講。

在介紹他的演講之前,我先要要介紹一位美國七十年代的重要人物,美國勞聯-產聯主席喬治·米尼(George Meany)對索爾仁尼琴的理解,以及對他的言論的評價。

這篇重要的文獻,是北明在美國勞聯-產聯國際事務部1975年7月至8月出版的《自由工會新聞》第30卷第7-8號(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出版物上找到的。顯然此文如今落滿歷史塵埃,卻尚未爲中中共治下的大陸漢語簡體字世界知曉,而且被中共這個誕生於蘇維埃政權指揮和扶持、並將蘇共和平解體經驗當作教訓來汲取的政黨所屏蔽。本次節目將要爲您介紹的全文,也是北明依據這個出版物上的英文全文翻譯的。

1894年出生,1980年故去的喬治·米尼George Meany 是上個世紀美國傑出的工人領袖,曾經領導美國工會57年。他也是美國勞聯-產聯這個國際組織的創建人和這個組織第一屆常任主席。喬治·米尼生前獲得過總統自由勳章、自由獎、雷亞特亞(Laetare)勳章(聖母大學爲表彰對天主教會和社會的傑出服務而頒發的年度獎項)。

美國勞聯-產聯(AFL-CIO 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全稱“勞工聯合會和工業組織大會”,這是美國最大的工會聯合會。由五十五個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工會組成,共代表1200多萬在職和退休工人。

米尼這番講話的時間是1975年,地點是華盛頓,背景正是他所領導的勞聯·產聯邀請索爾仁尼琴到華盛頓做這一場演講,這是他爲與者們介紹索爾仁尼琴的一個正式發言。

他的介紹,顯示了這位美國勞工階層領導人對專制制度下被奴役人們的聲音的關注,顯示了他對不自由環境下言說真相的人們的敬意,顯示了他對自由這一人生基本權利和狀態的重新確認。他同時強調和平自由環境中的美國人民,需要聽到被奴役人民的聲音。從他的這些言論,我們首次瞭解到當時的美國人民對索爾仁尼琴的評價和對言說真相的珍重。

1975年6月30日索爾仁尼琴在華盛頓市區勞聯產聯大會上應邀演講。圖爲勞聯產聯主席喬治·米尼(右四站立者)向與會者介紹索爾仁尼琴(左三)的意義。圖片截自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
1975年6月30日索爾仁尼琴在華盛頓市區勞聯產聯大會上應邀演講。圖爲勞聯產聯主席喬治·米尼(右四站立者)向與會者介紹索爾仁尼琴(左三)的意義。圖片截自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

米尼開門見山說:

“當我們想到本世紀的歷史性鬥爭和衝突時,我們自然會想到著名的領導人。他們治理國家,指揮軍隊,激勵運動,以捍衛自由,或爲泯滅自由的意識形態服務。”

“然而,今天,在人類歷史上這個嚴峻的時刻,當反對人類自由精神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更加殘暴、更加邪惡的時候,唯一一個將自由之火舉得最高的人物卻沒有領導任何國家,沒有指揮任何軍隊,也沒有領導任何我們能看到的運動。”

米尼這次講話的時間是1975年,此前一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松因水門事件辭職下臺,是副總統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任期1974-1977)接任總統一年的時候。針對蘇聯權力集團採取相對強硬的外交政策、在西柏林的演講中公開呼籲“戈爾巴喬夫,拆掉這賭牆”的里根總統,還要等六年才能上任。而六年後里根上任時,喬治·米尼已經去世一年,他沒能看到後來美國政府對蘇政策的強硬化變化。在這次演講中,他話鋒一轉,指出了一個尚未引起西方文明世界注意的現象,他說:

“但是有一個運動--一個由人類組成的隱祕的運動,他們沒有辦公室,沒有總部,國家開會的殿堂裏沒有他們的代表,他們每天爲言論、思考和踐行自己的權利所冒的風險或所受的苦難,比我們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在一生可能冒的風險都大。”

“這個看不見的運動的成員在哪裏?當我們今晚準備向他們中的一位致敬的時候,讓我們想一想他們中其他成員。”

米尼所說的這些爲言論、思考和踐行自己權利而冒巨大危險或受難的其他成員是誰?我相信,聽到他下列的描述,雖然所指是前蘇聯斯大林時期,時間已經過去了47年,您聽了一定似曾相識。米尼說:

“他們是那些被困在蘇維埃勞改營裏數以百萬計的人們,那些在所謂的 "瘋人院 "裏被下了藥、被拘禁的數成千上萬的人們,那些在兵工廠裏被奴役的無以數計的沉默的工人,那些通過被禁的廣播的干擾頻率,努力尋找真相併在暴政的陰影下手把手地記錄和傳遞被禁忌思想的所有人們。”

朋友,如今蘇聯解體三十三年了,他們的歷史在中國延續,他們痛苦和掙扎,依然在中國人身上覆現。作爲這些發不出聲音的人的代言人,米尼接下來,談到了索爾仁尼琴。他說:

“但是,如果我們仍然看不到他們,我們現在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因爲從壓迫的廢墟中傳出了一個聲音,它要求被聽到,它不會被拒絕聽到。”

米尼明確地指出美國聽取這個聲音的重要性,與黨派無關,與真相和勇氣有關:

“我們聽取這個聲音不是因爲它代表左派或右派或任何派系說話,而是因爲,當權力是如此輕易地和更舒適地使人屈服並擁抱這權力賴以生存的謊言的時候,他將真相和勇氣投入權力的牙縫。”

米尼接着指出了索爾仁尼琴的特殊性。他說:

“什麼是這種聲音的力量?它是如何在其他聲音被壓制的時候突破封鎖走向我們的?它的力量就是藝術。

“索爾仁尼琴的藝術照亮了真理。在某種意義上,它是顛覆性的:顛覆了虛僞,顛覆了妄想,顛覆了大謊言。”

米尼認爲,索爾仁尼琴的價值,如今舉世無雙,從前史上也罕見:

“伴之以勇氣,解放人們的思想,當代無人,歷史上也少有人像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那樣戲劇性地展示出寫作之筆的力量。”

美國應該如何看待索爾仁尼琴?米尼指出:

“今天,我們迫切地需要這種力量。我們需要它來教導我們中新一代和健忘的一代不自由意味着什麼。自由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沒有自由也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索爾仁尼琴憑藉他的藝術和勇氣,幫助我們看到了這一點。

“他的藝術是一種獨特的禮物,無法傳輸於他人。但是,讓我們祈禱,他的勇氣可以傳承。”

因爲索爾仁尼琴能夠幫助美國人明白自由不是抽象概念,不自由也不是抽象的存在,米尼說,美國從白宮到媒體,從國會到大學,需要確認自由和不自由在生活中的極端重要性,從而對來自集權社會的索爾仁尼琴的聲音,做出反應。

“我們需要對他的聲音的迴響。我們需要聽到白宮的迴響。我們需要聽到國會、國務院、大學和媒體的迴響,而且如果您願意,莫伊尼漢先生(美國駐聯合國大使Daniel Patrick Moynihan),我們還需要聽到聯合國的迴響。”

這位美國勞聯-產聯領導人米尼,最後強調了工會的宗旨和理念:

“美國工會運動從開始到現在,一直獻身於堅定不移的自由信念。全人類的自由,也是我們自己的自由。正是本着這種精神,我們榮幸地介紹今天晚上的發言者。”

各位朋友,這個“今天晚上的發言者”就是索爾仁尼琴。下面就是索爾仁尼琴的發言:

(略)

各位衆朋友,這次節目時間到了。下一次我會繼續爲您介紹索爾仁尼琴這次重要講話的全部內容。幾十年過後,如今,在中國欲意取代蘇聯成爲紅色帝國和世界霸主的時代,在美中關係因此起了巨大變化的時代,我們一起看看,1975年中蘇對峙、冷戰時期,這位因爲說真話被蘇共勞動改造過,再被蘇共驅逐出境並剝奪國籍的前蘇聯異議知識分子,這位當時譽滿全球俄羅斯的良知,對美國這個當年自由世界的堡壘,究竟會說些什麼?

自由亞洲,華盛頓手記。我是北明。下次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