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无根遗产血泪史 美众院通过《维吾尔政策法案》

2024.03.15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无根遗产血泪史  美众院通过《维吾尔政策法案》 维吾尔人多年来一直居住在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的一个社区,没有获得合法居留许可或政府认可,对于这些维吾尔族家庭来说,这是一种无根的遗产。
路透社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逃离阿富汗并在巴基斯坦北部拉瓦尔品第定居的维吾尔家庭,因为缺乏任何类型的文件,他们的身份被巴基斯坦政府否认,孩子们也无法接受正常教育,并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危机,前途未卜。他们大多数是上世纪60年代因中国当局的镇压而从新疆莎车县和喀什等地区移民到阿富汗。80年代前苏联进攻阿富汗期间,一些维吾尔人与数百万阿富汗难民一起移居巴基斯坦。这些维吾尔人多年来一直居住在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的一个社区,没有获得合法居留许可或政府认可,对于这些维吾尔族家庭来说,这是一种无根的遗产。与其他流亡的维吾尔人一样,他们希望到达一个能够更好地抵抗中国压力并提供更大的永久机会的西方国家生活。此外,美国众议院以 414 票对 6 票通过了《维吾尔政策法案》,该法案在成为法律之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尽管如此,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仍对该法案的通过表示欢迎,认为这是朝着该法案通过迈出的又一步。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穆罕默德家族逃离了中国和饱受战争蹂躏的阿富汗。几十年后,他们可能会再次迁移。

图尔逊·穆罕默德十三岁时,政治迫害迫使他的家人离开新疆叶尔羌繁荣的农场,翻越帕米尔高原逃亡。

图尔逊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其财富和地主身份而成为目标。在当地清真寺参加了周五祈祷后,他被关了三天。

于是,他收拾好家当,带领家人离开叶尔羌,前往阿富汗。花了45天才到达喀布尔。

帕米尔山脉如此之高,以至于被称为“世界屋脊”。一家人在途中的山洞里避难。有一次,图尔逊因缺氧昏倒了。一个姐姐在途中去世了。

图尔逊说,“她的尸体被留在山上,埋在石头里。”

在阿富汗,这位曾经富裕的农民用推车出售蔬菜来养活家人。图尔逊学手艺成为一名裁缝,年轻时与另一名维吾尔族难民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直到阿富汗的战争迫使穆罕默德家族再次搬迁,这次是到巴基斯坦。

现在,几十年后,这个家族无根的遗产可能很快就会传给图尔逊的儿子图尔干江,他和他的妻子以及三个孩子都是巴基斯坦第四大城市拉瓦尔品第的一个由阿富汗难民组成的维吾尔族小社区的一部分。

穆罕默德一家在那里过着简朴但拮据的生活,然而他们仍然没有证件,随着巴基斯坦政府因声称担心恐怖主义而驱逐阿富汗难民,他们可能被迫离开家园。图尔逊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当我们离开叶尔羌时,我们的父母把一切都留在了叶尔羌。 当我们离开阿富汗时,我们把一切都留在了阿富汗,只想着活下去。现在我们又听到同样的事情了。”                   

数百名阿富汗人已经被赶出巴基斯坦。在人权组织和联合国难民机构的帮助下,维吾尔人目前已被允许留下来,但尚不清楚这种缓期将持续多久。

这家人最担心的仍然是被送回阿富汗,这是他们几十年前离开的地方。

但他们听说过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的迫害。塔利班在讨好中国共产党的同时,是否会以某种善意的姿态迫使维吾尔人返回中国?图尔干江说,

“未来是黑暗的。 阿富汗很黑,即使现在生活在巴基斯坦,天也很黑。”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致力于促进该地区学术研究的奥克萨斯中亚事务协会常务董事布莱德利·贾尔丁 (Bradley Jardine) 表示,维吾尔族家庭被送回中国“并非不可能”。

他说,“此类事件过去曾在维吾尔族护照过期时发生过”,当时维吾尔族“护照过期”的流亡者引起了中国官员的注意。

根据奥克萨斯中亚事务协会维护的数据库,从 1997 年到 2022 年 1 月,有 424 名维吾尔人被驱逐到中国,另有 1,150 名维吾尔人在 22 个国家被拘留。

在某些方面,穆罕默德的故事是独一无二的。据信只有大约20个家庭有类似情况。不过,中国境外的许多维吾尔家庭都能体会到他们的不稳定感。

除了被驱逐出境的焦虑之外,居留地国家对维吾尔难民也施加了限制,这些国家可能不愿意给予他们充分的公民权利。有时,是因为担心惹恼重要的国际合作伙伴。其他时候,这仅仅是因为他们自己限制性的移民政策。

作为难民,图尔干江无法上学。因此,他没有成为一名工程师(这是他早期的愿望),而是从父亲那里学会了成为一名裁缝,缝制传统的巴基斯坦沙尔瓦尔卡米兹(shalwar kameez)。

当他的女儿出生时,他甚至无法去医院接她,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他必须在朋友的帮助下说服医院当局允许女儿被带回。

尽管他的孩子现在分别为 17 岁、12 岁和 8 岁,都在私立学校上学,但他们将无法进入巴基斯坦的大学。图尔干江说,

“有时我女儿说,如果我们有身份证,她就会去大学学习计算机工程。 条件不允许我们进步。”

尽管面临挑战,图尔逊表示,他一直努力在家里保留维吾尔文化。

他的父亲去世了,但图尔逊保留了他的杏仁色朵帕(即维吾尔人戴的无边帽)、他的念珠以及他母亲的祈祷垫。一家人用维吾尔语交谈。

图尔荪指出,“我们遵循维吾尔文化。我们是维吾尔人,所以即使我们回到阿富汗,我们也什么都没有。”

与其他维吾尔流亡者一样,穆罕默德家族现在的希望是到达一个能够更好地抵抗中国压力并提供更大的永久机会的西方国家。

加拿大承诺接纳 10,000 名维吾尔族难民——大约是目前居住在美国的维吾尔族人数——尤其被视为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

但即使在西方国家,获得公民身份的过程也是缓慢而繁琐的。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维吾尔人权项目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批评美国政府积压案件。报告称,有多达 1000 名维吾尔人正在等待其申请得到解决,有些人等待了近十年。

在谈到离开巴基斯坦的可能性时,图尔荪说:“我唯一舍不得离开的就是我父母的坟墓。我们一直像这样生活着,希望我们的孩子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据悉,美国众议院于二月十五日通过立法,要求国务院向外交官提供维吾尔语课程,在中国所有领事馆安排讲维吾尔语的人,并将维吾尔人纳入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语言项目中。

历届国会提出的最新版本《维吾尔政策法案》均未获成功,在众议院以414票对6票通过,但在参议院成为法律仍面临漫长的道路。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金映玉( Young Kim )和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 阿米.贝拉(Ami Bera )主导在众议院提出了该法案,但该法案也得到了其他 104 名众议院议员的共同提案。金映玉和贝拉都赞扬了众议院投票中获得的大力支持。同时担任众议院外交事务印度太平洋小组委员会主席的金映玉说,

“《维吾尔政策法案》为美国提供了支持维吾尔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其他少数民族遭受不人道待遇的基本人权和独特身份所需的工具”。

美国政府将中国当局在新疆地区的政策称为“种族灭绝”,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2022年表示,有证据表明可能存在“反人类罪”。

贝拉表示,他很高兴看到这项立法在两党的基础上如此果断地通过,该立法还要求美国国务院任命一名维吾尔问题特别协调员。

贝拉说:“这项法案采取了关键步骤,支持美国维护维吾尔族独特的民族、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并促进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尊重。”

《维吾尔政策法案》现已提交参议院,该法案得到了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的支持,并由内华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凯瑟琳·科尔特斯·马斯托和来自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杰·马歇尔共同发起。

去年四月,卢比奥在参议院重新提出该法案后发表声明称,“中共正在对维吾尔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族群进行令人厌恶的种族灭绝和侵犯人权运动。面对如此可怕的虐待行为,美国不能保持沉默。 我敦促我的同事们尽快通过这项法案。”

该法案在成为法律之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尽管如此,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仍对该法案的提出表示欢迎,认为这是朝着该法案通过迈出的又一步。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艾尔菲达尔·伊利特拜尔(Elfidar Iltebi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在是时候卷起袖子,集中精力让该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以便它能够送达拜登总统并尽快签署成为法律。”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