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在新疆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

2024.03.24
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在新疆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 马兴瑞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表示,“每个人都知道新疆伊斯兰教需要中国化”。 “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路透社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三月中穆斯林斋月伊始,美国总统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等全球领导人,向全球超过 18 亿穆斯林表达了良好祝愿,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却保持沉默。不仅如此,中国在新疆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表示,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此外,美国国会议员呼吁释放维吾尔族囚犯,他们欢迎拜登政府迄今为止的施压行动,但表示还需要更多。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尽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 1100 万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民族,以及中国大约 700 万其他穆斯林,但习近平没有承认斋月是穆斯林最神圣的节日之一。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镇压新疆的维吾尔人,声称他们容易出现宗教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中国政府表示,希望通过确保伊斯兰教符合北京定义的中国传统价值观,使伊斯兰教与中国文化“兼容”。

斋月开始不到一周前,中国新疆党委书记马兴瑞讨论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必然性”,维吾尔人权组织对从 3 月 10 日晚开始到4月9日的斋月期间可能镇压穆斯林表示担忧。

3 月 7 日,马兴瑞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表示,“每个人都知道新疆伊斯兰教需要中国化”。 “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自2017年以来,中国限制或禁止维吾尔人的宗教仪式,以消除“宗教极端主义”,同时对穆斯林进行更大规模的镇压,导致近200万人被大规模拘留。据美国政府和其他人士称,当局还在新疆拆除清真寺并实施严重侵犯人权行为,构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2023年,当局禁止该地区许多地方的维吾尔人在标志着斋月结束的开斋节期间在清真寺和家中祈祷。只有老年人才被允许在警方严密监视下在清真寺祈祷。

上一个斋月,喀什当局付钱给维吾尔族穆斯林男子,让他们在新疆最著名的清真寺外跳舞,庆祝斋月的结束。在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预计访问之前,官方媒体拍摄并发布了这场表演。维吾尔人运动执行主任茹仙·阿巴斯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对于正在遭受持续种族灭绝的维吾尔人来说,斋月就是极端痛苦、无处不在的监视和无止境的压迫的代名词”。她用维吾尔人对新疆更喜欢的名称继续说,

“今年,马兴瑞关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教不可避免的中国化的大胆言论进一步加剧了局势”。

习近平在2016年4月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概念,强调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主张宗教信仰与中华文化相融合。

2017年,中国政府开始在大型“再教育”营和监狱中大规模拘留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部分原因是为了消除“宗教极端主义”。

在2021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将“坚持宗教中国化”作为主要目标。据新华社报道,他强调需要培养更多具有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人才,并聚集围绕中国共产党的信徒。

美国政治分析人士安德斯·科尔表示,马兴瑞的言论表明北京将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置于中国共产党控制之下的目标几乎没有变化。

2023年8月访问新疆期间,习近平敦促政府官员加强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打击非法宗教活动。据媒体报道,习近平还强调了通过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来维护稳定的重要性。

东突厥斯坦学者联盟成员图尔干江·阿拉维丁表示,伊斯兰教中国化将彻底改变中国的宗教。

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说伊斯兰教中国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实质上就意味着消灭伊斯兰教。”

“中国有敌视伊斯兰教的历史,并针对维吾尔人的宗教信仰。中国当局似乎承认,为了获得服从,消除维吾尔族宗教信仰是必要的;因此,他们正在积极镇压伊斯兰教。”

旅美中国问题分析家、民主杂志《北京之春》前主编胡平表示,伊斯兰教中国化意味着中共对伊斯兰教的系统性改造和控制。               

旅美回族学者马聚表示,中国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努力有历史先例,并指出在明朝(1368-1644)到清朝(1644-1911)过渡期间的一次失败尝试。

现在,习近平将这个问题视为中国的民族主义之一。马聚说,

马聚并指出,“伊斯兰教中国化的首要目标是彻底消灭中国的穆斯林。 马兴瑞最近访问北京并公开宣称伊斯兰教中国化不可避免,向世界发出信号,表明中国打算在维吾尔地区坚持种族和文化灭绝。”

马聚表示,马兴瑞对“三股势力”(指新疆的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的政治用语)的担忧“是弄巧成拙,损害了过去反恐努力的有效性”。

但安德斯·科尔表示,中国政府用这句话作为镇压维吾尔人的理由。

他说:“北京仍在以恐怖主义为借口,将伊斯兰教置于其控制之下,并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进行种族灭绝。” “最近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新疆存在极端主义。”

此外,美国两党议员呼吁拜登政府就维吾尔活动人士被监禁问题向中国施压,并集中精力确保释放四名知名囚犯。

43 名议员在致国务卿布林肯和联合国大使格林菲尔德的信中表示,他们“感谢”美国在最近的联合国人权审议中就其对待维吾尔人的问题向中国施压,但希望施加更多压力。

1月23日,中国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其人权记录进行五年一次的审查。北京因对待维吾尔人和藏人的方式而受到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的批评,即使每个国家只有 45 秒的发言时间。

美国指责中国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他们大多数生活在最西部的新疆地区——监禁、折磨和绝育那些不服从命令的人。北京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所谓的戒备森严的集中营实际上是职业培训中心。

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迈克尔·麦考尔的带领下,43 名美国议员呼吁继续对中国施压,直到中国至少释放许多被监禁的维吾尔人。

他们写道:“随着这一进程的推进,我们强烈敦促(国务院)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中代表美国,继续大力为那些在中国被任意拘留的人辩护,并确保他们迅速安全地获释。” 。

信中还要求美国“特别”关注四名美国公民亲属的维吾尔族囚犯:退休医生古丽仙·阿巴斯、大学生卡米莱·瓦依提、媒体人库尔班.马木提以及医生兼翻译艾哈迈德江·居玛。

报告称,居玛被判处 14 年监禁,“这是对其兄弟担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报复”。居玛是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副主任买买提江·居玛的兄弟。

这封信包括来自各个政治领域的 43 名议员的签名,其中包括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蒂 (Raja Krishnamoorthi),他是该党众议院中国共产党特别委员会的最高成员。

其他人包括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印度-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金映玉(Young Kim),以及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格里·康诺利(Gerry Connolly),他所在的费尔法克斯区是美国最大的维吾尔裔美国人社区的所在地。

古丽仙·阿巴斯的女儿孜巴·木拉提对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沃尔兹和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罗·卡纳组织发起签署这封信表示“衷心感谢”,并呼吁白宫重新关注维吾尔人。

木拉提说:“看到国会如此多的两党支持真是令人惊讶,我真的不知所措。”她补充说,她希望有关当局在每次与中国的会面中都能提出这些案例。她说, “尽管痛苦和疲惫,我永远不会停止大声疾呼,并为母亲回到我们身边而奋斗。”

自由亚洲电台的买买提江·居玛(Mamatjan Juma) 表示,他的兄弟——就像他许多同事的亲属一样——因报道有关维吾尔人的新闻而“无辜且受到不公正的监禁”,应立即被释放。他说,

“看到我们亲人在中国再教育营中遭受的苦难得到承认,真是令人振奋。在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我们的八名工作人员(其中大多数是美国公民)已证实,他们的亲人因新闻报道而在中国被监禁。”

居玛补充说:“我们敦促美国政府加大努力,确保我们的亲人从中国监狱获释,并追究中国对其反人类罪和持续种族灭绝的责任。”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