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曾与土耳其总理对话的维吾尔妇女遭判刑20年;“优秀教师”被判刑7年

2022.04.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2012年4月8日访问新疆一个集市。
East Turkestan Education & Solidarity Association

一名维吾尔妇女买日木.艾买提(Meryem Emet)十年前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一个著名集市与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谈话,她于 2017 年因违法而被捕,目前正在服 20 年徒刑。而一名曾被中国政府评为优秀教师的维吾尔教育工作者阿迪力·图尔荪因违反中国政策并用维吾尔语指导他的学生而被判刑七年。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2012年4月,时任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进行历史性访问,受到热烈欢迎。土耳其与维吾尔人有着语言和文化联系,超过 50,000 人从新疆移民或逃到这个中东国家。

埃尔多安以其新职位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 始于该地区首府乌鲁木齐,并引起了国际关注。当他参观位于新疆著名地标之一的东口即二道桥地区的大巴扎时,许多维吾尔人围着他祝贺并与他交谈。

买日木.艾买提是一名维吾尔人,她嫁给了能说流利土耳其语的土耳其公民,当时在大巴扎与埃尔多安交谈过。

她与两个孩子住在伊斯坦布尔的丈夫阿卜杜拉蒂夫·库萨尔说,之后,她因这次长达一小时的谈话而成为中国安全部门的目标,后来被监禁。阿卜杜拉蒂夫·库萨尔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

“我孩子的母亲被判处 20 年徒刑,目前在中国监狱中。 虽然她在乌鲁木齐土生土长,却被传唤到库车,并被关押在那里。”

艾买提于 2017 年被捕,当时中国政府对新疆主要的穆斯林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进行了更广泛的镇压。她被带到新疆南部阿克苏州库车县的一个再教育营。

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艾买提的拘留引起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OHCHR) 和国际人权组织的注意。

尽管身为独生子的艾买提没有出生在库车,但她的祖先和她的丈夫都来自那里,目前因晚期癌症住院的阿卜杜拉蒂夫·库萨尔说,

“当埃尔多安去乌鲁木齐时,我的妻子遇到了他,之后,中国当局多次将她带走审讯”。

当新疆当局询问艾买提与埃尔多安的谈话时,她告诉他们,她用土耳其语说 “欢迎”。库萨尔说,埃尔多安问艾买提她是怎么知道土耳其语的,并邀请她到一个会议室,这位政治家、他的妻子和女儿在那里与艾买提交谈了一个小时。

库萨尔回忆说,当2008 年至 2014 年间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的努尔·白克力进入房间与埃尔多安会面时,他告诉艾买提滚出去。但是埃尔多安告诉现在已被监禁的努尔白克里,“不要干涉。她是我们的新娘。”

库萨尔说,后来,当艾买提的母亲病重去世时,当局没收了艾买提的护照。

他谈到中国当局时说,“从那时起,他们就摧毁了我们的家庭。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来监禁没有犯罪的人”。

埃尔多安 2012 年访问新疆时,新疆政府当局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并在陪同土耳其外交部长艾哈迈德·达吾特奥卢参加周五于乌鲁木齐的清真寺祈祷时感到不安,此举让许多当地维吾尔人感到兴奋。

当时,土耳其媒体报道称,埃尔多安此次访华,首站到新疆访问意义重大,因为他希望吸引土耳其投资者到该地区,重振贸易关系,并支持维吾尔人的经济发展。

当局在艾买提被捕之前强迫库萨尔离开中国,然后他去了土耳其。

艾买提被带走后,她三岁和五岁的孩子被带到乌鲁木齐的公立寄宿学校,在那里待了近20个月。

库萨尔的一位亲戚说,当中国政府允许库萨尔于 2019 年 12 月前往乌鲁木齐接孩子带他们去土耳其时,他发现他们营养不良并受到创伤。

在返回土耳其之前,库萨尔和孩子们前往 库车看望艾买提,这是两年来第一次见到她。出于安全原因拒绝透露姓名的这位亲戚表示,但艾买提的行为就像一个“雕像”,没有回应家人,这让她的丈夫担心她的状况。

家属还说,中国政府以“嫁给外国人”并与埃尔多安会面和交谈的罪名,判处艾买提20 年徒刑。

库萨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孩子们在土耳其很好,在接受治疗和上当地学校后,他们重新获得了在中国政府开办的孤儿院生活时失去的维吾尔族和穆斯林身份。

熟悉此案的土耳其维权人士表示,许多现在是土耳其公民的维吾尔人,无法将他们的家人带出新疆。

土耳其维吾尔新闻与研究中心创始人、东突厥斯坦基金会前秘书长哈米丹·戈克图尔克表示,无论中土关系如何,土耳其政府都有责任帮助其公民安置仍在新疆的家人。戈克图尔克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与法国等其他国家一样,土耳其必须将被困在中国的本国公民带回”。

据人权专家称,家庭分离是中国政府根除维吾尔文化和语言努力的一部分,同时还有系统性的虐待,包括对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群体成员的任意拘留。

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的立法机构已宣布,虐待维吾尔人构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但中国政府否认这一指控。

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AFP)
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AFP)

另外,曾被中国政府评为优秀教师的一名维吾尔教育家阿迪力·图尔荪因违反中国政策,并用维吾尔语教导他的学生而被判刑7年。在他被监禁六年多后,一名他以前的学生和一名警官,近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他的被捕。

他以前的学生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说,疏附县第一中学化学教师兼教务主任阿迪力·图尔荪于 2016 年被捕,并于 2018 年在上海新寿监狱服刑两年后于 2018 年被判处 7 年徒刑。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现为维吾尔活动家和语言学家,常住挪威。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还记录了在新疆失踪和被监禁的维吾尔人,他说,他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2021 年 4 月公布的一份泄露的中国政府名单上发现了阿迪力·图尔荪被列名在被监禁的约 10,000 名“涉嫌恐怖分子”中。文件中包含的 7,600 多人是维吾尔族人,其余大部分是突厥穆斯林同胞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

尽管现年 50 岁出头的阿迪力·图尔荪此前曾被中国政府认定为“全国优秀教师”之一,但他因在学生不讲维吾尔语的情况下对学生讲维吾尔语的“罪行”而被当局逮捕。他用中文授课,阿不都外力补充说,

“阿迪力·图尔荪是一位非常专业和负责任的老师,也是一位非常熟练和著名的老师。他是教科书写作小组的成员”。

来自疏附县库扎克镇布拉克苏村、毕业于和田师范学院的阿迪力·图尔荪,毫不掩饰对中国政府为了实施他们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而在学校取消维吾尔语的政策的不满。

2000年代初,新疆教育官员推行双语教育政策,要求学校科目以普通话为主要教学语言,辅以维吾尔语言文学。该政策实施缓慢,主要在城市少数民族学校聘用能说流利普通话的教育工作者。

当局表示,该措施将提高少数民族学生的标准普通话技能,使他们在工作场所更具竞争力,而维吾尔人则认为这是一种旨在削弱突厥传统的强迫文化同化。

该政策实施二十年后,几乎所有学校,包括幼儿园和农村校舍,不仅禁止使用维吾尔语教学,而且禁止使用标准维吾尔语教科书,尽管有些学生仍然无法理解普通话的教学或材料。

当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致电疏附县警方了解 阿迪力·图尔荪 的判决时,他们拒绝回答问题,但并未否认该教师已入狱。

然而,该县所在喀什地区的一名警官表示,阿迪力·图尔荪被捕是因为“之前的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是“对他的学生说维吾尔语”。

该官员还表示,阿迪力·图尔荪在 2018 年被判刑前两年被捕,但他没有提供更多信息。该官员称,

“在对他的错误进行调查后,他被捕了。这是他以前的错误,在实施双语教育的同时用维吾尔语对学生授课”。

据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称,当地警方曾在 2015 年拘留过 阿迪力·图尔荪,此前他违反了用维吾尔语教授化学课的行为,第一次引起疏附县中国教育当局的注意。警方在 2016 年出于同样的原因对他进行了调查,但这一次,他们逮捕了他。疏附县警察说,
“他被移交给国家安全部门,并在被捕两年后被判入狱”。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曾报道,自 2017 年以前开始,疏附县大规模逮捕维吾尔人,许多人被拘留并被判入狱,同时对新疆少数民族群体进行了更广泛的镇压。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