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解讀新疆:投訴土地遭掠奪的維吾爾婦女被捕

2024.06.14
專欄|解讀新疆:投訴土地遭掠奪的維吾爾婦女被捕 聲明強調,點名這26 家從新疆採購棉花的紡織品製造商,將使負責任的公司更容易地對其供應鏈進行盡職調查,以確保其中不包括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
路透社圖片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歡迎您與我一起解讀新疆。據瞭解,近期一名在抖音上發佈視頻,控訴土地遭到掠奪的維吾爾族婦女被新疆當局逮捕。這名婦女靠着不到2英畝的土地勉強維持生計,維權人士對她的勇氣表示欽佩,但也對她可能面臨的潛在後果表示擔憂。此外,美國政府根據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產品的立法,將26家中國紡織“中介公司”列入實體黑名單,贏得了維吾爾人權倡導者的讚揚,而列入《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規定的實體名單數量已達到 65 個。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瞭解這些情況。

一名維吾爾族婦女上個月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段視頻,抱怨當局沒收了她在新疆的土地,導致她無法維持生計。村裏的保安主任說,她因此被捕。

這名 35 歲,僅知名爲拜麗克孜(Belikiz)的婦女來自哈密市阿斯塔納村。她表示,當局於 2023 年底沒收了她的土地,以實施“將土地集中到當局手中”的政策。

她在視頻共享平臺抖音上,對中國政府不願解決問題表示失望。她在視頻中說道 ,“即使土地是政府分配給我們的,我們也花了3-4年的時間來耕種。”

“爲什麼政府不爲我們農民辯護呢?如果你懷疑我的話,看看那些毀壞我們農田的機器就知道了。” 她還問,“我們該如何維持生計並送孩子上學?”;“難道就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支持我們嗎?難道就沒有什麼機構可以讓我們求助嗎?”                  

多年來,新疆當局從維吾爾人手中奪取土地和財產,爲漢族移民經營的開發項目讓路。 由於地方官員和商人之間的密切聯繫,失去土地的人往往很少或根本無法尋求足夠的補償或伸張正義。維吾爾人抱怨說,漢族移民迫使維吾爾人離開了自己的傳統家園,並在北京嚴控的統治下增加了經濟機會。

阿斯塔納村的保安主任表示,該視頻上傳後不久,警方就迅速從抖音上刪除了該視頻;並於4月15日,逮捕了拜麗克孜。

這名保安主任拒絕透露自己的姓名。他說,大約 20 天后,得知這名女子被捕。當局之所以逮捕她,是因爲她之前曾就此事向政府提交了一封投訴信。

保安主任補充說,目前尚不清楚她的被捕是否與有關征地的視頻直接相關。

現居住在瑞典的一名維吾爾族前警察說,“(中國當局)系統性地沒收維吾爾人的土地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他並說, “我們對這些不公正現象的瞭解,歸功於那些通過此類視頻勇敢分享自己故事的人們的勇氣。”

據那位村保安主任透露,拜麗克孜高中畢業後,因爲高考未及格,最初開了兩家書店。但當商業經營不成功時,她就轉向務農。 過去1、2年,拜麗克孜耕種了約7-8畝土地。中國的土地計量單位因地點而異,但通常等於 0.165 英畝,所以她的土地不到兩英畝。

在地區官員沒收構成拜麗克孜全部資本的土地後,她在抖音上錄製了視頻,講述她和哈密以及新疆其他地區的維吾爾族農民所面臨的問題。她問道,“他們會因爲政府強大就繼續折磨我們嗎?如果我們免受這些痛苦不是更好嗎?”

居住在瑞典的那名維吾爾族前警察則指出,在新疆,沒有土地可以免於被沒收。由於擔心遭到報復而拒絕透露姓名的這位前警察表示,“中國政府可以在任何特定時刻,以任何藉口,從個人手中奪取土地。”

根據中國憲法和相關土地法規,個人不能私人擁有土地和自然資源。憲法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農村和郊區的土地屬於國家或者地方集體所有。

那位前警察並說:“這段視頻描繪了哈密一名農婦在失去土地後的痛苦,這是對這一現實的鮮明警示。”

類似的搶地事件也發生在新疆西北部縣級市伊寧市。自2000年代以來,中國當局在新疆通過“將土地集中到當局手中”來實施“開發措施”。該政策允許漢族移民侵佔維吾爾人的農田,並強迫維吾爾人在同一塊土地上當勞工。

這位前警察還表示:“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公開抱怨中國壓迫者或提出任何形式的投訴都被視爲違法。” 這位前警察並補充說,“雖然拜麗克孜成功上傳了一段視頻來討論她的艱辛,但我們祖國的數百萬人卻做不到。”

曾被強制絕育、現居美國的前維吾爾族再教育營囚犯早木熱·達吾提(Zumrat Dawut) 表示,儘管該視頻已從抖音上刪除,但她已設法將拜麗克孜的視頻下載到手機上。

達吾提下載視頻後將其上傳到臉書,以便更多人可以觀看。達吾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和媒體關注我的行動,詢問有關視頻中的女子,詢問她爲什麼哭泣以及發生了什麼事。”

她對拜麗克孜的勇氣表示欽佩,但也對她可能面臨的潛在後果表示擔憂。

達吾提敦促人權組織和維吾爾維權組織密切關注拜麗克孜的處境,以及她因發聲而可能面臨的後果。她說,“這位女士冒着巨大的風險來提高自己的聲量。”

此外,美國政府根據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產品的立法,將26家中國紡織“中介公司”列入實體黑名單。此舉贏得維吾爾人權倡導者的讚揚。

從5月17日開始,這些被點名的中國棉花貿易商和倉庫設施生產的貨物將被禁止進入美國。維吾爾維權人士對將中國公司列入美國進口黑名單表示歡迎。

2021 年 12 月經美國總統拜登簽署成爲法律的《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FLPA),禁止從中國新疆地區向美國進口產品,除非相關企業有“明確且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這些產品不是通過強迫勞動生產的。這部法律還授權被發現對新疆地區侵犯人權負有責任的個人和實體實施制裁。

新增 26 家公司(其中大部分在新疆境外運營)後,使得被列入該法案規定的實體名單相關實體的總數達到 65 家。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兼主任鄭國恩 (Adrian Zenz)指出,將這些公司列入實體清單是一個重要且遲來的步驟,有助於堵住美國的進口漏洞。

鄭國恩同時研究有關維吾爾人作爲勞動力,在中國境內被向其他省份轉移的問題。他表示:“長期以來,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主要挑戰並不是來自新疆的直接出口,而是新疆產品通過其他中間商進入全球供應鏈。”

“將大量此類中介公司列入實體名單,有助於解決這一漏洞,”他說。

美國新澤西州共和黨籍衆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和俄勒岡州民主黨籍參議員傑夫·默克利表示,他們支持上述行動,但該名單目前僅包含了“一小部分”參與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企業。

這兩位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聯合主席表示,他們希望看到更多涉及多晶硅、鋁、聚氯乙烯和人造絲等行業的中國公司,以及亞洲其他地區使用來自新疆原料生產銷往美國商品的公司被列入黑名單。

他們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不應允許任何人從種族滅絕中獲利。”

由美國國土安全部領導的跨部門機構反對強迫勞動執法工作組發表的一份聲明則指出,這些公司被列入名單,是美國承諾消除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並促進對維吾爾族和新疆其他穆斯林族羣所面臨的持續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追究責任的一部分。

聲明強調,點名這26 家從新疆採購棉花的紡織品製造商,將使負責任的公司更容易地對其供應鏈進行盡職調查,以確保其中不包括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