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國土安全官員:我們對進口強迫勞動製造的產品零容忍

2024.05.10
專欄 | 解讀新疆:國土安全官員:我們對進口強迫勞動製造的產品零容忍 2022年9月14日,美國國土安全部負責戰略、政策和計劃的副部長奧伯特·西爾弗斯(Robert Silvers)在紐約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講話。
David "Dee" Delgado/Reuters

近日美國國土安全部負責戰略、政策和計劃的副部長奧伯特·西爾弗斯(Robert Silvers)會見了美國弗吉尼亞州北部的維吾爾僑民社區成員,討論了《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的執行情況,以及中國政府對海外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主任阿里木·塞托夫 (Alim Seytoff) 採訪時,西爾弗斯討論了國土安全部如何執行《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該法案於 2021 年 12 月簽署成爲法律,禁止將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強迫勞動生產的原材料和產品或部件進口到美國。西爾弗斯還抨擊跨國鎮壓與北京方面的指控,北京當局指責美國政府捏造了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並在當地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本期節目中,將爲您介紹這次訪問的詳細內容。

自由亞洲電臺首先問道:您最近訪問了弗吉尼亞州北部的美國維吾爾社區。您對他們說了什麼?

西爾弗斯回答: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有一個重要的維吾爾僑民社區,距離這裏大約 40 到 45 分鐘車程,美國維吾爾協會邀請我到該社區與他們見面,這對我來說非常鼓舞人心且意義重大,直接傾聽他們的擔憂,分享我們部門每天爲保護他們所做的工作。

我的信息是,這是一個需要我們保護並且值得我們保護的社區。維吾爾人民的故事必須被講述,因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有一些勢力不希望講述這個故事。他們正在採取積極措施來壓制這個故事,淨化這個故事。在美國我們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自由亞洲電臺再問:跨國鎮壓是美國維吾爾族社區的一大擔憂。國土安全部採取了哪些措施來保護美國維吾爾族免受中國的跨國鎮壓?

西爾弗斯說:我們越來越多地看到,中國、俄羅斯、伊朗等獨裁政權不僅加大力度鎮壓本國人民,而且還向海外僑民社區伸出手臂,鎮壓和恐嚇那裏的人民,包括在美國,尤其是像維吾爾族社區這樣的弱勢羣體。

我們國土安全部所做的就是我們已經將這個問題確定爲一個侵犯我們美國價值觀、我們的言論自由權和宗教自由權等的問題。我們正在採取措施保護社區免受跨國鎮壓。

例如,去年我們啓動了一項易受攻擊的社區網絡安全計劃,維吾爾族等社區可以免費加入並獲得建議,瞭解如何保護自己免受外國政府的網絡安全威脅,這些威脅可能會試圖侵入他們的手機或對他們進行數字監控。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我們還一直非常依賴國際刑警組織這一國際執法協會,以確保其執法程序不會被像中國這樣的獨裁政權濫用,這些政權會尋求利用合法的執法渠道來鎮壓持不同政見者、人權活動人士等,這一直是一個大問題。我們是國際刑警組織最大的捐助者,因此我們明確表示這是我們的首要任務。在我們的敦促下,國際刑警組織進行了一些重大改革,這是值得高興的,但還有更多工作要做。

自由亞洲電臺指出:過去一年來,我們看到來自中國的中國特工騷擾和威脅在美國的一些維吾爾裔美國人。我們越來越多地看到個人和某些團體公開攻擊著名的維吾爾族領導人和合法的維吾爾族組織。國土安全部對此正在做什麼?

西爾弗斯表示:如果有人從事非法跨國鎮壓行爲,我們將使用我們掌握的一切執法工具來瓦解他們並保護弱勢社區。如果外國政府特工的行爲違反了簽證限制,則可能會受到調查。

我們與聯邦調查局(FBI)以及州和地方執法部門密切合作,確保任何跨國鎮壓行爲的代理人,無論是外國政府的直接代理人還是中間人,都受到全面調查、瓦解和依法起訴。

自由亞洲電臺接着再問:如果一名維吾爾人在 社交媒體上WhatsApp 或 Signal 上收到中國特工發來的消息,稱中國扣押了他們的一名親屬,需要他們爲特工做點什麼,那麼這人如何向聯邦調查局報告這一事件?或向國土安全部?誰會獲得您所說的保護類型?

西爾弗斯指出:我們在全國各地設有當地辦事處,社區成員可以儘快向我們報告這些信息,以便我們幫助保護他們並進行調查。您提到威脅要懲罰居住在祖國的家人,有些人稱之爲出境禁令,其他人稱之爲劫持人質。這是一種令人震驚且不人道的做法。

當我在這裏會見美國維吾爾族社區的成員,或歐洲城市等地的其他維吾爾僑民社區時,我聽到他們的家人的令人心碎的故事,他們實際上被監禁,由於他們的激進親屬在美國或歐洲所從事的,他們不被允許離開中國。我們的政府一直非常直接地向中國政府表明了允許人們與家人團聚並在他們願意的情況下離開這個國家的重要性。這將繼續成爲我們持續關注的焦點。

自由亞洲電臺繼續提問:美國國土安全部執行《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已近兩年,沒收了許多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但我們在這裏仍然看到一些中國政府在新疆生產的產品,例如在亞洲市場銷售的新疆紅棗。其中一些椰棗是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生產的,該兵團是該地區的一家國有企業和準軍事組織,已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國土安全部在實施《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過程中面臨哪些挑戰?

西爾弗斯回答:我們對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新法律的執行力度一直很大。根據該法案,我們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扣押了價值超過 26 億美元的貨物——數千批西紅柿、棉製品、服裝、多晶硅、鋁和金屬、汽車零部件和農產品。我們的工作當然還沒有完成。

供應鏈極其複雜。供應鏈下游通常有六、七、八層需要進行調查,以確定某些組件或子組件是否可能來自新疆。這需要我們以及想要做正確事情的進口商和美國公司做大量工作。瞭解下游來源存在挑戰,但顯然我們執行這項法律正在影響供應鏈,它正在通過供應鏈進行。

你會看到一家又一家的公司正在重新審視其在中國維吾爾地區留下足跡的意願。您會看到一些公司希望實現供應鏈多元化以降低風險源。你會看到公司第一次進行真正有意義的供應鏈盡職調查,以便他們能夠在將產品運往美國之前瞭解其產品中的成分。

自從兩年前我們在國土安全部開始執行這項法律以來,我們看到供應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善。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請不要誤會,社區知道他們必須瞭解自己的供應鏈,並且我們對進口強迫勞動製成的產品零容忍,包括新疆維吾爾人的強迫勞動。

自由亞洲電臺指出:中國政府正在利用維吾爾族強迫勞動來生產許多不同的產品,然後出口到美國。但由於《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中國正試圖利用越南、孟加拉國、印度等第三國來實現自己的供應鏈多元化和馬來西亞將其產品出口到美國。國土安全部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西爾弗斯說:供應鏈的一些變動實際上是很受歡迎的。如果公司將業務從新疆轉移到供應鏈更加完整和可靠的世界其他國家,從強迫勞動的角度更容易驗證其是否清潔。是的,這是一個值得歡迎的發展。

另一個故事就是我們所說的轉運,即隱藏貨物的真實來源。這些貨物只是經過其他國家,然後運往美國。我們不會容忍。我們將轉運作爲執法重點,積極調查並採取執法行動。任何時候我們看到轉運的證據,包括通過你提到的那些國家。

我要指出的是,如果你查看我們的數據,我們關於強迫勞動執法的執法數據,我們已將其公開,以便全世界可以看到許多被扣押的貨物實際上並非源自中國。它們起源於其他國家——其中很多來自東南亞。但由於存在非法行爲,供應鏈會影響這些行爲,因此我們從執法角度全力以赴。

自由亞洲電臺問:中國在線零售商希音(Shein)和拼多多(Temu)每天向美國運送約 100 萬個包裹。去年,彭博社記者從希音購買了一些服裝,經過檢測發現,這些棉花來自新疆。國土安全部如何確保零售商遵守《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

西爾弗斯表示:我只想說我不會針對任何特定的公司。我們不談論特定的公司、特定的調查等。讓我說清楚,《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適用於該國的任何進口產品,包括快時尚進口產品。當我們有證據表明任何進來的產品受到強迫勞動污染時,我們將採取執法行動。

我們認爲,我們的海關法中長期存在的例外情況(稱爲最低限度豁免)令人擔憂,我們需要與國會合作,研究應採取哪些措施來解決最低限度豁免下的問題。價值低於 800 美元的貨物需要收集的數據較少,這使得開展調查活動變得更加困難。我們非常擔心,使用最低限度可能會破壞我們對強迫勞動法以及禁止進口芬太尼或假冒物品或任何其他數量的違禁物品的法律的執行。這是我們非常明白的事情,我們正在尋找潛在的解決方案,你應該期待在這方面的舉措的到來。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