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美國金融機構被指投資中國侵權實體; 歐洲議會通過法律禁止強勞產品

2024.05.24
專欄 | 解讀新疆:美國金融機構被指投資中國侵權實體; 歐洲議會通過法律禁止強勞產品 美國聯邦衆議員拉賈·克里希納莫蒂 (Raja Krishnamoorthi)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表示,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投資於侵犯人權的中國實體。
路透社圖片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歡迎您與我一起解讀新疆。美國衆議院中國共產黨特別委員會近期發佈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兩家美國金融機構對因推進中國軍事發展或侵犯人權而被美國“列入紅旗或黑名單”的中國公司的投資。衆議員拉賈·克里希納莫蒂 (Raja Krishnamoorthi)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表示,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投資於侵犯人權的中國實體。此外,歐洲議會近期通過禁止強迫勞動產品的法律,維吾爾活動人士歡迎這項措施,但也指出了其缺點。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詳情,相關人士的談話錄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美國衆議院中國共產黨特別委員會近期發佈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兩家美國金融機構對因推進中國軍事發展或侵犯人權而被美國“列入紅旗或黑名單”的中國公司的投資。

報告稱,尤其是兩家基金提供商負責將普通美國人在其指數和退休基金中投資的數十億美元注入這些公司, 即使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報告稱,第一家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 MSCI )被稱爲“世界上最重要的指數基金提供商”,已向這些公司投資了 37 億美元。報告稱,第二家是“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已向這些公司投資了 19 億美元。

自由亞洲電臺維吾爾語組的阿里木·賽托夫 (Alim Seytoff) 與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衆議員拉賈·克里希納莫蒂 (Raja Krishnamoorthi) 討論了這份報告,他是民主黨在衆議院特別委員會的高級成員。

爲了清晰和簡潔,以下采訪內容經過些微編輯。

自由亞洲電臺首先問道:美國衆議院中共特別委員會發表報告稱,美國金融機構向侵犯人權的中國公司提供數十億美元,並資助中國政府的軍事能力。您對報告的結果感到驚訝嗎?

衆議員拉賈·克里希納莫蒂說:一開始我很驚訝。我第一次瞭解到一些初步調查結果是在 2023 年 8 月至 9 月的時間範圍內。我非常擔心如此多的資金流入涉及侵犯人權或參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現代化的公司。

不幸的是,我後來瞭解到,整個華爾街都有風險敞口。不僅僅是一兩家公司,而是許多投資公司都與黑名單公司有過接觸。

我們必須在華盛頓採取更多立法措施來禁止此類投資。但與此同時,我告訴華爾街的朋友,投資這類公司可能不是一個好主意。

自由亞洲電臺接着再問:您的報告發現,近66.5億美元流向了這些中國公司,這些公司正在開發中國最先進的隱形戰鬥機,也增強了中國的核能力,並協助中國對維吾爾人民進行種族滅絕。貝萊德(BlackRock)和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等公司有何反應?

拉賈·克里希納莫蒂回答:首先他們說“這是合法的”。其次,他們說,“如果我們不這樣做,其他人就會這樣做。”第三,他們說,“這種現象很普遍。”

關於他們的第一點——這是合法的——這是我們必須努力解決的問題。但無論合法與否,我認爲投資者都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這也是我們關於聯邦退休基金的觀點。幸運的是,聯邦僱員退休系統聽取了我們的意見,並從投資組合中刪除了其中一些投資選擇。但總的來說,我認爲納稅人和投資者在得知我們的調查結果後會感到非常驚訝。

自由亞洲電臺繼續提問:這些公司知道中國正在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而且,這些公司應該知道,中國對美國構成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威脅。那麼,雖然這並不違法,但他們對其投資沒有任何國家安全或道德擔憂嗎?

拉賈·克里希納莫蒂議員表示:簡短的回答是,這似乎並沒有促使他們採取不同的做法。對於某些人來說,我確實認爲他們對此感到擔憂。但對於其他人來說,我認爲情況並非如此。

當然,就我們華盛頓而言,我們必須做得更好。實際上,我們在華爾街附近舉行了現場聽證會。我向所有關注我們在華爾街的調查結果的人指出,如果你以前不知道這一點,現在你就知道了。所以你被通知不要繼續。但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在華盛頓採取行動。

自由亞洲電臺又問:委員會提出了一些立法建議,以阻止美國公司投資這些中國公司。與此同時,您認爲拜登政府可以採取什麼措施來阻止對這些公司的投資?

拉賈·克里希納莫蒂議員說:拜登政府有一項行政命令,禁止對某些行業進行投資,包括人工智能、量子技術、半導體等。它針對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基金,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但我們需要將行政命令變成法律,以便未來變得更加可預測。

我們不希望行政命令根據政府的情況而不斷變化。我還認爲,必須對被動投資給予一定的關注,而不僅僅是主動投資,還有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因爲正如我們在本報告中詳細介紹的那樣,有數十億美元是通過被動投資產生的。

在這個案例中,我們指出了對黑名單公司的被動投資。因此,我希望看到立法不僅解決拜登行政命令中的內容,還解決被動投資問題。

還有一種稱爲“可變利益實體”或 VIE。對我來說,這些是一種非常陰暗的金融工具。坦率地說,我不知道人們投資 VIE 是否應該合法。但不幸的是,我們對中國公司進行的每一次首次公開募股都是在這些 VIE 中進行的,而不是在公司的基礎股票中進行的。

由於中國政府已經表示這些 VIE 是非法的,這些投資的價值或價值可能會因中國共產黨的一時興起而爲零。鑑於這些問題,我們的市場和普通普通投資者面臨着真正的風險。

此外,歐洲議會近期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一項新法律,禁止進口和分銷強迫勞動製成的商品,維吾爾族倡導者稱此舉將有助於遏制中國在偏遠的西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

《強迫勞動條例》以 555 票對 6 票、45 票棄權的投票結果通過了由歐盟而非公司承擔舉證責任的《強迫勞動條例》。

該法律將允許歐盟成員國和歐盟委員會當局調查可疑商品、供應鏈和製造商。他們確定使用強迫勞動製造的產品不能在歐盟銷售,包括在線銷售,並將在邊境被沒收。

違禁商品的製造商必須將其產品撤出歐盟單一市場,並捐贈、回收或銷燬。不遵守規定的公司可能會被罰款。

維吾爾活動人士對這項措施表示歡迎,儘管它沒有具體禁止維吾爾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不過一些人指出了其缺陷。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表示:“這項立法的通過也向在歐洲開展業務的中國公司發出了強有力的信息,這些公司儘管一再警告,但仍不斷從維吾爾族強迫勞動中受益。”

該法規現在必須獲得歐盟 27 個國家的批准才能生效,但這一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種形式。批准後,他們將有三年的時間實施該法律。    

世維會全球宣傳部主任祖姆熱提·艾爾肯(Zumretay Arkin)稱議會的投票是積極的,但她表示,歐盟“錯過了一個重要機會,無法就一項能夠在政府作爲肇事者時有效解決強迫勞動問題的文書達成一致,就像在中國的維吾爾地區一樣。 ”

她在總部位於倫敦的反奴隸制國際組織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歡迎這一里程碑,但強調所有相關指導、指南與何時調查案件的考慮因素都應確保監管能夠有效禁止使用國家強迫勞動製造的產品。”

致力於結束現代奴隸制的權利組織表示,該法律缺少一些原本可以提高其有效性的關鍵條款,包括對強迫勞動受害者的補救方法。

美國於 2021 年生效了一項類似的法律,禁止進口新疆強迫勞動製造的商品。美國政府表示,中國正在對新疆 1100 萬(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

北京否認有關新疆侵犯人權的指控,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北京已將大約 180 萬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族人關押在“再教育”營中,他們在那裏接受各種技能培訓,並被迫在工廠工作。從化學品、服裝到汽車零部件,應有盡有。

歐洲議會於2022年6月通過一項決議,稱中國對待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羣體的方式構成反人類罪,並存在“嚴重的種族滅絕風險”

華盛頓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兼中國研究主任鄭國恩(Adrian Zenz) 表示,歐盟法律的效力比美國《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少得多”,但關鍵在於調查當局執行該法的方式。

鄭國恩表示,歐盟法規包含一項規定,即歐盟必須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強迫勞動定義和標準進行調整,該組織已發佈更新的指導方針,其中包含能夠針對新疆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條款。

其中一項新規定是,最好將國家強制勞動視爲一種風險,而不是特定情況。他說,這表明國家強加的強迫勞動在整個目標地區造成了普遍的風險,在特定情況下,例如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即使不是不可能,也很難評估這種風險。

《強迫勞動條例》的批准是在歐洲議會對《企業可持續發展盡職調查指令》進行投票之前進行的,該指令規定了供應鏈內違反環境和人權行爲的公司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反奴隸制國際表示:“這些法律將共同向世界各地的工人發出強烈的信息,即歐盟不會容忍強迫勞動。”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