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人權組織呼籲中國釋放被拘留的維吾爾裔加拿大人

2021-10-15
Share
流亡加拿大的維吾爾人在溫哥華抗議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
法新社圖片

在加拿大結束對中國華爲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軟禁後,北京於近期釋放了兩名加拿大人,爲此,人權倡導者敦促釋放自 2005 年以來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一名維吾爾族加拿大公民。吾塞因.孜力力Huseyin Celil 因爲在加拿大爲維吾爾人的權利發聲而被關押了 15 年。而土耳其國家高級顧問亞力欽.塔普庫Yalcın Topcu表示,“維吾爾人目前的情況非常嚴重”,土耳其國家最高領導人正在向中國最高領導人談論維吾爾人的困境。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情況。

現年 52 歲的 吾塞因.孜力力於 2001 年以聯合國難民的身份移居加拿大,並於 2005 年獲得加拿大公民的身份,同年,他在烏茲別克斯坦被拘留,並移交給中國,中國當局以恐怖主義罪名判處他終身監禁。

活躍於維吾爾社區的人權倡導者吾賽因的加拿大公民身份未被中國承認,他的妻子說,她已經四年多沒有與他有任何聯繫。

在加拿大政府於 9 月 25 日釋放中國華爲技術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後,維權人士對吾賽因的案件敲響了警鐘。

孟晚舟這位科技高管在加拿大被軟禁近三年,同時與被引渡到美國面臨欺詐指控進行法律程序,理由是涉嫌誤導銀行爲華爲處理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交易。

孟晚舟獲釋後,中國政府釋放了自 2018 年以來被關押在中國的兩名加拿大國民邁克爾·康明凱和邁克爾·斯帕沃爾,允許他們返回家園,他們因間諜罪被捕,外界廣泛視爲“人質外交”,以報復孟晚舟被拘留。

“兩個邁克爾”案的解決,引發了加拿大活動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再次呼籲加拿大總理特魯多 (Justin Trudeau) 對吾賽因的案件給予同樣的關注。

加拿大拉烏爾.沃倫伯格人權中心 Raoul Wallenberg的法律顧問約拿.戴蒙Yonah Diamond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吾塞因.孜力力的案子,因爲他是加拿大人,應該在各個層面上提出,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私下的,在高層會議上,抓住每一個機會,這樣他就會留在所有加拿大人的腦海中,直到他被釋放”。

約拿.戴蒙並且表示,“我說孜力力的不公正監禁和失蹤,對所有加拿大人構成威脅,是因爲中國在烏茲別克斯坦抓獲了孜力力,因爲他參與了在加拿大的維吾爾維權活動,因此他的非法綁架對所有加拿大人構成了威脅,這違反了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

保守黨議員加耐特.吉紐斯 Garnett Genuis 表示,加拿大立法者一直呼籲政府優先尋求釋放孜力力。他在 9 月底對《環球郵報》表示,

“然而,有跡象表明,加拿大政府沒有將此案件提升到相同程度,或相同級別的問題上,也沒有向拜登政府提出這一問題”。                            

總部位於加拿大的維吾爾權利倡導項目執行董事買買提. ·土赫提(Memet Tohti) 表示,加拿大人批評了他們的政府,暗示吾賽因的案件存在歧視,因爲他是穆斯林。土赫提說,

“人們想知道爲什麼吾塞因.孜力力沒有得到正義。

“加拿大政府無法解釋這是爲什麼,” 土赫提說。 “甚至《多倫多星報》的一篇文章都在問,是不是因爲吾塞因.孜力力 Huseyin Celil 是穆斯林和維吾爾人。作者們都在問這樣的問題,所以現在政府面臨着非常大的壓力。”

土赫提和目前正在加拿大訪問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於 9 月 28 日面見了加拿大外交部長馬克·加諾的顧問,討論了吾賽因的案件。

土赫提指出,該代表告訴他們,加拿大政府在與中國政府的會議上,提出了這個問題,並將繼續這樣做。

土赫提說:“他表示,加拿大政府將在繼續處理維吾爾、西藏和香港問題的同時,將吾賽因.孜力力的問題放在重要位置。”

吾賽因的妻子卡米拉.特倫迪貝娃 Kamila Telendibaeva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自 2016 年或 2017 年中國開始在新疆進行再教育營網絡以來,她一直沒有與她的丈夫取得聯繫,也沒有收到任何關於他病情的信息。

多達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被關押在再教育營。據被拘留的維吾爾人描述說,他們被強行拘留,面臨惡劣的生活條件、嚴密的監控和嚴厲的灌輸。

特倫迪貝娃呼籲加拿大政府重新關注她丈夫的案件。她說,

“所以,既然加拿大政府已經證明他們可以與中國打交道,他們就可以把他們的公民從中國監獄帶回家”。

“希望下一步是我的丈夫。希望他們能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打交道,或者他們將與中國當局打交道,把我丈夫帶回來。”

今年 2 月,加拿大議會一致通過了一項不具約束力的動議,宣佈中國對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的待遇是種族滅絕,成爲繼美國之後第二個做出這一決定的國家。

立法者還對該動議進行了修正,呼籲如果中國政府繼續濫用職權,國際奧委會應把 2022 年冬奧會從北京移走。

中方當時強烈譴責此舉,稱中方已向加拿大當局提出嚴正交涉。

拉烏爾.沃倫伯格人權中心的戴蒙說, “加拿大需要繼續支持孜力力,尤其是現在,因爲政府不能僅僅滿足於接受兩個邁克爾, 我們需要繼續在各個層面和每一個機會提出孜力力的案子。”

而土耳其一直是對維吾爾人最熱情好客的國家之一,土耳其人與維吾爾人有着共同的種族、宗教和語言聯繫。土耳其政府爲維吾爾人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可以在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以外的地方居住。據信約有 50,000 名維吾爾人居住在土耳其, 這是中亞以外最大的維吾爾人散居地。今年 3 月,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居住在土耳其的數百名維吾爾人及其支持者,在伊斯坦布爾抗議據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虐待。他們呼籲中國停止涉嫌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

但隨着安卡拉與北京的經濟關係不斷加強,土耳其政府已經抑制了對中國的批評。 9 月 18 日,土耳其政府第三次拒絕讓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 (Dolkun Isa) 進入該國,理由是他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儘管安卡拉的一家法院今年稍早解除了對他入境的禁令。三天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紐約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講話時,謹慎地提及中國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自由亞洲電臺的維語組,最近在安卡拉總統府採訪了自 2016 年以來埃爾多安的首席顧問亞力欽.塔普庫 Yalcın Topcu,就土耳其對維吾爾人的政策,以及該國最近對維吾爾人的處境保持沉默的原因進行了採訪。

自由亞洲電臺:世界上一些國家已經宣佈中國對維吾爾人的待遇是種族滅絕。爲什麼土耳其在這個話題上保持沉默?

塔普庫回答:我們維吾爾族的兄弟姐妹們不用擔心。首先是阿拉,然後是土耳其國家和土耳其人民永遠與他們同在。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日前在聯合國大會上表示,維吾爾人的權利應該得到保護。他是在世界各國領導人面前發表上述講話的。維吾爾人不應該擔心土耳其不支持他們或不站在他們一邊。土耳其政府一直根據國際法與中國談論維吾爾人的情況,並將繼續這樣做。埃爾多安總統一直強調,中國領導人應該始終尊重維吾爾人的權利,中國應給予維吾爾人真正的自主權。

自由亞洲電臺又問:您說土耳其政府正在努力保護維吾爾人的人權,您還說埃爾多安總統曾兩次對中國做出強烈反應。與此同時,土耳其的維吾爾人正在逃往其他國家,土耳其應該怎麼做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塔普庫表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土耳其外交部和土耳其駐華大使館一直呼籲中國尊重維吾爾人的人權。我們尊重中國的領土完整,這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敏感話題。但我們一直對中國說:中國是一個大國,我們希望土中關係好。這種關係也將爲我們地區帶來和平。因爲它叫做維吾爾自治區,它必須行使自治權,如果你給我們維吾爾族兄弟姐妹們他們的權利,也有利於中國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我們根據國際法關注這個問題。我們國家的最高領導人正在向中國最高領導人講述維吾爾人的困境。我想提醒大家,我們將盡快滿足我們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族兄弟姐妹成爲土耳其公民的要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