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出版商被判入獄; 美國會聽證中國對維吾爾人DNA進行測序用於摘取器官

2024.04.12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出版商被判入獄; 美國會聽證中國對維吾爾人DNA進行測序用於摘取器官 艾爾肯.艾買提(Erkin Emet) 因出版哈利德·以色列 (Halide Israel) 的小說《Altun Kesh》(《金鞋》及出售佐爾敦.沙比爾(Zordun Sabir) 的著作《Ana Yurt》(《祖國》而被捕入獄。
RFA graphic

據一家挪威基金會和新疆官員稱,一名出版有關維吾爾文化身份和中國當局迫害維吾爾人的書籍的著名維吾爾出版商艾爾肯.艾買提已被判入獄。然而,消息人士稱,他的下落和刑期尚不清楚。另據專家表示。中國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的脫氧核醣核酸DNA進行測序以用於摘取器官。美國國會並獲悉,來自海灣國家的醫療遊客向戒除豬肉和酒精的穆斯林尋求人體器官。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錄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艾爾肯.艾買提(Erkin Emet) 於 2018 年 7 月在鎮壓作家和出版商期間被捕。

據該組織創始人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 稱,65 歲的艾爾肯.艾買提於 2018 年 7 月被拘留,該名單由總部位於挪威的“維吾爾援助”基金會編制,被列入新疆被拘留知識分子名單。

據喀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稱,艾買提的家人稱,當局指控他煽動民族分裂主義,他正在服刑。出於安全原因,這位艾買提的家人要求匿名。

通過機密渠道,阿尤普發現艾買提很可能因參與出版或傳播兩本書而被捕。

第一本是哈利德·以色列 (Halide Israel) 的小說《Altun Kesh》(《金鞋》),講述了中國 1966-76 年文化大革命期間對維吾爾人的迫害以及堅持維吾爾人身份的重要性。

艾買提還出售了佐爾敦.沙比爾Zordun Sabir 的《Ana Yurt》或譯爲《祖國》的著作,該書記錄了 1940 年代初維吾爾族對中國民族主義勢力的勝利以及 1944 年至 1949 年第二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建立。                               

艾買提曾在烏魯木齊新疆健康出版社工作,一名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艾買提在一次名爲“回頭看”的鎮壓行動中被捕。

當時,中國當局將包括作家和出版商在內的維吾爾知識分子關押在拘留營或監獄中,因爲他們創作的作品被視爲含有分裂主義傾向。

知名維吾爾人撰寫或出版的材料受到嚴格審查,儘管這些材料之前已獲得政府批准。位於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政法辦公室的一名官員說,“回頭看”期間,他們調查了所有以前出版的書籍”。

這名官員表示,與艾買提被捕有關的最有問題的書是《金鞋》。

另一位消息人士稱,艾買提參與銷售《祖國》也是他被捕的原因。         

根據阿尤普的說法,艾買提有兩個孩子和幾個孫子,他於 20 世紀 90 年代首次擔任新華書店喀什分店副店長。

阿尤普說,他是第一個訂購 5,000 冊《祖國》的書店經理,該書很快就賣完了。

阿尤普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在喀什不同縣開設了多家大型書店,擴建了喀什新華書店,並在不同類別上實現了多元化經營,事實證明這些都是成功的。”

2010年底,艾買提被任命爲喀什維吾爾出版社社長。

阿尤普說,艾買提在那裏出版了著名的作品,包括霍賈穆合默德·穆罕默德的八卷詩集,並在哈利德·伊斯雷爾的《Kechmish》或《過去的故事》和《金鞋》的出版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據阿尤普介紹,2018 年 5 月,艾買提調到烏魯木齊,擔任新疆衛生出版社社長,在那裏他與《維吾爾文明雜誌》著名維吾爾族退休編輯庫爾班·馬木提一起工作。

兩個月後,艾買提被捕。

阿尤普補充說,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拜克拉木·辛塔什的父親庫爾班·馬木提後來被捕並被判處 15 年監禁。

此外,專家們近期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中國當局正在收集該國少數民族維吾爾穆斯林的基因數據,作爲向海灣國家的穆斯林醫療遊客推銷的強制器官移植計劃的一部分。

這些專家們表示,醫療遊客願意支付高價購買來自戒除豬肉和酒精的穆斯林同胞的器官,DNA匹配的維吾爾族“捐贈者”被腦死,並從中國西部的新疆空運到東部的醫院。

中國當局堅稱,自 2015 年 1 月起,中國已禁止強行摘取死刑犯器官。

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研究員、有關強摘器官的書《屠殺》一書的作者伊森·古特曼 (Ethan Gutmann) 在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作證時表示,維吾爾人年齡在 20 多歲至 30 歲出頭被從大規模拘留營中帶走並被殺害以獲取器官。

他說,雖然中國的器官摘取行業十年前就開始利用被禁止的精神信仰法輪功的學員,但由於中東醫療遊客的需求,該行業在 2017 年左右將重點轉向了在新疆被拘留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

古特曼說:“假設海灣國家器官遊客更喜歡不喫豬肉的穆斯林捐贈者,中國政府試圖利用從法輪功來源轉向維吾爾族來源的機會。” 古特曼指出,“移植醫院”在廣告中宣傳穆斯林祈禱室和清真菜單。

但該研究人員表示,從中國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區的法輪功信徒轉向以西約 4,000 公里(約 2,500 英里)的新疆維吾爾人爲目標,在保持器官存活方面存在“後勤挑戰”。

古特曼說,爲了解決這個問題,醫務人員開始使用便攜式“ECMO 機器”,它可以爲喪失行爲能力的人及其器官提供數小時的氧氣。這使得他們能夠讓維吾爾人處於腦死亡即“假死”狀態足夠長的時間,以便被運送到東部進行移植手術給付費的外國客戶。

古特曼補充說,這些機器還允許外科醫生“從一個人身上摘取多達四個健康器官”,而不是僅僅一個,他說,“將一個人的收入從 10 萬美元變成 50 萬美元或更多。”

專家表示,醫療當局還建立了維吾爾人的數據庫,這些人的器官有一天可能會被強行摘取。

德克薩斯州衆議員湯姆·奧利弗森 (Tom Oliverson) 是一位醫生,現任該州衆議院保險委員會主席,他表示,他自己爲“中國拘留營”的維吾爾人和法輪功倖存者所做的工作,源於他努力阻止德克薩斯人獲取強摘器官。

奧利弗森說:“他們談到接受一系列醫學檢查不是爲了他們自己的利益,而是爲了評估他們的整體健康狀況和組織類型。” 他解釋說,這兩個羣體都認爲他們成爲目標“是因爲他們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戒酒”。

他說,醫學檢查經常被宣傳爲免費的“健康檢查”,但接受檢查的人從未收到任何結果。

與此同時,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博士生、《器官採購處決:違反中國死亡捐贈者規則》一書的合著者馬修·羅伯遜 (Matthew Robertson) 表示,這些測試同時也是基因測序的機會。

他解釋說,這使得醫生能夠確定哪些被迫“捐贈者”的器官最不可能被接受者的身體排斥。

羅伯遜在聽證會上表示:“北京打着‘健康檢查’的旗號,對大部分維吾爾族人口進行了大規模的血型分析和DNA檢測。” “對於將這些數據用於掠奪性用途(例如器官匹配),沒有任何制度限制。”

他說,對被竊取的新疆警方數千份文件的分析顯示,截至 2018 年(即泄露文件的日期),在新疆兩個地區登記的約 50 萬維吾爾人中,有超過 20 萬採集了血樣用於 DNA 採集。羅伯遜承認,

“就其本身而言,這些發現顯然不能證明維吾爾人的器官被摘取。”

“但血型是器官匹配的必要先決條件,而 DNA 數據可以實現更好的器官匹配。”

 羅伯遜說,鑑於中國“殺害囚犯獲取器官的歷史”,對維吾爾人基因數據進行測序的做法“令人高度關注”。                        

該委員會被告知,器官移植可能利潤豐厚。

麻省理工學院懷特海德生物醫學研究所人類幹細胞實驗室主任瑪雅·米塔利波娃證實,中國的DNA數據庫是“世界上最大的”,耗資“數十億美元”建設。

她說,她相信投資這麼多錢有一個明確的理由:該國的器官移植行業每年至少進行6萬例手術,“最便宜”的腎臟售價約爲7萬美元,其他器官售價高達50萬美元。

米塔利波娃說:“在美國和歐洲等自由國家,器官捐獻者多年來一直在等候名單上……等待匹配捐獻器官。” “在中國,幾周內就能找到匹配的捐贈者。”

她說,對此至關重要的是“僅在移植受者及其器官捐獻者基因組中的幾個特定位置進行 DNA 測試”,遺傳差異最少意味着 “ 新器官長期被接受的機會更大”。

中國於2015年正式禁止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當局表示,現在所有移植手術都只涉及志願者。

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是法治國家,“嚴禁買賣人體器官和非法移植”

他說:“新疆各族人民的人權得到充分保障。” “你提到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除了製造聳人聽聞的新聞外,沒有任何意義。”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