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曾與土耳其總理對話的維吾爾婦女遭判刑20年;“優秀教師”被判刑7年

2022.04.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2012年4月8日訪問新疆一個集市。
East Turkestan Education & Solidarity Association

一名維吾爾婦女買日木.艾買提(Meryem Emet)十年前在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一個著名集市與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進行了長達一小時的談話,她於 2017 年因違法而被捕,目前正在服 20 年徒刑。而一名曾被中國政府評爲優秀教師的維吾爾教育工作者阿迪力·圖爾蓀因違反中國政策並用維吾爾語指導他的學生而被判刑七年。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2012年4月,時任土耳其總理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進行歷史性訪問,受到熱烈歡迎。土耳其與維吾爾人有着語言和文化聯繫,超過 50,000 人從新疆移民或逃到這個中東國家。

埃爾多安以其新職位對中國的首次正式訪問, 始於該地區首府烏魯木齊,並引起了國際關注。當他參觀位於新疆著名地標之一的東口即二道橋地區的大巴扎時,許多維吾爾人圍着他祝賀並與他交談。

買日木.艾買提是一名維吾爾人,她嫁給了能說流利土耳其語的土耳其公民,當時在大巴扎與埃爾多安交談過。

她與兩個孩子住在伊斯坦布爾的丈夫阿卜杜拉蒂夫·庫薩爾說,之後,她因這次長達一小時的談話而成爲中國安全部門的目標,後來被監禁。阿卜杜拉蒂夫·庫薩爾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

“我孩子的母親被判處 20 年徒刑,目前在中國監獄中。 雖然她在烏魯木齊土生土長,卻被傳喚到庫車,並被關押在那裏。”

艾買提於 2017 年被捕,當時中國政府對新疆主要的穆斯林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進行了更廣泛的鎮壓。她被帶到新疆南部阿克蘇州庫車縣的一個再教育營。

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艾買提的拘留引起了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 (OHCHR) 和國際人權組織的注意。

儘管身爲獨生子的艾買提沒有出生在庫車,但她的祖先和她的丈夫都來自那裏,目前因晚期癌症住院的阿卜杜拉蒂夫·庫薩爾說,

“當埃爾多安去烏魯木齊時,我的妻子遇到了他,之後,中國當局多次將她帶走審訊”。

當新疆當局詢問艾買提與埃爾多安的談話時,她告訴他們,她用土耳其語說 “歡迎”。庫薩爾說,埃爾多安問艾買提她是怎麼知道土耳其語的,並邀請她到一個會議室,這位政治家、他的妻子和女兒在那裏與艾買提交談了一個小時。

庫薩爾回憶說,當2008 年至 2014 年間擔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的努爾·白克力進入房間與埃爾多安會面時,他告訴艾買提滾出去。但是埃爾多安告訴現在已被監禁的努爾白克里,“不要干涉。她是我們的新娘。”

庫薩爾說,後來,當艾買提的母親病重去世時,當局沒收了艾買提的護照。

他談到中國當局時說,“從那時起,他們就摧毀了我們的家庭。他們有各種各樣的藉口來監禁沒有犯罪的人”。

埃爾多安 2012 年訪問新疆時,新疆政府當局處於高度戒備狀態,並在陪同土耳其外交部長艾哈邁德·達吾特奧盧參加週五於烏魯木齊的清真寺祈禱時感到不安,此舉讓許多當地維吾爾人感到興奮。

當時,土耳其媒體報道稱,埃爾多安此次訪華,首站到新疆訪問意義重大,因爲他希望吸引土耳其投資者到該地區,重振貿易關係,並支持維吾爾人的經濟發展。

當局在艾買提被捕之前強迫庫薩爾離開中國,然後他去了土耳其。

艾買提被帶走後,她三歲和五歲的孩子被帶到烏魯木齊的公立寄宿學校,在那裏待了近20個月。

庫薩爾的一位親戚說,當中國政府允許庫薩爾於 2019 年 12 月前往烏魯木齊接孩子帶他們去土耳其時,他發現他們營養不良並受到創傷。

在返回土耳其之前,庫薩爾和孩子們前往 庫車看望艾買提,這是兩年來第一次見到她。出於安全原因拒絕透露姓名的這位親戚表示,但艾買提的行爲就像一個“雕像”,沒有回應家人,這讓她的丈夫擔心她的狀況。

家屬還說,中國政府以“嫁給外國人”並與埃爾多安會面和交談的罪名,判處艾買提20 年徒刑。

庫薩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的孩子們在土耳其很好,在接受治療和上當地學校後,他們重新獲得了在中國政府開辦的孤兒院生活時失去的維吾爾族和穆斯林身份。

熟悉此案的土耳其維權人士表示,許多現在是土耳其公民的維吾爾人,無法將他們的家人帶出新疆。

土耳其維吾爾新聞與研究中心創始人、東突厥斯坦基金會前祕書長哈米丹·戈克圖爾克表示,無論中土關係如何,土耳其政府都有責任幫助其公民安置仍在新疆的家人。戈克圖爾克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與法國等其他國家一樣,土耳其必須將被困在中國的本國公民帶回”。

據人權專家稱,家庭分離是中國政府根除維吾爾文化和語言努力的一部分,同時還有系統性的虐待,包括對以穆斯林爲主的少數羣體成員的任意拘留。

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的立法機構已宣佈,虐待維吾爾人構成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但中國政府否認這一指控。

新疆喀什地區一所再教育營。(AFP)
新疆喀什地區一所再教育營。(AFP)

另外,曾被中國政府評爲優秀教師的一名維吾爾教育家阿迪力·圖爾蓀因違反中國政策,並用維吾爾語教導他的學生而被判刑7年。在他被監禁六年多後,一名他以前的學生和一名警官,近日向自由亞洲電臺證實他的被捕。

他以前的學生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說,疏附縣第一中學化學教師兼教務主任阿迪力·圖爾蓀於 2016 年被捕,並於 2018 年在上海新壽監獄服刑兩年後於 2018 年被判處 7 年徒刑。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現爲維吾爾活動家和語言學家,常住挪威。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還記錄了在新疆失蹤和被監禁的維吾爾人,他說,他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 2021 年 4 月公佈的一份泄露的中國政府名單上發現了阿迪力·圖爾蓀被列名在被監禁的約 10,000 名“涉嫌恐怖分子”中。文件中包含的 7,600 多人是維吾爾族人,其餘大部分是突厥穆斯林同胞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

儘管現年 50 歲出頭的阿迪力·圖爾蓀此前曾被中國政府認定爲“全國優秀教師”之一,但他因在學生不講維吾爾語的情況下對學生講維吾爾語的“罪行”而被當局逮捕。他用中文授課,阿不都外力補充說,

“阿迪力·圖爾蓀是一位非常專業和負責任的老師,也是一位非常熟練和著名的老師。他是教科書寫作小組的成員”。

來自疏附縣庫扎克鎮布拉克蘇村、畢業於和田師範學院的阿迪力·圖爾蓀,毫不掩飾對中國政府爲了實施他們所謂的“雙語教育”政策而在學校取消維吾爾語的政策的不滿。

2000年代初,新疆教育官員推行雙語教育政策,要求學校科目以普通話爲主要教學語言,輔以維吾爾語言文學。該政策實施緩慢,主要在城市少數民族學校聘用能說流利普通話的教育工作者。

當局表示,該措施將提高少數民族學生的標準普通話技能,使他們在工作場所更具競爭力,而維吾爾人則認爲這是一種旨在削弱突厥傳統的強迫文化同化。

該政策實施二十年後,幾乎所有學校,包括幼兒園和農村校舍,不僅禁止使用維吾爾語教學,而且禁止使用標準維吾爾語教科書,儘管有些學生仍然無法理解普通話的教學或材料。

當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致電疏附縣警方瞭解 阿迪力·圖爾蓀 的判決時,他們拒絕回答問題,但並未否認該教師已入獄。

然而,該縣所在喀什地區的一名警官表示,阿迪力·圖爾蓀被捕是因爲“之前的一個錯誤”,而這個錯誤是“對他的學生說維吾爾語”。

該官員還表示,阿迪力·圖爾蓀在 2018 年被判刑前兩年被捕,但他沒有提供更多信息。該官員稱,

“在對他的錯誤進行調查後,他被捕了。這是他以前的錯誤,在實施雙語教育的同時用維吾爾語對學生授課”。

據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稱,當地警方曾在 2015 年拘留過 阿迪力·圖爾蓀,此前他違反了用維吾爾語教授化學課的行爲,第一次引起疏附縣中國教育當局的注意。警方在 2016 年出於同樣的原因對他進行了調查,但這一次,他們逮捕了他。疏附縣警察說,
“他被移交給國家安全部門,並在被捕兩年後被判入獄”。

自由亞洲電臺此前曾報道,自 2017 年以前開始,疏附縣大規模逮捕維吾爾人,許多人被拘留並被判入獄,同時對新疆少數民族羣體進行了更廣泛的鎮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